扫码订阅

一 分配

70年代后期,我幸运地成为高考制度恢复后的宠儿,屈指一数,参加工作快三十年了。三十年是个什么概念,我的青春年华都给了监狱,尽管现在混了个“小白褂”,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我不下在狱。谁下地狱”,三十年啦!

毕业的派遣证上明明白白写着去“省公安厅报到”,当时心中窃喜终于修成了正果,能在堂堂的大机关工作了,进省城了。那时,毕业分配是听天由命,没听说谁去走了门子,我造化的好,拿到派遣证时引来同学羡慕目光不知有多少。到省公安厅报到,人家让我去了劳改局,到了劳改局,又让我来了一个偏远而穷困的村子。当时不明白,一问才知道,到公安厅报到不等于在公安厅工作。罢了,在公安厅政治部的办公室站得那几分钟,就算是我在公安厅的工作经历吧。我也得了个教训,下辈子再拿派遣证,得好好盘算盘算,他派我到联合国报到,没准人家会派我到撒哈拉大沙漠去,光看大招牌还不行。其实,老百姓的孩子能带出户口本,吃上皇粮,也就知足了。即来之,则安之吧。

当时,我就发誓如果有孩子,下辈子再也不当劳改干部了。

二 工作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头发开始白了,额头上也皱纹也多了,那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变得有点老气横秋了。那是人生最好的光景呀!有时想想,也够冤的。再一想这三十年的奋斗并没有白费,我们的单位能有今天的辉煌,也有敝人的绵薄之力。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算不了什么,而在人生的工作历程中已走过了一多半。前几天,和一位退休的老同志聊天,他说了一句话,让我感慨很多。他说,当退休的时候,才真正知道工作着是多么的可贵。是呀,工作着是幸福的,我庆幸我还工作着。

自从有了监狱,就有了守监狱的人。监狱就是要有人来守的。这三十年就是守着监狱过来的。说句不好听的活,守着监狱,好像守灵一般,生怕炸了尸。真应验了古人的那句话“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有的干警说,“不怕打不怕骂,就怕半夜来电话”,大家神经质地每天都接受考验。不知道明天发生什么,但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一旦发生了“什么”,就可能出现一系列的损失。这是一种强烈的责任所带来的心理上的高度紧张,也是我们忠诚事业的标志。本来警报声,最怕的是犯罪分子,天知道最怕警报响起的却是我们,驻地有警报响,一线的同志会本能地问,“是不是我的单位出事了?”就连家属们听到警报声也一样心惊肉跳。“警报恐怖症”,你有,我也有。上级领导说监狱是“火山口”,是“炸药库”,不是夸张,说明领导也深深地感觉到了监狱工作的艰辛。我们得长期守着,熬着。明知道有风险,还在顽强地守着那份职责,我突然感到自己也伟大了起来。

三 对象

刚参加工作时,面对的一个最为棘手的问题,是找对象问题。当时,监狱只有二十多个干部,没有女人,大家戏称在这里连苍蝇都是公的。在院子里可以光着膀子,大碗喝酒,大声骂娘。阳气太旺,阴气不足,谁的老婆来探亲,大家都有事无事的去看上一眼,饱饱眼福。

那时,劳改干部地位很低,又在那么个地方,找到称心的对象,太难了。好歹,周围有村庄,村里有村姑,于是,书记的女儿,会计的妹妹,代课的老师,都成了抢手货,真正的警民大团结,打成了一片。过年过节时,弟兄们都往村子里走亲戚,一道风景好不热闹。

这哪里是在找对象,是在找女人!

到了现在,这些弟兄们在对比中,失落感已经很强了。老婆的户口是带出来了,但却没有工作,生活负担加重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些老婆们知道自己已经败市了,对老公都很关心和体贴。这代人是在老婆面前,敢称大爷的最后一代监狱警察了。

在八十年代中期,上级给予了能带户口的政策。许多老干警将老婆孩子带了出来,这时,监狱又开始招工,找对象的问题才有所好转,自产自销,大家都在一个单位,像一家人一样。到现在,这种婚姻后遗症凸现的很明显。亲连亲,婚连婚,在一个监狱你搞不清谁和谁有亲戚关系,有时扯起一头,连起一线。这种盘根错节的家族式关系,使监狱的人事管理更加复杂化了。所以,监狱走不出这种圈子,也就摆脱不了感情和亲情的影响。

现在的同志找对象,那真是条件好了。单位发展了,待遇提高了,往城里通了班车了。小青年找对象,人家主动找上门来,有的谈对象像换衣服,经常轮换,一个比一个漂亮,他们不是在找对象,是在找乐子。把老同志们羡慕得够呛,真是一代有一代的福呀!

有一个同志,工作干得很好,每天起早贪黑,任劳任怨,每年都是劳模,岁岁都是先进。政工上对他的评价极高,说他公而忘私,政治觉悟高,小车不倒只管推,绝对是优秀党员。在他退休后,好朋友悄悄问他,“你那里来了那么大的干劲?”他说,“到这份上,我实话告诉你,我,我,我那方面不行,不愿呆在家里,所以,我就上班,上班,再上班……”

四 劳模

阳萎造劳模,这不是笑话,最初的情况就是如此真实。我曾听到一个将军作报告,他说,他参加革命时,看到队伍上的猪肉大包子,是大包子将他引上革命道路。在我们习惯了用政治标准看问题后,一切都政治化了。于是,我们带上了有色眼镜,没有了政治评价,就没有完人。

多年来,我们将自己变成了工作机器,也变成了神,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加班加点,一心扑在工作上,家里事情什么都顾不上管,以监狱为家,硬靠死守,这就是个好干部。那些有能力、有水平的、工作干得很漂亮而有点棱角的人,都看作政治上不成熟。要知道,监狱警察首先是血肉之身,都有七情六欲,可是我们将他们变成了一个模式。

监狱工作需要不断更新知识,监狱警察不读书不看报,当然也没有时间,晚上央视的新闻联播时,正是上监狱多奉献的时候。所以,有的同志非常光荣地说,“我是个大老粗”,听到后一种悲哀罩在了心头。如果是这样下去,监狱工作会干成一个什么样子呢?有些警察文化知识、阅历、见识,比不上有些犯人,如果不注意学习,让谁来改造谁? 监狱警察大量的工作量和优秀的政绩,今天反而成为自己的包袱。因为你能干,以一当十,在编制上不好要了;因为你艰苦创业,在那么差的条件下还能干出那么好的成绩,在财政上也很难说话了;因为你自己给自己定下了“绝对不能有犯人脱逃”的指标,结果被检察院死订不放。兢兢业业干了一辈子,到头来,因为一点小小的失误,造成了犯人脱逃,政治上一撸到底,还要吃官司。各位领导呀!你现在的监管条件和装备还不是万无一失的时候,在武器装备差,人员少的情况下,能百战百胜吗?当出了问题时,不要一味地说下面的失误,那么你该做的工作做了吗?你给弟兄们争了多么好处?财政到位了吗?编制充足了吗?

在新时期,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劳模?

五 封闭

监狱是封闭的。所以说,监狱的一切都具有封闭特征。如果你是一个新潮的现代人,在监狱里你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你的想法和狱警差之太大了。

我无意贬低狱警,因为我是狱警,我老婆也是狱警。但是,在封闭状态下的那些思想意识,是否得换一换了。

那些和别人争论问题,争得脸红脖子粗,醉死不识半壶酒钱的必定是狱警,因为这都是犯人给惯的,狱警在犯人面前,说话得到的回音是“是、是、是。”

那些穿着警服,当人们问他是不是“公安”时,支支吾吾、含含糊湖的可能是狱警,因为狱警归“司法”他们是不情愿的,承认是“司法”,又怕被人瞧不起。

那些穿着警服逛商店、狂大街的可能是狱警,因为还有点职业荣耀感。 在单位大院,经常看到一些离退休的老同志,东荡西游,指手划脚。对现实这样不满意,那样看不惯。因为他从自参加工作就没有离开过这里,他只能用主观认知和经验作为事物的评判标准。有些监狱领导,是最头痛这帮人的,他们会用传统的思维,也就是“想当初”,“我那时”的目光,将事情看死。

监狱的封闭也未必是坏事,因为社会上乱七八糟的事少了,耳根倒也清静了许多。

监狱是驶在高速公路上的一部拖拉机。

六 写检查

去参加一个老同志的告别仪式,老同志走得很安详,我祝愿他在天国找到他乐园。

看到这个熟悉的面孔,我不由得想起一件事情。

在我刚参加工作不到两个月时,这个老同志当时是四十多岁,工作很好,但文化不高。一次,有一个年轻的犯人犯了错误,老同志非常气愤,抡起一根扁担就想揍他。犯人一看不好,拔腿就跑,老同志就在后面追,一边追一边喊:“我今天追不上你,就是你儿子。”最终,他也没追上,老同志又气又恼,坐在那里喘粗气。

那天,我与他值班,我赶忙把那个犯人揪住,弄到办公室。老同志二话不说,劈头盖脸一顿好捧,当时情形我也不能袖手旁观,也跟着忙活了几下。老同志打完,消了气回家了。我可没有消停。

那个犯人挨揍后,不服气,找到科长说,是我揍了他,而且身上还有伤。我有口难辩,也不好说出老同志,只有自己扛了下来。后来,我才明白,老同志是个老资格,犯人不敢靠告他,这个老同志整治犯人的道道很多,犯人也都怕他。因为我是新来的,这个犯人给了我个下马威。

没办法,刚参加工作就因为打犯人写检查。实指望老同志给我说句公道话,没想到他装作聋哑,视而不见。后来,工作关系分开后,我一直对他有意见。

当看到他安详地躺在那时,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自私和狭隘。这个老同志,解放前参加革命,最大的官是营职,可仕途不顺,到离休时,才是个副指导员,官越当越小,你说他不怨吗?

人要相互包容,相互理解,人无完人,当老记着别人的不是的时候,这时你的心态也是不正常的。

七 放假

正喝茶,电话来了,又有事了。三十年来没休过一个完整的星期天。春节回家过,也别想。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没办法。

监狱人手紧是事实,多年来靠人海战术,也维持了监狱的稳定。但细回想一下,我们做了好多无用功。领导号召,大家自觉加班加点,多贡献,结果大家不管工作忙不忙,都去凑热闹,你来了,我不到,不好意思。你加了十天,我要比你多一天,比来比去,都加了不少班,很累!

不用人的时候,一大堆;用人的时候,找不着人。有时,就是为了让领导知道自己来加班了。

年终总结时,大家都会以加了多少班做为政绩,做为光荣。有两个同志,工作分工和工作量一模一样,前者一天的活半天就OK,而后者不仅干不好也干不完,晚上去办公室加班,浪费了公家的电,还喝了公家的水。但在评比先进时,大家都评了后者。在监狱,往往是只讲态度,不讲效率,效率低不要紧,态度好就行。所以,养了好多老黄牛,只知道拉车。什么新理念,新科学,甚至什么新闻,都不知道,慢慢地也就落伍了。事业不是不需要老黄牛,关键是这个老黄牛要有理性,要劳逸结合。

有一个同志,患绝症后一直在科长的位子上不下来,每天都在拚命地干工作,上级将他做为劳模多多表彰。结果,死在岗位上。他死后,继任者的工作不比他干得逊色。事业离了谁都行,但一个家庭离了谁也不行。为什么不让他退下来,科学发展观的精华是“以人为本”,将生命都干没了,还叫以人为本吗?

有句话叫做“舍小家顾大家”,纯粹扯淡!工作再忙,也不致于连家都顾不上,短时可以,长期不顾家,就会引发家庭危机。“舍小家顾大家”,最后整了个“绿帽子”,不值!领导脸上就有光了?

人都有七情六欲,长期不顾家,亲情就会渐远。我们讲“亲子教育”,讲“孝道”,讲爱情,都是狱警所渴望的。着警服时,是警察,抽点时间,脱下警服,也当一回男人或女人,当一回儿子或女儿,当一回父亲或母亲。可惜,时间呀!

越放假,越是休息日事儿越多。或许,退休之后就清闲了。

八 反思

某省的一名狱警被罪犯杀死,罪犯越狱被捕获后,经查,好像是这位狱警违反了会见制度,私自允许罪犯会见。一时,满城风雨,各级领导来了不少,狱警的死亡成了其次,过程和原因成了主题。最后,在要不要定为烈士的问题上争论不休。至今,案子好像还悬着。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难过。为这名长眠的同行难过。我感到了一丝的凄凉,为了狱警这个职业。逝者为大,他死在工作岗位上,被罪犯杀害,仅此一点,已经是很壮烈了。有关部门揪住一个小的问题不放,而且放大成主要问题,至于吗?我知道,当社会上发生大案时,公安部门倒没有什么责任,而破案后大张旗鼓地宣传表彰,人家成了英雄。而狱警呢?只要是罪犯出了问题,必定从狱警身上找到原因,这几年,好像也习惯了这种思维方式,监狱出了案件和事故,一下子就可能毁掉一部分狱警。一个死缓犯越狱,被执行死刑,同时,又有几名狱警兄弟被送进监狱。狱警不自觉地成了罪犯的“陪绑人”、“牺牲品”,我感到了强烈的不平衡。

监狱习惯建章立制,靠制度管人管事,殊不知,每一项制度都是追究狱警责任的杀手翦。出了事,如果没有制度规定,不好追究。一旦有制度规定,你就死定了。渎职的罪名是跑不了的。 我很留恋刚参加工作的那几年。当时,监狱发案都有个指标,如脱逃率好像是千分之一,也就是说,千人中一个人脱逃的话,可以不追究。所以,很轻松,没有什么压力。后来,上级来了个“绝对不允许”,情况变了。领导讲了,谁再跑人,就是千古罪人!于是乎,狱警们成了惊弓之鸟。

领导说,要“严防死守、枕戈待旦、万无一失”,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说容易,做起来难呀!“严防死守”,是个军事术语,在特定的时空,是可以的,如果长期如此,防范必有漏洞;“枕戈待旦”,也是在某些时候,长期以往,还不弄个神经衰弱;“万无一失”,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何况狱警并非智者。

我们神化了我们自己,狱警成了不知疲倦的永动机,狱警成了百战百胜的大将军,一旦马失前蹄,那还了得!社会却妖魔化了我们,旧监狱和西方监狱的黑暗光环,加到狱警身上,监狱腐败的个案被张扬和扩大,狱警社会地位的认知力度并不高。

狱警面对多重压力。最大的压力就是“不知何时会出错”!

我也想大喊一声:“为什么都是狱警的错!”

为什么受伤的又是你,我的狱警兄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