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故乡中华

89年东欧巨变,欧洲很多社会主义国家一夜变天,执政党丧失执政资格,纷纷下台。但是,除了南联盟以外的国家很少像南联盟一样分裂的这么彻底。

南斯拉夫分裂成6个国家,前不久塞黑联邦分裂为塞尔维亚社会主义共和国和黑山社会主义共和国。

1、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萨拉热窝;

2、克罗地亚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萨格勒布;

3、马其顿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斯科普里;

4、黑山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铁托格勒,现改名为波德戈里查;

5、塞尔维亚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贝尔格莱德,包括两个社会主义自治省:

a. 科索沃社会主义自治省,首府普里什蒂纳;

b. 伏伊伏丁那社会主义自治省,首府诺维萨德;

6、斯洛文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首都卢布尔雅那。

究其原因,我们先浅浅的分析一下:

在制度上,铁托时代也作了有利于抑制南联盟主体民族-----塞族,或用塞民族主义者的话说是“压塞尔维亚”的)安排。

例如:在历史上首次以宗教信仰把原本一个民族的塞尔维亚族分裂成“讲塞尔维亚语的穆斯林”成立了一个新民族-----穆斯林族或称波斯尼亚人,并据此建立了波黑共和国;

首次以方言创造一个民族承认过去“讲塞尔维亚语的马其顿地区方言”为另一语言,并据此确认马其顿民族和建立了马其顿共和国。

这样,在许多问题上,南共都支持弱小民族,而企图遏制塞尔维亚族,这样做一方面不讨弱小民族的好,但是这些弱小民族越来越强大,分离倾向越来越严重。

另一方面塞尔维亚族被过分的打压,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无地位,对国家的认同感也越来越削弱,所以表面上的统一隐藏着分裂的倾向;其次,南联邦给予地方政府过多的自治权,使得中央的存在形同虚设,表面上很稳定,但是这主要是铁托个人的权威在起作用,一旦失去了武林盟主,那么分裂是必然的;再者,长期以来西部的斯洛文尼亚等发达地区向中央财政的赋税要多于东部的落后地区,但是在政府中的席位缺少或者持平于落后地区,使得这些地区的民众长期不满,总感觉在大锅饭中自己是吃亏的,凭什么无偿援助这些高傲的少数民族;最后,长期的僵化的政治体制以及文化宗教的差异,而且又缺少主流文化的制度的社会心理,最后南联邦就走向了分裂,这也给人类的发展带来了很多的启示。

其次,除了从主体民族塞族中划出新民族、缩小主体民族版图以外,铁托还别出心裁地设立了“南斯拉夫族”,鼓励人们放弃原有族群认同而去改宗这一新的群体。

到1981年,人口调查中填报这个“新民族”的已达121万人,占全南人口5.4%。铁托时代这样做,明显是要把“南斯拉夫”认同与塞尔维亚认同分开。经过这种种措施,塞尔维亚人的认同不断弱化。战前南斯拉夫王国时塞尔维亚人(当时马其顿人与波斯尼亚人都算塞尔维亚人)占绝对优势,而到1961年全南人口中自认塞尔维亚人的只占42.1%,到1981年更降为36.3%。

铁托时代的这些做法,对于压抑战前南斯拉夫严重的塞族强权、维护民族平等和联邦稳定起了作用,但是在一些民族情绪强烈的塞尔维亚人中却积累了很大不满。

1980年铁托去世后,主体民族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出现反弹。1981年5月,塞政府在清洗科索沃党政领导层时开始大反“联邦主义”,攻击阿族人自以为是、联邦成员不把塞尔维亚放在眼里。显然,一些塞尔维亚人对非塞族拿联邦大旗作虎皮来“压”塞族积怨已久。米洛舍维奇就是这些人的代表。

出生于1941年的米洛舍维奇的父母,都是铁托时代的牺牲品——他的父亲斯维托查·米洛舍维奇是一位东正教神职人员,1945年南共在贝尔格莱德掌权不久,他便离开自己在首都郊区的家庭而独自隐居到黑山,1962年在那里自杀身亡;米氏的母亲是小学教师、共产党人,于1974年也自杀而亡。没有资料解释她自杀的原因,但该年正是南共清洗塞尔维亚干部的潮头。一些塞族人说是铁托的政策使他们家破人亡,米洛舍维奇自己倒没这样说,但他多次提到,家庭的不幸对他的人生道路有着重大影响。“

经验表明,即使是民族自治制度仍然过于理想。过于理想式的民族政策不仅不利于国家的整合和民族的融合,反而经常会演变成民族分离的制度基础。更严重的是,过于理想的政策也没有能力在实践层面保障少数民族的权利。民族自治原则给各民族之间的融合关系和民族的治理设置了组织和结构上的困难。民族自治有名无实。

道理很简单,如果完全实现自治,就和自决并没有多大的差别,而自决又和独立可以等同起来。在完全的自治、自决和独立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即使在理论上可以理出一些界线,操作起来也会很困难。

正因为如此,无论是前苏联还是中国,都没有具有实质性的民族自治。理论上的民族自治依靠的是基于暴力机器之上的政治统治。有些时候,为了消化民族矛盾,进行不同形式的民族同化政策,所谓的民族同化就是少数民族向主要民族靠近。从世界史来看,很多国家的政府(无论是民主还是非民主的)都曾经尝试过民族同化政策,但迄今为止并没有成功的例子;相反,经常导致民族冲突。

我不敢认为自己是大汉族主义,中央的这些民族政策确实带来了长时间的稳定。但是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也明确规定各民族一律平等。对于发展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他们的教育,高考加分,财政补助,我认为都没有问题,因为大民族和小民族的完全平等就是事实上的不平等,就像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子一起跑步一样,但是对于只限制汉族人的计划生育,这个政策确实应该反思了,建国的时候,汉族比例大于94%,现在汉族的比例已经低于89%,更为严重的事实是,新出生的儿童,非汉族儿童超过30%。人口是一个民族的核心利益。好像有一说,搞计划生育的马先生一说是回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如果你们问问你的同学,在这次西藏事件中,学校的藏族同学都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我无意跳动民族矛盾,相信大部分的少数民族同学也是爱国的,但是,作为中国最大的民族,我们希望在计划生育这样的政策上各民族一律平等有错吗?因为汉族的比例一旦下降到70%以下,中国离永久分裂就不远了。

为什么仅仅是追求民族平等就被扣上大汉族主义的帽子,甚至被部分少数民族的朋友认为是破坏民族团结?西藏发生的问题希望能够给我们国家是不是要反思我们的民族政策,我们希望的仅仅是民族比例不要被改变,而且是因为汉族人自己制定的政策而改变,不要忘了,人口永远是文化的载体,我们从不反对民族融合,但是那是以汉民族为主体的,这样中国文明才能传承下去。

一个普通的炎黄子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