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俄的热情走近对普京来说可能是中国设下的巨大陷阱,俄罗斯转向东方的结果或许将会是自动变成中国的附庸。

俄罗斯媒体《莫斯科时报》5月5日刊发题为《莫斯科正在屈居北京之后》(Moscow Is Playing Second Fiddle to Beijing)的评论文章认为,中俄关系尽管看上去十分友好,但其深层的不对等关系意味着中国正在将俄罗斯收入自己的影响力范围,而非莫斯科所希望的两个大国之间的平等相交。

文章写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多次谈到要转向亚洲,不过从最近的新闻来看,好像真正在这样做的不是奥巴马,而是俄罗斯总统普京。

这不仅表现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在西方领导人统统抵制的情况下出席5月9日的莫斯科胜利日阅兵,更表现在每天有关中俄新动向的新闻当中。本月,六艘俄罗斯军舰和三艘中国军舰将在地中海举行演习。这是中俄海军第一次在地中海举行联合演习,2012年以来,双方的联合军演通常在亚太海域举行。

这实质上是一种政治姿态,但它被证明是有效率的,特别是与最近国防武器和联合工程的交易联系起来。举例来说,中国将会成为S-400地对空导弹防御系统的第一个外国买家,而两国同时也将在更新俄产米-26军用运输直升机的设计方面展开合作。

甚至在北京野心勃勃的400亿美元建设月球基地的计划中,莫斯科也就自身角色展开了谈判,同时,俄罗斯太空火箭的许可生产也将为该项目提供支持。

与此同时,北京还将为计划中的高铁线路投资52亿美元,这条线路将从莫斯科修建到喀山,预期也将进一步通到中国。

所有这些令人兴奋的项目,在俄罗斯初级产品对中国的大量出口面前也都被认为是次要的,4月底,俄罗斯联邦委员会批准了两国去年签订的交易,这意味着从2018年起,俄罗斯通过“西伯利亚力量”管道将向中国输送380亿立方米天然气,这笔交易持续三十年,价值将超过4000亿美元。

总体而言,双方双边贸易额价值953亿美元,而目标是达到1000亿美元,并在2020年之前达到2000亿美元。

在这种情况下,列瓦达中心1月做完的独立调查结果就丝毫不令人惊讶了:81%的俄罗斯受访者对美国持负面态度,而80%的受访者对中国持正面态度,这是一个破纪录的数字。

与此同时,去年的皮尤全球态度调查结果显示,66%的中国受访者对俄罗斯持有偏好观点,对美国,这一数字是50%。

此外,这还是一段明显的——并且日益增加的——非对称关系。莫斯科需要北京的程度远远超过了北京对莫斯科的需求。中国人深谙不炫耀胜利的哲学,但没有什么有效的权力关系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比如说,他们在天然气合同上残酷压价,因为深知普京对这笔合同的近乎绝望的需求——并且最终也获得了一个不错的价格。

总体来说,北京对于超出对其国内经济有直接价值的领域之外的那些俄罗斯的经济机会并不特别感兴趣。这些中国人感兴趣的领域只限于能源、采掘以及能够帮助将相关产品运至中国、同时也使中国产品得以抵达真正他们所关心的欧洲、中东甚至非洲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

从很多角度来说,北京不是莫斯科的朋友,而是它的高利贷债主。北京正在做的是充分利用目前俄罗斯困境所造成的中方的优势迅速地以低价购入任何它认为有用的东西,而不是为它的邻居带来任何好处。

除此之外,中国与俄罗斯的联系和合作只是中国多方开展的对世界更为积极参与也更为自信的行动的一个部分。比如说,中国海军不仅着眼于地中海,他们从2009年开始就在参与索马里的反海盗巡逻,并于去年开始了与伊朗海军的联合训练行动。

更为一般地来说,当中国可能抱怨华盛顿“霸权”的时候,它与美国的贸易额是与俄罗斯的五倍还多。2014年,中国资本在美国投入了120亿,这是对俄投资的一倍有余。

所以,尽管习近平出席阅兵式无疑是对一位因被其他领导人冷落而感到刺痛的总统的安慰,但普京应当提防,不要过分相信莫斯科自己的炒作。莫斯科卡内基中心的特列宁(Dmitry Trenin)最近写道:“一个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大欧洲正在被取代,而一个从上海到圣彼得堡的大亚洲正在形成。”他很有可能是对的。

然而,任何相信大亚洲将由莫斯科及其计划主导的观点都注定会失望。中国有时间,也有钱。普京很有可能会发现,转向亚洲的计划很容易就会变成踏入一个漩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