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5月5日文章,原题:“猴戏”:在中国当老外 在中国,常见到外国人扮演舞者、歌手、演奏家或模特,不论他们有无才艺,均得到高昂的报酬。笔者的一个朋友曾被请到一个音乐会现场弹贝司。可事实上,他根本不会弹,但报酬却是其他中国乐队成员的两倍多,而后者都是有才华的音乐家。

每次看到这种奇观,笔者不禁就会想起一部影片中的一幕。片中,一个小女孩对着猴子喊:“跳舞,猴子,跳舞!”笔者有些朋友甚至称这种演出是“猴戏”。

其实,这种做法远不止“猴戏”这么简单。一般来说,白人英语教师赚钱比会双语的中国教师多很多,也常比美籍华人英语教师多。笔者曾遇到一名在成都一所英语学校任教的俄罗斯人,他几乎不会用英语说长句子,但薪水却是中国人的4倍多。

问题不只出在这些外国人身上。雇用这些水平不行的外国人、支付给他们高薪的经理和中介全是中国人。某种程度上讲,薪水是对他们远离家乡的补偿,或者这些人具有某种经济价值。也就是说,外国人到场对某些中国人更有吸引力,白人英语教师比黑人或中国英语教师,更有可能给学校招来生意,不论他们可能多么缺乏经验。

不过,对于种族“商品化”这种事情,中国雇主、父母和教师都应该主动去加深理解。尽管中国爱讲反殖民,但从某些方面讲,中国仍然戴着殖民主义最沉重的枷锁之一,即殖民地心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