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军机曾计划降落也门撤侨 我武官建议走海路

中国海军054A级护卫舰临沂号驶抵也门撤侨民

“我是中国武官”,这是中国武官们在执行也门大撤离任务时喊出的一句话。继2011年利比亚大撤离之后,中国武官再次成为也门大撤离的中坚力量。

2015年3月26日,也门首都萨那。当地时间凌晨1时,沙特发起代号“决战风暴”的军事行动,萨那陷入一片火海。

中国驻也门使馆首席武官刘永选,有着丰富的驻外工作经验。听到炸弹轰鸣后,使馆人员纷纷冲向地下室,场面极为紧张。刘永选对着副武官肖望洋高声喊道,“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火速联系也门军方!”

短暂的炮声间歇期一到,刘永选和肖望洋冲出地下室,奔向位于3楼的办公室:一个人通过电视和网络跟进局势最新进展,进行安全评估;一个人拿起电话,了解在也中资机构和人员的安全状况。

轰炸一个波次接着一个波次,他们来回穿梭在地上与地下。当晚,轰炸没有停歇。刘永选和肖望洋一夜没有合眼,安全评估意见在隆隆炮声中形成。

26日清晨6时,空袭停止,使馆需要立即起草向国内的报告。刘永选在协助中国驻也大使田琦起草报告时强烈建议:判断空袭仍将持续,烈度会越来越强,请向国内建议撤离。

建议最终得到采纳。电报从使馆发到国内,不到6个小时,外交部回电:撤离中国在也机构和公民!

最快速的撤离方案是走空路。刘永选打通了也门空军部门的电话,仔细了解具备降落中国军机条件的机场。

经多方联系,刘永选确认:只有首都萨那机场满足要求。也空军表示,机场已经被严重破坏,跑道刚用水泥修复,指挥塔台也被打坏,中方军机只能盲降。

关键时刻,刘永选告诉大使田琦,“盲降的危险系数太高,且机场作为重要战略目标,势必受到持续打击,这将大大增加撤离行动的安全风险。我们武官处的建议是走海路。”

大使当场决定,向国内建议放弃空路方案。很快,外交部便研究确定了一套周密完整的撤离方案。

可以说,中国驻也武官为撤离方案的最终确定,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

27日,国内发出30日当天从海路撤离的命令后,驻守在沙特、也门、吉布提的中国武官,立刻进入了奋战模式。

刘永选和肖望洋以最快的速度,着手起草给也门国防部、外交部的照会:一份申请军舰靠港,一份申请也门当局派军保护中方人员安全。这是两人武官生涯里写过的最为艰难的两份照会,因为他们时刻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

毗邻中国驻也使馆约10米处,是也方一个重要的战略目标,随时有被轰炸的危险。也军在这里设立了一个防空阵地,防空炮不停对空射击,机枪不停在扫射,震得使馆的玻璃响个不停。

他们只能利用空袭的间歇撰写照会,炮声一密集,就跑回地下室。一份照会和军舰靠港申请表,来回跑了5趟,写了近5个小时,直到凌晨3时才撰写完毕。

照会要当面递交也方,中方的诉求要当面敲定落实。28日天一亮,在此起彼伏的炸弹爆炸声中,刘永选和肖望洋驾车飞奔在硝烟弥漫的萨那大街上,赶赴也门军事机关递交照会并商谈撤离事宜。敲定了撤离工作包括军舰靠港、人员出境等诸多细节问题后,才冒着炮火返回使馆。

在此次撤离行动中,中国驻外武官处的武官们经受住了各类严酷考验,展现出过硬的外交素养和外交能力。

——在中国驻沙特使馆武官处,首席武官王文龙同沙政府进行外交交涉,在提供了中方在也人员所在地点及撤离途径、路线和时间方案后,他要求沙政府在采取军事行动时勿伤及中方人员。

——在与也门隔海相望的吉布提,中国驻吉使馆武官处的纪明周和杨永志与驻也武官处24小时保持通联,为了接待30日大批撤离至吉布提的中方人员,他们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安排好舰支泊位、靠港、补给、安保、人员入境签证问题等诸多事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