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贾迈勒·拉巴尼本想带着怀孕的妻子和两岁半的女儿离开战火纷飞的也门,回到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海沃德市的家中。只是,这名加油站老板找不到离开也门的航班,无力撤离。上月31日晚,一枚迫击炮弹飞来,45岁的拉巴尼当场身亡。

拉巴尼据信是首名死于也门冲突的美国公民。一些民间团体批评美国政府没有向被困在也门的同胞提供足够帮助。一名身在亚丁的纽约人说:“连索马里都撤侨了!”

[想回,回不去]

拉巴尼今年2月抵达也门南部城市亚丁,正赶上也门国内的暴力冲突迅速升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日援引他的亲戚穆罕默德·阿拉扎尼的话报道,几周后,拉巴尼发现情况开始变糟,而且,美国驻也门大使馆关闭了。

阿拉扎尼说,拉巴尼告诉其他家人,他担心,随着也门局势恶化,他们可能无法撤离。就在拉巴尼丧生两天前,他告诉家人,最后的选择是设法穿越也门与阿曼的边界,然后坐飞机去埃及。但是,他始终没能成功。

“机场关闭了,情况越来越糟,”阿拉扎尼接受CNN电话采访时说,“人们希望情况能变好,但是情况只是越来越糟。”

亚丁高级官员纳伊夫·巴克里说,过去11天,亚丁有200多人死于战火。

拉巴尼的家人说,3月31日晚,拉巴尼从清真寺祈祷回来的途中,一枚迫击炮弹落在街上,他的背部被弹片击中,几分钟后死亡。

[“真的很失望”]

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说,一些也门裔美国人受困于冲突,却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足够帮助。这一团体的发言人扎赫拉·比洛告诉CNN记者,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正帮助拉巴尼的家人和其他也门裔美国人家庭。

“俄罗斯、中国、埃塞俄比亚、印度……所有其他国家都在撤离他们的公民,”比洛说,“所以,说什么美国不可能撤离本国公民,让人难以理解。”

现年20岁的萨默·纳赛尔同样难以理解。由于家族成员多住在也门,这名土生土长的纽约人每年要去也门好几次。她同样于2月抵达也门,随后发现回不去了。

“就目前这种情况来说,我们并不觉得自己是美国人有多了不起,”美国国际公众电台3月30日援引纳赛尔的话报道,“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说这种话,但我们真的不知道明天早晨还能不能醒来。这里的安全局势就是这么紧张。”

纳赛尔估计,在亚丁有数以百计像她这样的也门裔美国人。看到其他国家纷纷撤侨,而美国不打算撤侨,纳赛尔说:“我们对此真的很失望,因为就连索马里……也撤离了他们的国民。”

[暂无撤侨计划]

面对批评,美国国务院重申,美国现阶段没有从也门撤离美国普通公民的计划。

“我们鼓励所有在也门的美国公民前往一处安全的地点躲避,直到他们有能力安全离开。希望离开的美国公民应当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选择商业运输渠道,”一名国务院发言人在给CNN的一份声明中说。

“此外,一些外国政府可能为本国公民安排撤离,或许愿意向其他国家的公民提供帮助,”他说。这番话似乎暗示,被困也门的美国人可以向其他国家求助撤离。

按照美国国务院的说法,当海外发生危机时,美国外交部门采取什么行动将视危机性质而定:一般情况下,可能只会发布预警、求助信息等;更严重的情况下,可能会建议美国公民离境;如果航班、客轮等商业运输无法使用,才会在资源允许的情况下提供撤离援助,而撤离援助的形式也将视危机性质而定。

国务院另一名发言人玛丽·哈夫4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强调,美国政府十年前就警告本国公民不要去也门旅行,“如果他们去了,美国只能提供有限的援助,尤其是我们的大使馆现在已经关闭”。

她还重复前几天的解释说,鉴于当前也门局势“危险且不可预测”,如果美国派军队撤侨,可能把美国公民置于更危险的境地。

[“可以做得更多”]

然而,帮助也门裔美国人的团体认为政府可以做得更多。“也门旅行警告确实发布好几年了。但不明确的是,他们是说‘要小心’还是‘一定不要去’?”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发言人比洛问道。按照他的说法,政府的所作所为让许多“相信美国国籍应是(海外美国人)终极保护”的民权律师难以接受。

被困也门的纳赛尔承认,她2月来也门时,知道美国国务院建议美国人离开也门。她因此选择等也门学校放假后带她的小亲戚们回美国躲避战火。只是,沙特阿拉伯等国3月26日对也门胡塞武装发起空袭后,也门上空实际成了“禁飞区”,纳赛尔等人没法按照国务院的建议乘坐航班离开。

“我们想,因为美国在后勤上支持沙特阿拉伯,他们会帮助撤离美国公民,”纳赛尔接受美国国际公众电台音频采访时说,“我们正全力通过有礼貌的方式表达我们的紧张和失望,呼吁美国国务院真正行动起来,撤离侨民。”(完)(记者胡若愚,编辑石中玉,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