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井底望天:中国大一统的政治制度

大家看到选举民主,和中国现有体制有一个大的不同——就是中国从秦朝开始,中央和地方关系,一直是一个行政隶属关系。这个就是中国文明中的统一性,和西方文明不同,不是靠一个统一的宗教,靠耶稣同学来解决的。

当然如何拜耶稣同学,是左边拜,还是右边拜,拜法不同,就搞出了三个主要流派(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而三个流派,就开始互相砍杀。今天你还可以看到在基辅附近,两个不同拜法的流派的文明裂缝引发的战争呢。

那么在中国没有一个统一的宗教的情况下,统一性靠的是大一统的政治制度来解决的。你四川的官员,见到李世民,喊一声皇上;那么碎叶的将军,回来见李世民,就喊天可汗呢。

所以现在香港的试验(以及更小的澳门),就是历史上第一次,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是靠法律(基本法)来限定。试验磨合的结果还难说,显然不是那么顺利。

如果你在中国整个内部搞民主选举,必然省一级官员,不可能靠中央来任命,必须本地人民选出来。那么中央和地方的行政关系,必然打破,必须由另一种关系来替代。中国几千年的帝制终结之后,你从1911年到今天,这100年的时间,解决的还仅仅是,移除了国家凝聚力中心点的皇权——这样一个统一国家的象征。当然,我们井系人估计都知道,大部分时间,国家权力是掌握在官僚阶层手里,皇权主要是国家统一和团结的象征。那么没有了皇权的凝聚作用,你必须找到一个替代品。

现代中国的凝聚力,是靠慢慢发展起来的民族认同和文化认同来达到国家的统一。要知道,中国的地域之间的文化差别,要比美国的各个不同的州,差得更大。广东人和黑龙江人的差别,比美国的加州人和新泽西人,要大多了。

那么你要一下子,改变中国的大一统行政关系——就是中央派的书记,和地方自己推选的省长——这种中央和地方势力妥协的行政格局,而搞成地方政治权力,完全地方自己说了算,很容易就会陷入民国的民主制度,导致了军阀割据的局面。

那么你可以参照的是美国的制度,就是各个邦国,将自己的部分权力上交给联邦政府。每个州,有自己的宪法和法律系统;而不同州之间,靠联邦法来维系。

另外可以参照的是俄罗斯的联邦制度。就是地方把可能选举出来的候选人,和莫斯科中央沟通。因为你选出不满意的候选人,中央有权否决。这样,你提供的候选人名单里面,没有中央绝对反对的人选,然后你们就选举吧。这个就有点像香港的普选了。

那么对中国来讲,你其实就是两个选择。

一个是选择一种你以前没有的制度(选举),来替换你现有的制度。这是个目前在中国部分试验,且已经失败的制度。

另一个是立足于现有的制度,对没有做好的部分,加大力度好好完善它。而这个就是你必须有文化自信、制度自信、发展方向自信了。一方面要抢占中国的舆论高地,理直气壮地阐述这些道理;另一方面要教育自己的青少年。

当然,这个你还必须同时大力推进自己的政治制度改革。不然说一套,又不去做,就是扯淡了。

那么这样来看,从政治制度和文化来讲,其实大陆会和香港渐行渐远的。

发达国家框架下的北京道路

现在既然对台湾政策发生根本改变,那么对香港政策还会和以前一样吗?其实现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里有三个关键点。

第一个关键点,是邓小平的想法里,中国的改革最后会走到类似香港的那种政治上的西化。这种想法,多少被后来的人全部或者部分接受。

但是从2008年开始,你可以看到中国开始越来越多的声音,是关于三个自信:制度自信、发展方向自信、文化自信。就是我说的,中国现在是寻求一个发达国家框架下的北京道路。

之前一些年中国的发展,让我们看到的是发展中国家框架下的北京道路,这个其实《大国游戏》里面说得清清楚楚。

《大国游戏》里面说过,中国不是没有搞过西方式样的选举民主。在中华民国开始的时候,这个民主选举的试验,是在国家和省市一级的,其结果是国家四分五裂,军阀混战;现在中国试验的乡镇一级民主选举,大家也看到了,效果显然不是特别好。

如果你不是民主塔利班这样的原教旨主义者,不是听到民主,就举一个蓝色指头给记者看,说我投票了,以及不能选举马上就要死,那么就应该抛弃西方宣传机器里面,给选举民主带上的神圣光环,简单地将整个选举民主,看成一个社会和国家的管理方式,也就是解决政府合法性的一个方式的一个选项。

在中国的传统政治思想,当然也是强调主权在民,民为本。这个在中国的宪法里面,也是强调了人民民主这个基石。可以说这个政治理想,在政治实践中,还做得不够。

中国的民本政治思想的实践,目前只是解决了阶层流动性,也就是平民子弟,比如胡锦涛等等,可以在社会里有向上的流动性;但还没有解决,现在的政府决策里面,如何合理地让人民有更多的发言权和监督权。后面这个是肯定要推进的。

第二个关键点,是香港经济在大陆发展中起的作用的问题。

目前香港对中国经济,还可以起的一个作用,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环节,也仅此而已了。这个也会影响中央的政策取态。

那么有些人,知道香港作为台湾的示范效用已经无效之后,会用香港的繁荣稳定来作为人质,和中央叫板。

目前看来,就是香港动乱或者衰落,对中国整体影响并不大。所以在政策上,不会因此而让步。

第三个关键点,就是目前大陆普通人民对香港的观感。

应该说,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香港各界对救灾的支持,是大陆人民对香港印象最好的时候。而出现了小童便溺风波之后,大陆人民中间对香港的好感,几乎是到了低潮。

所以中央对港政策的力度,也和大陆老百姓的喜恶,有相关性。这个都导致中央对港政策的根本转变的情况。

看了郭台铭出来谈台湾的事情。他说,现在他和别人谈判的时候,人家已经拿中韩FTA的条件来谈了,说人家企业是看7-8年之后的事情,还说台湾的面板业,已经发生转单效应了。

我觉得,主要是大家看到台湾政治上面,国民党在全面溃败。民进党上台之后,目前的两岸关系、政治经济上,能不退步最好。进步是绝无可能。

大家可以把平潭的情况看一看。

现在没有两岸的服贸和货贸,台湾企业很难立足台湾,就这么简单。

我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721961197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