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凤凰卫视4月4日《周末龙门阵》,以下为文字实录:

郭燕:我想问问滕先生,它既然是不管百年大计,你得走出去第一步对不对?刚才周鑫宇说第一步是军事,当地的武装,当地的军事很重要,你看现在我们动辄当地发生的一些动乱之后,我们的企业受损,我们的人员受损,我们曾经做过的所有的一些很扎实的工作最后都泡汤了,那我们难道没有考虑说以后我们在“一带一路”计划当中也做到军事先行?

滕建群:应该是我们两方面看这个问题,一方面我们其实也注意到了,比方说我们到东南亚调研的话,看到你像泰国,现在泰国跟美国军事关系出现了一点问题,比方说1月份的时候,美国国务院的官员拉塞尔就负责亚太事务的这个官员,拉塞尔,助理国务卿,就在泰国曼谷的朱拉隆功大学就当面指责巴育,说你把英拉给废了,绝对使历史潮流要动的,结果巴育就起来说我这个穿衣服还用你管吗?我不能拿你的衣服穿在我身上,不合适。

郭燕:不太听命于他。

滕建群:前不久“金色眼镜蛇”演习的话,美国当时都准备叫停的,我们过去了,而且我们看到我们的防长,前不久也在泰国活动,而且接下来可能还有更高级的军队领导人,就是现在以东南亚为例,搞“一带一路”呢我们确实,我们过去做的工作是对政府的、对王室的,柬埔寨也是的,洪森现在对我们也很好的,但是洪森去年年底大选的时候差一点被反对党搞翻。

郭燕:又是玩了一个悬的。

滕建群:悬的。你到柬埔寨你就知道美元是流通的,美国大兵在满街上走,我们看不到我们的人,你像我们在的时候,正好他的第一夫人米歇尔21日在柬埔寨访问,这个软实力我们绝对干不过他,而且谈到这个非政府组织,他们统计现在在柬埔寨活动的非政府组织有4000多个,4000多个呀,而且巧立名目,什么名目都有,比方说保护青蛙的、保护大象的。

郭燕:经常借着这个手来砍我们。

周鑫宇:对,一下说你水大了把青蛙都弄死了。

滕建群:所以他们现在跟当地的人还比较友好,人家讲你们中国做事喜欢高大上,比方说你修一条路可能就是高速公路走了,修完就走了。

郭燕:都不接地气。

滕建群:后续没有维护的,当地政府当然没钱维护了,所以到最后破破烂烂的,形象很坏。还有一个你修路不修到人家城门口,不修到人家门口,日本人狡猾,日本人完了就接上了,就说我们在高速路上接一块。

郭燕:你修大道他给你接小路。

周鑫宇:而且它还竖个牌子说日本修的。

滕建群:日本制造。

郭燕:狡猾的大大的。

滕建群:他们国家很多这种桥,日本人修,修完了立个牌子,中国人可能也是一种传统,不喜欢留名,完了打桥修大路,日本人接到村里了,一问村民说这路谁修的?日本人修的呀。所以这些工作我们现在应该更加细化,这个也是我们“一带一路”必须要做的功课,包括做非政府组织工作,包括做反对党的工作,包括做僧侣的工作,你像在柬埔寨僧侣的影响力非常大,另外我们也应该顺应东南亚国家和其他地区所谓的民主改革,像缅甸,我们过去的话,可能政府对政府的话,你像军政府它可以强制征你的地,但是你像老挝就讲了,我这个私有化,我征不了,你在缅甸可以、在泰国可以,军政府来压,但是老挝的话。

郭燕:行不通的。

滕建群:行不通的。私有化,我不给你就拿不到的。这个法律保护的,所以这个工作我们现在在做。这是一个好的方面。另外一方面我们确实也看到有些国家在捣乱,比如说日本,知道我们在东南亚的几条铁路吧,它也过来搀和,你东西、我南北,你像它提出来的我们跟老挝修铁路,从云南到万象,这个铁路已经。

郭燕:有了,对。

滕建群:但是现在可能马上就进入论证立项的阶段了,日本人过来就说,它可能不是领导人说,鼓励一些非政府组织在报纸上写两篇文章,说日本人给你修了另外一条铁路,从哪儿走呢?从越南走,你不是老挝要出海口吗,我从岘港,岘港到万象的话100多公里,你如果说万象到云南的话好几百公里,五六百公里,所以这个吸引挺大的,但是它拿不出钱来,但它就在那儿搅和,日本人拿不出钱但是它给你提出一些怪里怪气的招,它也知道你需要什么,所以岘港到越南、老挝、泰国、缅甸甚至印度连接起来,这一条横的高速铁路,所以我们怎么样用这些条件,我们“一带一路”另外一方面,一方面我们自己要做好,做好工作,比方怎么保护青蛙、怎么样保护大象、怎么样保护猴子,前不久水坝就这样,你保护完大象要保护猴子吧?保护完猴子要保护青蛙吧?

郭燕:生物链稳定一下。

滕建群:生物全保护完了以后,再保护植被吧,保护生态吧,雨林气侯应该保护吧,等保护完了以后你这个计划要黄了。

郭燕:对。

滕建群:所以他们在搅和。

郭燕:这不是笑话,这实际上是我们在工作当成当中就是要掌握细节的东西,确确实实要做的。

滕建群:这个非常关键。

郭燕:就是我们周边的邻居,如果你的邻居都和你都处不好,你把他的这个脉都把不准的话你怎么走出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