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反对亚投行的真正原因 : 答案在71年前

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被很多人认为是“亚洲的世界银行”,该机构正吸引着全世界经济媒体的关注,但它却被普通美国人完全忽视。

美国人真的应该这样无动于衷吗?这个新的机构是否有一天将影响到美国的企业和农场?

简单来说,中国正着手建立一个新的、与世界银行及亚洲开发银行(ADB)相同性质的世界性银行。它将投资亚洲公共及私有工程建设。美国反对这项提议,却没有能够说服包括英国、法国和德国在内的传统盟友与亚投行保持距离。

在这个关键时刻,伊索的至理名言“别自己不做也不让别人做” 是给奥巴马政府及国会最好的建议,或者借用赌徒里的那句话“你要知道什么时候该坚持,什么时候该放弃”。现在,正是美国应该放弃的时候。

要真正了解这件事,我们要从71年前说起。

当盟军即将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时候,世界的领导者们意识到,如果想要在战后重建摧毁的世界经济,他们必须要避免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所犯下的错误。于是他们于1944年6月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举行了一次会议。

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提出了三个问题:第一,世界需要有一个稳定有效的全球性金融流动体系。第二,我们需要一个支持全球性贸易,避免类似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那样加剧大萧条、以邻为壑的贸易限制的全球性系统。第三,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欠债的间歇性违约告诉我们,当时的私有资本市场和国债不能提供足够的资本以支持战后重建。

解决以上三个问题的方法是建立以稳定汇率为职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促进贸易的国际贸易组织(ITO)以及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也就是世界银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体系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宣告结束,但该组织仍然承担着最后贷款人的职能。

由于美国国会的反对,国际贸易组织(ITO)最终未能建立。但是,更宽松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逐渐演变成了与国际贸易组织(ITO)有着相同目标的世界贸易组织(WTO)

而常常被称为世界银行的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则在战后重建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该行经历了曲折的发展史。

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的运营模式是这样的:它是一个国际性组织,由各成员国分别注资,但更多的资金通过向私有资本市场出售债券获得。对于投资者来说,这种债券比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单个国家所出售的债券更加安全,因为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的所有成员国对其债券负有连带责任。

一开始,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的多数贷款被用于包括发电厂、港口、公路、桥梁在内的基础设施、大坝、灌溉、矿产以及包括钢厂、精炼厂在内的工业项目建设中。后来,医疗和教育建设也逐渐获得了重视。

现在,中国新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沿用了这一模式,各成员国分担股款。它也将在国际资本市场中借款,并将贷款转借给亚洲政府和商业,达到资助新的基础设施建设的目的。

在这一模式中有两个潜在的承诺。第一,这个新的银行将不会像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那样由美国、欧洲和日本支配。第二,它将不会像世界银行一样以环境治理及人权作为借款条件。

这种规避现存机构的迂回战术是美国反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原因则来自于美国不惜一切阻挠中国成为世界或者亚洲重要力量的政策。这次,日本和美国站在了一起,但欧洲没有。

现在,到了伊索至理名言出场的时刻了。阻止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最好方法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世界银行内重建一个的股份及投票权的平衡,而这一提议已经被讨论了二十年之久,一个切实的协议草案也已经在谈判桌上放了超过五年。正好像伊索寓言中那条即使自己吃不了干草、也不会让牛吃的狗一样,那些反对国际性组织的执拗的共和党人阻止了美国批准这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世界银行箭在弦上的改变。而这项提议被除美国外几乎所有的国家反复提交,这其中也包括许多美国的亲密盟友。这一事实为中国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动作埋下了伏笔。

如果美国共和党仍然听从包括前参议员理查德·卢格(Richard Lugar)在内的国际主义者的建议,改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世界银行的提议也许会被通过,但现在要阻止中国领导的这个亚洲银行已经太迟了。

既然除了日本外所有的关键盟友都抛弃了美国,美国政府应该听从卢格的建议,“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放弃”。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即将成立的时候,美国最好拉拢而不是疏远自己的盟友。

但是,美国的普通家庭和企业为什么要关心这些呢?在孟加拉国建设港口或在缅甸修路不会影响到双子瀑布的普通农业机械销售者或者博伊西的地产经纪人吧?

当然,这些普通美国人不会直接、立即被影响。但是,美国过去二十五年中的发展也受到了亚洲经济增长所推动,农业、矿业及林业尤甚,但是多数美国人的想象与美国实际所受到的影响之间是有差距的。如果从巴基斯坦到越南,更多南亚国家的经济以中国那样的速度增长,美国所制造的原产品的销售市场将急剧增大,诸如医药科技等高科技制造商也将获利。

重新崛起的中国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是一个威胁,但是不管短期或是长远来看,一个繁荣的亚洲都远比一个贫穷的亚洲对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来说要好得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