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来,美国在处理对外关系时屡受挫折。美国提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不仅久拖未果,而且其盟国菲律宾已表示放弃加入。美国反对中国倡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四处要求盟国和伙伴不要加入,但几乎全面碰壁。在多边问题上,美国正遭遇越来越多的事与愿违:它所倡导的正面临更多困难,它所反对的却往往能成功。

世界都看到中国在兴起,与此相随的则是美国影响力的萎缩。这其实是正常变化。当年美国经济体量占世界一半的局面已一去不复返,那种美国颐指气使的时代也已走到尽头。尽管美国还在继续发展,但随着新兴经济体的普遍崛起,美国的世界权力必被逐渐稀释。

曾有一段时间,不少国家接受美国主导。毕竟,美国在战火并未延及美洲时,就出力帮助他国反抗法西斯,并最终全面出击。美国参与全球事务自有本位考量,但只要能给人类带来公益,它就能得到多国支持。美国也曾发起世界银行和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尽管美国多有利己考虑,但只要这些机构有利世界稳定和发展,自然也为多国接受。

用美国的说法,美国参加二战不仅是为了卫国,也是为了匡扶正义。那么,从法西斯奴役下获得自由的国家在正常条件下获得发展就是必然,因此美国在自身发展的同时,其相对竞争力的逐渐下降也就十分正常。尤其是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各国生产要素大规模重组,美国追逐快速绝对成长的必然后果就是其相对实力日趋落后,这是经济学中最为简单的道理。

同样,美国的政治制度和美国的人心所向也不可能与此规律相抗衡。美国的政体迫使其任何领导人寻求任内短期政绩,即经济的绝对增长,而难以为了长期维持美国霸权而舍弃政权的短期绩效。美国人的逐利天性一样注定了这个国家难以拥有有效的霸权战略。即使美国暂时领先,只要它还竭力维护霸权,它就很有可能以最快速度自损霸权。

各国应该平等,但世界需要领导。领导的合法性只能来自提供服务,而非自封,更非谋私。偌大世界,只有美国提供服务恐怕不够。只要美国寻求从全球化中最快增值,它就只能通过共赢,其后果必然是他国崛起,并与美国分享服务世界的机会。

目前看来,美国仍然不通此理。美国阻挠亚投行不成,近日又称人民币不符IMF货币篮子标准,并扬言严惩中俄等国黑客。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世界主要贸易体,国际信贷信誉一贯良好,而中国的本位币就是人民币。美国继续无理打压中国,显然还未从它反对中国创办亚投行的失败中吸取教训。美国越是粗暴维护霸权,中国就只能通过其他机制来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美国也就将更快削弱自家货币。制裁黑客也是类似。只要查明,国际社会应该惩罚无论源自任何国家的黑客,包括可能来自中国或者美国的黑客。但是,美国真愿停止其国安局发动的网络攻击,愿意制裁批准攻击的官员和执行人员?

凡此种种,美国急需调整心态,顺应时代发展。既然美国与国际社会协力塑造了这个时代,美国为何不能因势利导,共同为地区发展提供公共产品?只有尊重新兴大国的合理主张,美国才不会走向历史的反面,才能最少削弱自身发展。

(作者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