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不久,一位大妈走进了杭州市富阳区城西派出所的接警大厅。

大妈的个子小小的,皮肤黑黑的,衣着简单朴素。她追寻着思念的直觉而来,跨过了几千公里,来寻找女儿。

异国大妈神情疲惫,来华苦寻务工的女儿

大妈小心翼翼地坐在接警大厅一角,疲惫、虚弱。民警热心地上前询问,然而大妈开口的回答,却让民警都愣住了,因为大妈操持着一口谁都听不懂的语言。

民警一边安顿了大妈,一边通过她随身物品和语言找线索。但随身物品中没有任何与身份有关的证明,也没有护照与签证。只是,从她的神情和动作,民警们推测,大妈可能来自东南亚国家。

很快,区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和翻译人员赶到现场。的确,大妈来自柬埔寨,今年61岁。她的名字,读作CHHAN PHEUN,读音陈萍。

“我想女儿了,所以我来到中国。”陈萍大妈膝下育有一子一女。女儿索卡(音),在2011年,便前往中国务工。然而这一去,就再也没和家里人联系过。想念女儿的陈萍大妈,苦于没有联系的办法,于是决定出门寻找。虔诚的陈萍大妈相信,只要亲自去找,就可以见到女儿。

2014年8月,陈萍大妈入境到中国,开始了寻女之路—她不会讲任何中文,只是凭着一腔母爱与思念。女儿索卡来中国前,曾说会先去广东,大妈的第一站便到了广东。然而因为语言障碍等等原因,老人在广东寻找多日,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女儿的信息。“我不知道这里这么大,我找不到女儿。”陈萍大妈说,原本以为中国和柬埔寨差不多大,自己出来寻找,总会找到的。但没想到中国的面积远超她的想象,无奈之下,已经来到中国的陈萍大妈,只得相信自己的直觉。

3月15日,大妈乘坐火车来到了杭州。然而此时,意外发生了,大妈的护照在火车上不慎遗失。丢失了身份的证明,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大妈凭借着一双脚,辗转来到了富阳。

然而长期的营养不良,与步行的劳累,已让大妈难以适应。那一天,大妈感到身体不适,抬头却正好看到富阳区公安局城西派出的警徽和警车。“我知道这个图标的意思,应该是警察。”就这样,陈萍大妈走进了公安接警大厅,寻求帮助。

谁认识柬埔寨女孩“索卡”,请转告母亲想她

民警们发现,大妈的身体已极度虚弱,第一时间便根据程序,安顿老人并治疗。同时,出入境管理科民警也与杭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联系,请求柬埔寨使领馆尽快对其身份进行核实,并重新签发护照。另一方面,民警们也开始搜寻陈萍大妈女儿的踪迹。然而因为大妈提供的有效信息,几乎除了音为索卡的女儿名字,几乎没有其他。再加上翻译等问题,民警们在全国境外人员信息中,反复查询,始终没有找到。

十多天的交流中,老人和出入境民警也渐渐成为了朋友,民警将相关情况和老人作了沟通后,老人也非常理解找到女儿的难度。2015年4月1日,富阳警方收到了柬埔寨使馆给予大妈签发的护照和签证,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与治疗,大妈的身体状况也逐渐恢复。4月2日,大妈踏上了返回柬埔寨的回家之路。不巧的时,当天上海机场遭遇雷暴,大妈的飞机延误到了第二天凌晨。“我累了,我想回家,你们如果看到我女儿,让她快点和妈妈联系,妈妈在家里等着啊。”陈萍大妈忍不住靠着民警的肩膀睡着了。4月3日凌晨,踏上返程的登机入口时,大妈突然拉住一位同机的柬埔寨老乡,在一番交流后,那位老乡用熟练的中文代替大妈说了一句话:“警察,谢谢你们,谢谢。”

拙于言辞,又不会说中文的陈萍大妈,无法告诉我们她从柬埔寨一路来杭州的详细历程。但如果您的身边有一个叫做“索卡”的柬埔寨女孩,请一定让她看一下,不论她是不是这位大妈的女儿,都告诉她:“妈妈想她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