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亚投行令美国“外交溃败” 解决办法是加入它

日本网络杂志《外交官》副主编香农撰文指出,美国可以对亚投行存在合理的担心,但不应该一昧向其盟友施加压力,这样只会适得其反;为了和中国将来能够进行真正的“双赢合作”,美国自己也应该加入亚投行。文章如下:

闸门已经打开。在英国于上周四宣布想要寻求加入由中国领导的亚投行后,三个欧洲大国——德国、法国与意大利也紧随其后。中国此前宣布3月31日是确定亚投行创始成员国资格的截止日期,预计会有更多的国家——或许还包括澳大利亚与韩国——也来加入亚投行。

在另一个方面,这些决定可能都不会引起什么太多的关注。但因为美国对亚投行的强烈抵制,并且对英国的决定作出了令人震惊回应,并在实质上指摘英国向中国让步,导致了这些决定变成了世界新闻。

事情很清楚,从一开始美国就反对成立亚投行并试图让自己的朋友与伙伴们不要加入进去。但在英国要加入亚投行时,美国的一昧指责只会显得华盛顿有多么迫切地想让它的盟友们远离亚投行——以及表现出在说服盟友方面美国最后到底是有多么的无力。

讽刺的是,亚投行之所以成为了中美竞争的一个符号,其原因恰恰在于美国是这样认为的。除了管理问题外,华盛顿还担心亚投行会损害对美国有利的金融机构——世界银行与亚开行。通过鼓励盟友远离亚投行计划,奥巴马政府将一所区域性的基础设施建设银行变成了检测其全球影响力的试金石——而现在看来美国正倒向失败。

《金融时报》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拉赫曼(Gideon Rachman)撰文指出美国在处理亚投行问题上堪称一场“外交溃败”,并“让美国看起来暴躁任性而又孤立无援”。

这并不是说美国就应该张开双臂拥抱亚投行了。对于亚投行的管理架构,确实有令人心存疑虑的地方,包括中国是否会扮演绝对统治的角色来决定谁能拿到资金谁又不能。这样的设置只会让中国更加容易地将自己的经济影响力作为“胡萝卜”(或者“大棒”)来“鼓励”其它国家按照中国的意愿办事。另外,对于亚投行资助项目的税务环境及人权维护也存在一些合理的担忧。

但是,据一些分析人士在去年秋天指出,如果不想让中国一手掌控亚投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它区域大国也参与进去,特别是那些和美国关系密切的。假若情况如此,那么较之一个中国的地位无法被撼动的亚投行,这些志同道合的盟国们的加入或许能给亚投行带来更严格的管理角色与保障措施。这也是为什么一些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于去年10月份敦促美国加入亚投行的主要原因。而且对于那些基础设施建设而言,也确实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

另外,就美国所喜爱的现存的布雷顿森林机构(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速度缓慢问题,美国显然是低估了人们的沮丧之情。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周二对国会表示,“坦白说,很多新兴经济体想向别处寻求发展也并不意外,因为美国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不利令它们感到十分失望。”但在亚投行的闸门打开之前,白宫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该问题的严重性。

对于华盛顿而言,此刻也没有什么好的选择了。如果美国继续拒绝加入,那么美国看起来就会像是一名顽固的局外人,在原则上拒绝加入这些由中国领导的计划——即便区域有着清晰的共识,认为亚投行是一项积极的发展。

如果美国愿意加入,那么其姗姗来迟的意愿只会表明美国只是无法说服其盟友不要加入,最后迫于无奈才改变了自己的政策。正如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近期所指出的那样,目前美国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不干预——不要向其盟友施压抵制亚投行。用易明的话说就是,“让亚投行根据自身的特点自行发展或者衰落吧。”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对于美国在亚投行问题上的失败处理也没有什么能挽回的,但美国可以为未来汲取经验。亚投行绝对不是唯一一个美国将来必须要面对的由中国发起的区域性项目。北京的“一带一路”丝绸之路计划正在飞速地从理论向实践发展而华府则很快就要制定出回应。

亚投行的教训清晰:美国不能期望它的伙伴们都来抵制中国的项目,特别当它们都能从中受益的时候。美国对这些计划以及它们对拓展中国影响力的作用存在合理的担心,但美国需要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来表达自己的反对,而不是向它的朋友们施加外交压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