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拜读了美国作家GJ梅尔先生写的《一战秘史--鲜为人知的1914—1918》,终于了解了这一场20世纪初的帝国主义战争的来龙去脉。作为大战的发起者,德意志第二帝国虽然是战败者,但是德意志帝国军队的战略战术却不乏可圈可点之处,其将领素质也远高于协约国将领。抛开战争性质,德国应该说有极大的可能打赢这场战争,但为什么最后的胜利者是协约国集团?

纵观整个战局,德国的失败是多方面的原因综合造成的。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正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一战的德国,虽说一方面自身的过于强大造成了周边盟友实力的暗淡,但也不能否认汉斯的盟友在四年的战争中基本没帮上什么忙。德国最亲密的盟友奥匈帝国,虽然是欧洲史上存在了近千年的老牌强国,但到了20世纪奥匈帝国的实力已远远不如以前,帝国的二元化造成了中央集权的衰退,帝国大杂烩式的军队的战斗力也就不言而喻。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奥匈军队甚至在对阵“帝国主义国家链条上最薄弱的环节”——俄罗斯帝国,以及撑死只能称得上是巴尔干地区小霸的塞尔维亚时都显得那么不堪一击,在开战的第一年便先后折戟巴尔干喀尔巴阡山脉,元气大伤,彻底沦为了德国的附庸,奥匈帝国在西线战局中毫无建树,在意大利和东欧战区也只能依靠德国才能发动进攻,这也就更谈不上为德国在东线分压。德国的另一个盟友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是一个存在了千年的老牌强国,但同样,在20世纪,当年攻陷“永恒之城”君士坦丁堡的荣光已不再,土耳其的实力也是相见不如怀念,几乎可以说是整个战争中实力最弱的一个主要参战国。土耳其同样也需要德国的援助——土军大部分部队都配有德国指挥官这点便可以证明;土耳其在战争中不多的成绩便是成功地守住了加利波利半岛以及在沙皇俄国崩溃后成功在东线进行了扩张,但这些战果也在英军攻占巴格达后灰飞烟灭。至于类似于保加利亚这样的巴尔干小国,同样也帮不上德国任何忙,对于他们来说,最大的战果便是和德国一同攻占了罗马尼亚,仅此而已。综上所述,德国的几个主要盟友实力都过于弱小,以至于使德国必须在全欧洲范围内协助这些盟友去完成那些对于德国战略价值不大的战役,而不能集中兵力于西线解决主要的敌人英国和法国。

第二,帝国内部,并没有能够统领全局的铁腕政治人物。德意志第二帝国是专制性质浓厚的君主立宪制国家,因此,帝国皇帝在国家事务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不过,相比而言,已经到知天命之年的德皇威廉二世仍旧摆脱不了自己“小皇帝”的称号——仍旧在处理关键问题时显得那么任性、孩子气。首相一职上,德意志帝国之中没有人可以再现当年“铁血宰相”俾斯麦的霸气,即便是到了最后,鲁登道夫接过国家大权,与兴登堡成为国家的军事独裁者,所起到的作用,也没有“德意志帝国统一三杰”的贡献来得大。试想一下,如果在一战的四年中,统领整个德意志的是俾斯麦,战争的结果,是否会出现逆转呢?

第三个方面,便是德国自身在战略上的失误,这一点,我们可以参照1914年重要的,几乎可以说是一战西线最后的一场运动战——马恩河战役。

德国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制定了应对欧洲战事的战争计划“施里芬计划”,由德国名将施里芬以及小毛奇花费数十年时间修订完成,这对于德国来说应该可以说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该计划的目标是在战争爆发后最短的时间内击败德国在欧洲大陆的宿敌法国,也就是说,德国必须从右翼的比利时插入法国北部领土而达到战略目标,这就使这个计划对于右翼的进攻极为倚重,右翼一旦失败即宣告计划的失败。

那么,德国开战后是否准确地执行了这个计划呢?

1914年8月战争开始后,德国的确在初期准确地执行了这个计划,德军西线七个集团军中有三个集团军共75万人都用于右翼的进攻,进展其实相当顺利,在鲁登道夫的凌厉攻势以及德军毁灭性的420毫米榴弹炮的攻击下,中立国比利时最重要的堡垒列日迅速被拿下,随后其首都布鲁塞尔也很快沦陷,残余的比利时军队被逼进安特卫普,德军的攻击矛头顺利地转向南面的法国;而此时,法军总司令霞飞仍然认为德国不会入侵中立国比利时,信奉当时盛极一时的“攻击邪教”的他在中部洛林地区大肆进攻,被引入了德军的诱杀陷阱,法军放弃了凡尔登的超级要塞而主动向德军发动进攻,其结果是遭到了德军的封杀,在开战第一个月法军便伤亡26万人。英国作家阿瑟柯南道尔爵士惊呼“此为历史上最为血腥的八月”,但却没有带来任何战果。

北线的德军继续高歌猛进,向巴黎不断推进,施里芬计划看起来就要成功了,尽管随后德军遭遇了精锐的英国远征军,但由于法军的攻势造成了自身过大的伤亡,英军在8月底也被迫随法军向巴黎方向撤退,而德军则继续紧跟其后,向巴黎推进,尽管德军自身也已经严重受损,但胜利依然是有希望的。

但这时,德军总司令小毛奇却接连犯了两个严重的错误:第一是答应巴伐利亚皇储没道理的增援请求,对德军在中部战场的反击给予了更多的兵力支援(完全没有必要,中部的凡尔登几乎是无法逾越的);同时派了十多万人前往东普鲁士支援阻击俄国的德军第8集团军(虽然因为这个增兵决定,兴登堡在东线创造了坦能堡大捷,但当时,东线并不是主要战线,或者说,西线从来是决定欧陆战争的关键)两个错误加在一起使右翼的德军减少了27.5万人,这是毛奇对施里芬计划严重的自我否定,德军胜利的关键北线实力严重缩水,而法军却凭借着本土作战的优势补充了大量部队,局势开始有利于法国。

尽管如此,德军还是艰难地在右翼不断取得胜利,他们推进到了距离巴黎仅有30英里的地方,法国政府甚至已经迁至波尔多。不过,德国人的好运似乎已经到了尽头:9月初,一支英国远征军插入到了两个德国先锋集团军的中央,这意味着,德军如果继续前进,这支英国远征军将会击破德军的背部,届时,整个右翼德军将被重创甚至粉碎;一支德国集团军被迫迅速撤退,而另一支距离巴黎已经近在咫尺的德军集团军也只能含恨向北撤退——这标志着施里芬计划的失败以及四年持久战争的开始。

第一次马恩河战役只是德军因为战略失误而失败的众多战役中的一个。整个战争的大部分时间内,德国都纠结于在东线还是西线发动进攻的问题上,虽然最后确定了主攻东线的战略,但击败俄国对德国的战略意义也不大,结束战争的关键永远是击败法国而获得西线的胜利;而德国遗憾的浪费掉了仅有的几次突破西线的机会。当俄国终于因为爆发十月革命而退出大战,德国可以腾出手来专攻西线的1918年到来时,四年战争已经流尽了德意志帝国的鲜血,德国已经无力在西线击败拥有美军支援的协约国军队了,随着米夏埃尔攻势的失败,协约国军队全面反攻开始。尽管战争结束时,战线仍在法国境内,但从敌我双方态势来说,推进至德意志第二帝国本土也只是时间问题。至此,德国战败,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公平地讲,德军在整个大战期间展现出了高超的战争技巧,以一己之力对抗数个欧洲列强体现了德国强大的实力,这是毋庸置疑的,德意志军队是欧洲技战术水平最高的武装力量。而为了弥补自己在战争中的损失,协约国给予德国报复性的制裁也为下一场大战埋下了伏笔。协约国盟军最高指挥官福熙对《凡尔赛和约》的签订评价道:“这不是和平,这只是二十年的休战!”法军将领曼京也对于和约的签订而感叹:“不!我们必须攻入德国的心脏,停战协议应该在那里签署。德国人不会承认他们失败了,不能那样结束战争。法国,将为此付出代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