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复老山战役“牺牲”旗手31年后被发现仍健在

收复老山战役“牺牲”旗手31年后被发现仍健在

在31年前收复老山的战斗中,身负重伤的班长罗仕忠智勇歼敌,冲锋陷阵,第一个冲上老山主峰,把军旗插在高地上。由于主峰土层薄,碎石弹片满地,加之他受伤和体力几乎耗尽,旗杆无法插深插稳。为了不让军旗因为自己的奄奄一息而倒下,他奋力用身体把旗杆撑起……

在31年前收复老山的战斗中,一位负伤的战士冲上制高点——老山主峰后,用身体把旗杆撑起,使军旗在他失去知觉的情况下依然高高飘扬……跟随主攻部队的一位新闻干事远距离抓拍了这一场景(上图)。之后,多位画家以这幅照片为题材,创作了《八一军旗永向前》的画作,生动展示了勇士浴血奋战、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并注上“插旗的战士,在那一刻其实已经牺牲”的话语。笔者也深信,当年一起参战的那位战友已牺牲。

然而,今年1月1日,笔者在贵州省瓮安县参加纪念猴场会议召开80周年系列活动,当天上午参观猴场会议会址时,与前来参观的毕节军分区原政委沈绍翔邂逅,沈绍翔拉着一位随同的参观者向笔者介绍:“这位战友就是当年作战时,最先冲上老山主峰、被人们传说已牺牲的旗手罗仕忠。”沈绍翔说,31年前他是老山主攻团七连指导员,罗仕忠是他所在连五班班长。

接受笔者采访的罗仕忠谈道,那年4月27日晚,他和战友们在冲击出发阵地待命。次日凌晨,冲锋命令一下达,官兵们冒着敌人的炮火朝老山主峰攻打,不少战友壮烈牺牲,包括他的班长。他轻伤不下火线,猛冲猛打。半个多小时后,被炸断的一棵碗口粗的大树重重地砸在他身上,一块弹片击中他的大腿。他强忍剧痛,用手拔掉腿上的弹片,把大树推开。接着,他巧妙地绕过雷场,在火箭筒手牺牲之后,用火箭筒摧毁敌一个火力点,伤敌2人(后被抓获),为右侧攻击分队打开了通路。

就在冲锋途中,罗仕忠接到自己被组织批准火线入党、由副班长提升为班长的消息。他热血沸腾,在全班伤亡很大的情况下孤胆作战,边打边冲,第一个冲上老山主峰,把军旗插在高地上。由于主峰土层薄,碎石弹片满地,加之他受伤和体力几乎耗尽,旗杆无法插深插稳。为了不让军旗因为自己的奄奄一息而倒下,他奋力用身体把旗杆撑起……七班战士何天华随后从西面冲了上来。

战斗结束,身负重伤的罗仕忠被送到后方医院治疗。出院那天,他在笔记本上写道:硝烟将散去,但当先锋、打头阵的风骨不能缺,必须事事走在前头!

1986年2月,伤处不时有些酸痛的罗仕忠就要退伍了,有些战友见他身上落下多处伤疤,就劝导他:“你应该申请评残,不然落下的残疾今后发作时哪有钱治?”憨厚的罗仕忠回答:“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我咋好意思向组织提要求?为祖国而负伤,不评残我也无怨无悔!”

荣立二等战功的罗仕忠愉快退伍,回到家乡没向政府提出任何要求,也没有给别人说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时自己第一个冲上老山主峰。他被安置到瓮安县磷化公司上班后,工作积极主动,吃苦耐劳,连年被公司评为先进工作者。2002年,公司实行改制,动员大家内退。看到员工们在动员大会上无人愿意内退,罗仕忠第一个站起来自告奋勇退出,并协助领导做好大家的思想工作,使公司顺利完成改制任务,公司从而获得了新的生机。

罗仕忠家上有老、下有小,每月仅有几百元的内退工资,生活常常捉襟见肘。后来,他自己动手建起了养猪场,收入刚有所增加,当地却流行猪瘟,一下亏损了5万余元。祸不单行,妻子病故,创业失败,这位在战场上流血不流泪的硬汉难过得泪水直流。但他面对困难不低头,借钱把考入兴义师范学院的儿子送去上学后外出打工。罗仕忠战时落下的伤,经常疼得他直不起腰来。等到儿子大学毕业后,他又回到老家猴场。去年国庆节长假,在贵阳打工的儿子回老家时,看到父亲体质每况愈下,一头白发,走路腰弯,购买廉租房后还欠下4万多元的债,难过得低头哭泣。

“儿子,哭有啥用,要是哭能解决问题,我陪你哭。”罗仕忠笑着开导儿子,“只要你好好打工,我做好小本生意,两年后就能还清欠的账,到时给你娶媳妇哈!”看到老爸那么乐观,儿子破涕为笑。

有人曾劝罗仕忠凭着战功,找政府解决一下困难,但他坚决回绝:“我每月都有几百元的参战补助金,治病有医保,应该感谢党和政府,怎能拿打几天仗作资本,给政府再添麻烦呢?”

本帖转自腾讯 http://news.qq.com/a/20150315/026954.htm 本帖原地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