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孟源博士:亜洲投資銀行,德法韓澳,下一個會是誰?

四個月前我寫《亜洲投資銀行正式簽約》時,AIIB(亜洲投資銀行)還只有21個創始國。當然AIIB離正式創立還有一段時間,要成為創始會員國的申請截止日其實是本月底,所以這段日子裡又有好幾個新加入的會員。我在前文提到的缺席國家,如印尼、中亞的斯坦們等後來都到齊了,香港自然也來捧場。紐西蘭是個驚喜,但我原本覺得最給面子的是沙烏地,結果今天(2015年三月12日)消息傳出,英國宣布正式加入!雖然這個部落格的讀者應該能了解英國背後的考量,但是他如此公開地拆美國的台,還是讓人多少有些吃驚;美國自己也是義憤填膺,由國務院出來破口大罵,稱AIIB是中共的“外交工具”(“Instrument of Foreign Policy”)。美國人自然是沒有提起1956年命令IMF對英國撤銷貸款的事(參見前文《美國的歐洲戰略史》),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選擇性健忘症。

英國倒也不是記恨59年前的仇;他會這樣出人意外地為中共站台,有大原因也有小原因;兩者我以前都討論過。近因是金融和經濟利益:中國在歐洲需要這兩方面的合作對象,而裡面有很大的商業甜頭,尤其是貨幣的海外交易。倫敦在1950年代成為美元和美元債卷在歐洲交易的中心(這叫做Eurodollar;因為交易不經過美國本土,所以不必接受Federal Reserve的監控),此後半個世紀因此而獲利上萬億美元。現在人民幣興起,眼看著未來半個世紀的生意至少和以前的美元相當,倫敦的金融界自然垂涎欲滴。英國已經去工業化了,金融業是頭號產業,其對政府政策的影響力也是極大的。所以有機會加強與中共在金融方面的合作,當然是值得仔細考慮。

不過英國的政界向來老謀深算,若說他們會單為商業利益而頂撞霸主,卻又太小看他們了。我在《美國的歐洲戰略史》裡已經提過,英國和後來的美國都奉行大陸均衡政略(Continental Balance of Power),亦即分化主要勢力集團,然後拉遠打近。以往歐洲是較近的主要勢力集團,所以英國拉美國來佔歐洲大陸的便宜;現在更遠的中國興起了,英國可以拉他來佔整個西方世界的便宜。就像過去60年當美國在歐洲的代理人一樣,英國覺得現在可以改當中共在整個歐美西方集團的代理人;所以我覺得未來中英的合作前途不可限量。

那麼英國加入AIIB後,是否對德法有示範作用呢?這當然是有的,但是默克爾可能對美國有特定的承諾(參見前文《美國的歐洲代理人板塊重整》),那麼就不能在本月底前加入,必須等一段日子。法國力量衰微,應該會以德國馬首是瞻,可能也要等等。值得觀察的是韓國和澳洲兩個被美國針對性地阻止的國家:韓國剛剛表態暗示會拒絕美國部署THAAD反導系統(參見前文《中共再次成功進行陸基反導試驗》),那麼加入AIIB只是時間問題;不過亞洲人比較尊重面子,所以馬上給美國打臉的機率不大。澳洲比較不在乎客氣上的考慮,但是它的首相頭腦不太靈光,這類事一般由外相來垂簾聽政,而這個外相是有名的美國粉絲,所以也有人為的阻礙,不能斷言短期決策的方向和時程。但是總體來說,美國想要繼續獨霸世界的美夢,在2015年就已經出現了大裂痕;到中共真正準備出鞘的2025年至2030年時段,恐怕只剩下台灣還在抱它的大腿了。

(本文為轉載。原標題:再談AIIB

作者簡介:長於台南,清華大學物理系畢業,哈佛大學物理硕士及博士,後轉往金融界,歷任巴黎银行研究主管,瑞士聯合银行经理,瑞士信托经理,现已退休。業餘興趣在於研究經濟,軍事和歷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