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托乌邦的自纠

在烟波浩渺的大海上,有一个大群岛——韧雷群岛。群岛中有大岛叫做托乌邦,托乌邦是一个古老的邦城,生存着一个古老的民族瓦峡族。托乌邦和瓦峡族并不强大,屡屡被外岛入侵掠夺,一直到瓦峡族优秀子孙成立一个共济会,才领导着瓦峡族邦民赶走外岛侵略势力,逐步建成了一个小康的邦城。
托乌邦不太大,邦城面积不到一千平方公里,邦民人口不到十四万。托乌邦的行政体系只有两级,中央政府枢密院和城镇政府行政所。托乌邦的共济会选举出自己的长老院,长老院又选举出自己的主席团。共济会通过长老院管理领导着托乌邦枢密院,通过各级共济会组织管理领导着城镇行政所。
共济会长老院主席团有一个极具威望的老人顿巴斯,他曾数度领导托乌邦邦民渡过艰难险阻走向了富强。顿巴斯老了,他对邦民说,“我不能再为大家服务了,我希望你们选举金斯基为我的接班人,让他带领你们前进”。
共济会和邦民们遵从了顿巴斯老人的愿望,选举金斯基为托乌邦的首脑,共济会长老院主席团主席、枢密院院长,又遵从顿巴斯老人的愿望,推举了金斯基的接班人陶伯格。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托乌邦更加强大了,而顿巴斯老人却无可奈何的逝去。而随着城邦的财富越来越多,有一些掌管着枢密院、城镇行政所权力共济会会员开始逐渐发生了贪腐现象。
若干年后,陶伯格接替金斯基成为了托乌邦的首脑。又过了若干年,陶伯格的任期过半,如何选择陶伯格的接班人又成为托乌邦和共济会的大事。陶伯格希望选择一个城镇行政所的所长克里接班,而共济会长老院主席团成员、枢密院公安委员康巴斯则希望选择前某城镇行政所所长、现任枢密院商业省省督西莱利接班。
为此,根据共济会的章程,共济会在一个叫白塔河的海边小镇组织了“接班人评议大会”。在任的长老院成员,已经退位的前长老院主席团成员、前枢密院的主要官员等,数百人参加了这次评议会。评议会中,西莱利遭到了与会人员的非议,认为他骄横跋扈,手脚也好像不太干净。无奈之间,康巴斯提出让另一位城镇行政所所长平可夫接班。平可夫是一位不声不响闷头干活的所长,口碑很好,得到长老院和主席团前后几任成员的首肯。陶伯格为了维护共济会的团结和托乌邦的稳定,也极力推举平可夫接班。
平可夫最终被确认为陶伯格的接班人,西莱利也进入了长老院,并下放兼任一个重要的城镇的行政所所长。
一切看似平静,但西莱利并不满足自己的“待遇”,康巴斯也不满意自己的提议遭到否定。于是,康巴斯、共济会及枢密院的民兵委员蔡钦斯基和西莱利密谋,推举西莱利进入下一届长老院主席团的最高层,再设法孤立和推翻平可夫,最终让西莱利成为长老院主席团主席、枢密院院长。
为此,康巴斯拉拢陶伯格的军师、枢密院中书省省督华西列夫,并利用掌握华西列夫的隐私进行敲诈,终于把华西列夫拉入自己的阵营。康巴斯指示华西列夫利用手中的权利拉拢其他长老院成员和各行政所高官,共同推举西莱利上位。
同时,西莱利也开始在管辖的城镇里大造声势,清扫流氓地痞,邦民们大跳广场舞,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打造出西莱利潇洒阳光、睿智亲民的形象。
陶伯格的任期接近了尾声,因为一件西莱利家庭内部的“小事”,西莱利的亲信、镇公安委员立陶宛与西莱利发生矛盾。立陶宛自知掌握了西莱利太多的秘密,可能性命不保,就试图潜逃岛外,最终被枢密院锦衣省的警探抓获。
至此,西莱利的阴谋曝光,陶伯格迅速拿下了西莱利。平可夫当选了共济会长老院主席团主席、枢密院院长之后,又拿下了阴谋家兼巨贪前共济会长老院主席团成员、枢密院公安委员康巴斯、共济会和枢密院前民兵委员蔡钦斯基、枢密院中书省省督华西列夫。
故事情节看似惊心动魄,大位之斗看似“团体”之争,但那只是表象。接位大战的起点在哪里呢?反映出的本质又是什么呢?
起点就是共济会长老院的“接班人评议会”。正是这次会议,打乱了康巴斯、西莱利接班的计划,迫使康巴斯、蔡钦斯基和西莱利不惜铤而走险,最终走向了坟墓。可以说,长老院的这次评议会,是长老院成员责任感、正义感的爆发,是共济会载入史册的成功自纠。
其实,共济会的“自纠”运动一直追随着共济会前进的脚步,这种内部的“自纠”运动,是共济会的“自赎、自救”,也已经成为了共济会的“历史的自觉”。从共济会诞生那一天起,不论是因为自身“服务于托乌邦瓦峡族邦民”宗旨的内部动力,还是外忧内患和邦民们殷切期望的外部压力,共济会的“自纠”运动在不断地进行着、调整着。“自纠”运动,伴随在共济会自身发展和成长的历史过程中,也引领着托乌邦和瓦峡族邦民逐步走向国富民强,让托乌邦屹立于韧雷群岛的中央,众目敬仰。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