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是否应将“国家安全法”适用于香港,上月在香港引发争论。最早提出将“国安法”引入香港的是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他在两会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的专访,详细讲述了他对这一问题的最新看法。

环球时报:您曾建议,由于《基本法》第23条迟迟未能在香港立法,中央政府可以考虑把“国家安全法”写入《基本法》附件引入香港。这一说法在香港引发争议。对此,您怎么看?

吴秋北:去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反间谍法》,同时废止了《国家安全法》,新的“国家安全法”目前正在立法阶段。我去年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参与“国安法”修订的时候就在想,香港至今仍未就《基本法》23条立法,是不是应该趁国家修订新“国安法”,也在香港引入“国安法”,以填补这一段时期的真空呢?所以我就提出了这个建议。

有人认为“国安法”不适合引入香港,我不同意。国家安全是全国性的,怎能说是香港特区自治范围的事务呢?事实上,《基本法》18条表明,特区政府与人大基本法委员会商量后,可以把全国性法律纳入《基本法》附件三。这方面也有过先例,如《国旗法》。

环球时报:为何香港需要“国安法”?

吴秋北:一直以来,香港并没有公开的“港独”活动。但过去两三年,社会上开始出现一些“港独”的苗头,甚至有具体的行动纲领,如带着“龙狮旗”上街游行、大学的学生刊物刊登“港独”文章,以及有些政党与“港独”组织互相呼应等。这些行为虽得不到大多数香港市民的认同,但如果社会对这种颜色革命没有任何防范措施,后果会相当危险。政府有责任采取预防措施。去年下半年发生的“占领运动”,是外部势力介入香港事务的一个有力的例子。“占领”期间,无论是资金还是物资,明显都有外国的影子,尤其是《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捐款的资金来源,特别值得社会多加关注。

环球时报:香港反对派声称就《基本法》23条立法后,会限制港人的自由,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吴秋北:澳门早在几年前就已经23条立法,但到目前为止,我们都看不到澳门市民的自由有任何减少,也没有人因为23条而被冤枉或者拘捕,这正好说明了23条并不是件可怕的事物。

普通市民不会害怕警察,他知道警察是保护他的。只有小偷才会怕警察,因为警察会捉他。同样道理,23条只针对分裂国家的行为,旨在保护国民安全,保障民众生命财产,并不影响普通百姓的正常生活。除非有人要危害国家安全、想分裂国家,否则不用怕。反对派“身有屎”,他们才妖魔化23条,意图令一些不明所以的市民感到恐惧。

环球时报:您会在两会上提出相关建议吗?

吴秋北:人大提建议的方式有很多种,如有30位人大代表联署就可以形成一个议案。另外也可通过代表团的形式提交议案。我正寻找30名人大代表联署向人大提出有关建议,但由于新“国安法”仍未有具体的内容,所以我不一定要用提议形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一定会在两会期间提出我的看法。至于“国安法”如何引入香港,要怎样做,以及由谁执行等问题,我觉得社会可以再讨论。[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 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