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鬼子的三八枪,是从儿时看抗战电影开始了解的,那时候对三八枪的名字还很陌生,在我们的说法里一直认为长的步枪统称大杆枪。

以前的几部帖子里,我对各种大杆枪的事,也一带而过,今天我就详细说说,我们那里我见过、玩过、修复过的几种大杆枪和它们有关系的故事。废品站里的大杆枪,基本上就是,三八式、九九式,步枪和骑枪。偶尔也会见到中正式、和苏联的莫辛纳甘弹夹部位看着很像。那时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的枪都没有枪托、枪栓和那个著名的三八大盖的盖子。没有枪托可以理解为收废铁,木头不算铁。都得拆除才符合收购的条件,但是枪栓也是铁的,为啥枪栓见不到呢?朋友们有知道的,请告知我一下一起分享(我们这的老人说,缴获时携带不方便只把枪栓带走了)。有的枪一看外观就是地埋很久。同样的年代,有的看外观腐烂的结果也不同,有老人回忆说当年鬼子被苏联红军赶走了,枪支弹药零落的哪里都有,老百姓不敢捡怕鬼子再回来找后账那是要人命的。过了几天有胆大的就把刺刀,和军刀藏在家中用来防身。渐渐的这些枪刀弹药在街面上也都没了踪影。大概2个月后,解放军来了,给我们这个小镇派来了土改工作组,七八个人都是学生模样,就一把驳壳枪还没有子弹,他们来了就住在日本人放弃的兵营里,每天去街里贴告示,就是通知谁家有枪支弹药等军火,马上上缴概不追究,3日后在发现就按土匪特务处理。告示贴出去后,没有人上缴怕登记后找后账,胆小的都是半夜把枪、刀、弹药扔在大街上,一时间每天早上大道上都有零散的枪支弹药,工作组就派人赶着马车去回收,3天后又被别人举报后在家里搜出枪支的被直接就给那啥了,我问老大爷那啥了?老大爷就说就是那啥了。从那以后陆续在井里、厕所、粪坑里发现被遗弃的枪支。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所处的环境不同。腐烂的严重的,应该是扔到井里,或者粪坑的结果。有的枪管是弯的,弹匣部位也有贯穿的弹痕孔洞。我认为应该是被手榴弹或炮弹爆炸造成的,因为我用铁锯锯过枪管,那钢质好的没个说。除了2毫米左右的外锈层,里面可是白生生的好钢,锯了一半就废了我三根锯条,不耐其烦把锯了一半的枪管插到压水井口给掰断了。断面金属结构密实,影视剧里用刀把三八枪砍断是不可能的。有的三八枪外观烤蓝看不到一点瘢痕,但是枪膛和枪管内却结满了铁锈,感觉是三八枪枪膛内部没有镀骆防腐处理。我见到过的三八式步枪和三八式骑枪,就是在枪管和枪托的长度上的区别。刺刀区别在三八式是可拆卸的,骑枪是不可拆卸类似53式骑枪的折叠刺锥,看着很难看。特别是带着斑驳锈蚀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当年嚣张的杀气。废品站定期往XX市的炼铁厂送废铁,由于我们这些爱玩的孩子,都把这些以前发现的和新发现的老枪,藏在废铁堆的犄角旮啦,躲过了多次的回炉厄运。每个礼拜六礼拜天都会不约而同的去那里聚堆开枪仗。每个有心人都收藏着一把品相好的在家中,我也有一把外表九成新樱花、三八式的符号枪号齐全清晰。退壳挺、扳机,弹仓、托弹板、和枪木托连接板齐全,而且活动自如,唯一是标尺没有了(这些枪的标尺都没有)拿回家我还特意用机油好好地擦了一遍,并把枪口和弹膛涂油后塞上纸后用蜡封上。

据老人说我们那里,北山上小鬼子和苏联红军,有过一次激烈的战斗。解放后老百姓去那里捡过废铜烂铁,三八枪弹壳材质是黄铜的,那里存量很大,都拿搂草的耙子在草地上搂,搂成堆后装麻袋,用马车、驴车往收购站送。我一同学说他爷爷说:他家盖房子的大坑(山东、河北跑关东时来的人,来到东北盖房子,就是选好一块地,上山伐木头建成框架、房架。墙是7-8厘米直径的小杆,排成的每个小杆之间留有一定的距离,然后就在附近挖坑取黄土,地表是肥沃的黑土地,深度1米5左右以下,就是黄粘土。把1米多长的蒿草和黄土加水混合在一起,编成草辫子在小杆之间盘成8字一层一层摞上去,直到屋面,然后在把用铡刀,把草切成两寸长的段和黄泥混合后,抹到内外墙面上。房子盖成了,就近取土就会形成一个大坑。)就是就是用黄铜炮弹壳子填满的,里面还有枪刀等物品,听说里面还有枪。听到这个消息,我宁愿信其有。和他一起约了几个好信儿的同学,在礼拜天各自从家里带着铁锹,去他家附近等候。等他爷爷出去卖菜,挑着担子走了,我们就一起在他家院子他指定的那块洼地,换着班挖了起来。别说,在1米多时还真挖出来东西,圆圆的像咱们用的二分钱大小的石头,青褐色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后来知道是日本人衣服扣子,外面是布里面包的,就是这种小石头。)还挖出几个满洲国的硬币好像是红铜的,大家一人分了几个。继续挖,又挖出来几只破翻毛皮鞋,都糟烂了,拿锹一通底就掉了。这个鞋的底与众不同,我还记得是纯牛皮好几层摞在一起,鞋跟更厚。在鞋掌上有规则的锚着铁钉,这就是小说里传说的铁钉大皮鞋,这要是踩谁一脚可是够狠的。现在想想我军那时穿的布鞋,和这皮鞋对踢肯定是要吃亏的。接着挖下去不断有东西出土,三八枪子弹零星的出现了,黄铜也酥了一掰就断,枪药倒在一起,用火柴点了还和正常的发射药一样缓缓燃烧。就有一个白铜的三八枪弹头,可是个少见的好东西。后来我把它内部的铅加热融化,再把威好环的铁丝插入,冷却后就是一个漂亮的胸坠,附加功能就是钓鱼时没了鱼坠,可以拿它应急。我那个坠就是应急时挂住丢失的。一直没有大的收获,接着再挖都累了挖不动了,坐在不规则的2米乘3米宽深浅不一的坑边,真是有点泄气了。最悲催的事发生了,他爷爷回来把我们堵在院子里了,老爷子60多岁身体很棒,劈材、挑水种地是好手,在他的恐吓下,大家一致坦白这事是我的主意,于是每人屁屁挨一脚,我挨了3脚。不是闹着玩真踢啊!嘴里还说,替我们爹教育我们。然后命令我们又把坑填上,排着队在上面踩,最后老爷子检查同意了,才放我们走。后来听别的老人说,这老爷子给日本鬼子赶过马车,运送过物资。在他家里我还看见了日本人用的茶杯三角形的,还有满洲国的教科书。后来回去想再去看看还有没有了,发现老房子没有了动迁了,也不知道新建的楼房,挖基础挖没挖出来黄铜的炮弹壳。

在北山附近的耕地里,有很多都是铁壳的,烂的半截的 ,插在五发弹片上的子弹,看口径应该是7.62或以上的。但是现在看资料好像日式步机枪都没有铁壳的,可能是苏式也不得知。每年翻地都会发现以前遗留的子弹、炮弹。每年开春农耕翻地,我都在礼拜六、礼拜天学校放假时,去北山附近的耕地巡查,看看能不能翻出枪和枪栓来。最幸福一次是,五花犁翻出来成箱的明晃晃的三八枪6.5弹。处理方法都是就近挖个小坑,底下铺上木半子和引火的小劈柴。然后把整箱的三八枪的6.5弹放在上面,压上大石块点着火烧。人都跑的远远地,不久就会劈劈啪啪的响个不停,等晚上收工时火炭都凉了,在把引爆了的弹壳和没崩飞的弹头收起来卖给废品收购站(没响的枪弹、炮弹收购站不收),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我帮着搬石头点火的收获,就是揣在兜里的20多发子弹,揣多了人家不干。

枪栓、枪栓?哪里能找到枪栓啊?那一阶段我就像失了魂似的寻找着三八枪的枪栓。枪栓可是真不好找啊,不能总在枪栓上纠结了,我一边发动着群众寻找着枪栓,一边开始了三八枪的复原工作。从制作枪托开始,听老人说以前的枪托都是一种叫水曲柳的木材制做的。可是到哪里能找到这种木材呢?我们家乡出门2000米就是山,连续几天上山寻找,也没见到老人说的那种木材。退而求其次,费了好大劲锯了一段黑桦木回来。但是木匠的儿子----我的同学,对我说不行,湿的木头啥也做不了,得风干了才能做家具,否则做完了变形开裂。真是隔行如隔山,听从他的劝导,放弃了这段费了我好大力气,才整回来的木头轱辘,这要是等它风干还不得一年以后啊。繁忙紧张的修复从此开始了。。。。。。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