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时光飞逝,“1910”在我的手中把玩的都有了亮光,无奈对制式手枪缺乏了解,那年代也没有关于枪的书籍。每天放学后我都把它拿在手里,细细的把玩琢磨。看着它身上的凹凸和孔洞,心乱不已。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晚上做梦都是见到了崭新的“1910”在我的手中被我拆开的情景。一切内涵尽在眼中,每到关键时刻却突然惊醒。醒来却苦思冥想还是没有修复的思路。

唉!还是信马由缰另辟蹊径吧,拿出我以往对待难关的办法,从简入繁、步步为营、逐部突破、先天不足后天弥补的原则。说干就动手,拿51式手冲弹放在套筒弹巢内试一试。不行,太小,抓弹钩抓不住。当时还想这么小的枪,子弹咋这么粗?(后来看铁血军网里介绍“1910”花口撸子的文章里,说是7.65口径。但是在我心的回忆里,我感觉有点像用9毫米的子弹的枪) 换56步机弹试一试,嗯 ,正好抓弹钩牢牢地扣住了子弹底缘。看到这个情况,我心里一乐,一个思路在脑海里顿时浮现。直接用56步机弹,这回好,连枪管都省下不用考虑了。枪管的问题、子弹的问题都解决了。下一步就是解决套筒和底座如何固定在一起的问题了。翻出我抽匣里的破铜烂铁,用联想法把这些和“1910”联想了一遍。终于有了发现,用自行车链节拆开,继续分解成单片,用M4螺丝杆把单片链节的半片,固定在1910底座原保险钮的那个孔里。链节上部打磨成一凸起,正好卡在套筒的保险缺口里,这样就解决了上下部连接的问题。接下来需要解决击发机的问题了。弹簧是个问题,找遍我的所有备品库(废铜烂铁堆)也没有找到适合的弹簧。不是粗就是细,唯一能对上直径的就是圆珠笔里的弹簧,但还是太短不够长,簧力也不够。那些日子学习也没心思了,满脑子都是弹簧在哪里能找到的问题。实在没办法,去机修厂请教师傅,机修师傅说:可以拿油丝绳里的单股细油丝自己缠弹簧。我听后如梦初醒,要了一段细油丝回到家里。用一块木板,选一个适合弹簧内径的钢钉,钉在木板上,细油丝一端用钳子压入木板内,用钳子牵引油丝沿着木板上的钢钉旋转。说得容易做起来难,报废了8米多的油丝,才缠出来两个看着不错的弹簧。装到套筒击针槽里一拉套筒,手感不好。放开一看,弹簧压缩成原来的2分之一大小,恢复不回去了。继续请教师傅,师傅说那么小的弹簧需要绕制后热处理才能定型。我靠,哪知道一个小小的弹簧这么大说道,问师傅咋热处理啊?他回答:他也不会,他师父会。师父在哪儿呢?在广州。(那时候能搭理我这13岁的孩子的修理师傅,就是个20多岁的小徒工。老师傅总烦我去他们那添乱。记得有一次我去那里,趁他们不注意,给我的一块长方形铁板钻眼儿。那大台钻可真有劲儿,快钻透的时候抖得厉害。我没把住铁板,铁板跟着钻头一起旋转起来,像电风扇一样,吓得我也没关机自己就跑了。哈哈 哈...... 看着师傅们手忙脚乱惊慌失措地去关台钻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还好笑) 从那以后我就成了那儿的过街老鼠了。

望着为了缠弹簧被细油丝划破的手,反思着自己做弹簧的失败原因,看来按我现有的技术水平,这条路是行不通了,还是改道吧。脑海中积累的技术里,最成熟的技术,就是用自行车内带橡皮条代替弹簧了。又一个方案在脑海里浮现,冲动之下做出了一个让我后来后悔的事情:那就是把“1910”底座上底座尾部阻挡击针簧的那个后堵,用钢锯割下来了,不锯下来没办法外接动力。“1910”弹簧内藏式击针的内孔里,正好可以插入一个去掉乐钉头的4寸钢钉。钢钉尾部套一塑料护帽,自行车内带皮条一端正好勒在那里。另一端只能挂在扳机框上了。手动一拉,复位有力,用来打击56步机弹底火的力度,凭感觉也知道没问题的。就是看着样子很滑稽,土洋结合像受伤了的缠着绷带的伤兵。接下来就是阻铁、扳机部分了。用4毫米的镀锌铁丝威成一个环状。一端用板锉锉成三角形,放在底座上的用三角整形锉挫出来的三角形凹槽内。一端再威一个环状,和另一段镶入在扳机后缝隙内,与带环状铁丝扣合。第一个环用M4螺丝杆穿在“1910 ”枪把护木稳钉孔内当轴使用,扣合扳机就会释放击针。反复试验、磨合、调试终于做到运行自如了。用我认为木材中最硬的,深红色日本楠柞木做了枪把儿护木(当地从日本大量进口镀锌鱼鳞铁皮,包装箱上防护用的包装木方,12CM乘12CM,日本刺刀柄上用的也是日本楠柞木很硬、密度很高很重和金属的质量有一比。我的刺刀柄翻新都是用的这种木头) 。由于枪底座后面的原枪的握把保险部分丢失了,整个后面手掌握持的部位就是空的两道立邦。整个枪看着不协调,握在手里也咯手,就用楠柞木随着握把的形状调试着做出一个木头的,按在握把保险的位置用502胶粘上了。处理完看着顺眼多了,握着也舒服多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到了该试枪的时候了。在实弹试枪之前,我把56步机弹,弹头用钳子掰掉,把里面的发射药倒了出来,装到枪上。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已经试了,一枪就击发了。底火击发点的位置占中,击针撞击点模样也很规整,就是击针细了点。遵循以往试枪的原则,先找个试枪场。以前那个通用的小树林试枪场太远,冬天我们这里雪大封山,基本没办法上去。另外,一旦有啥情况也不方便救治。多方考虑就近选择家跟前的生产队。当时正是冬闲季节,占地两万多米的大院里,只有一个打更的五保户老大爷。以前我们去那里抓老鼠打麻雀影响他休息和看护,老大爷生气想打我们,由于他岁数大腿脚不好,所以始终追不上我们。这也是我选这里的一个原因。试枪是选用56步机弹实弹,还是减装药的56步机弹,这个选择让我很纠结。减装药试枪,可以逐步增加装药量,直到枪承受不了压力解体。测试结果详实,有利于以后的研发,安全性也高。缺点是减装药试枪检测次数多。初次就使用56步机弹原装实弹试枪,短平快成功与失败一次出结果。时不待我、心痒难挠,豁出去了赌一把,原装实弹试枪。为了防止被发现时撤离方便,在生产队大院里选了一块儿距离打更老爷子房子远的地方,正好那里堆放的都是不怕丢的,木头制作的马车。实木制作的马车辕子是方便固定枪的地方,在家里先把连接到4寸钢钉上的击针从击针槽里拉出。能考虑到把击针先退出来防止误动作击发,对我这个13岁的孩子来说也就算很稳重的了。然后把56步机弹实弹从枪套筒口,用一小铁管配合装入但低巢部位,直到抓弹钩抓住弹底缘位置为准。然后把枪别在腰带上,用外衣盖住(那时候的冬天男孩子的外衣,都是土黄色的军用棉袄,没有外罩一般都是穿的袄袖子油光铮亮的,但是也没人笑话。我总跟铁锈和机油打交道,我那棉袄更是都要看不出本色了,因为这个没少挨家里人的骂。东北的70后男孩都有过种经历吧?) 在左兜揣把羊角锤和钉子,右兜揣尼龙绳和一小把22号铁线,一溜小跑越过围墙,来到提前踩好点的马车旁。看看老爷子的打更房烟筒还冒着烟,心里顿时有了底,12点该是那老爷子睡午觉的时候了。把枪掏了出来,在马车辕子的外侧用左手按住,右手拿二寸钉子随着枪身画了一个印。然后按着印在扳机框和握把等部位对应着钉上钉子,钉完后再把枪挂到上面,用22号铁线牢牢地绑在马车辕子上,然后把尼龙绳穿过扳机框套在扳机上。最后把击针插入击针槽,后拉到定位。最后检查发现枪筒前面没有标靶,又把马车上沙箱板拿了一块,挡在了枪筒前1米处。后撤15米远,心里对自己说没问题了,开枪!手中尼龙绳一拉,意料中的枪响没有出现。我再拉,还没有反应,在拉了几次后感觉不是没击发,应该是没响。赶过去一看击针没有反应还在枪身后面露着。扳机太紧?怀着疑问,左手勾住扳机,右手拉住击针,扣动扳机,事故点找到了!虚惊一场,原来是天冷橡皮条拉开时间太长受冻后回弹力不够。马上解开绑在马车辕子上的枪,也不怕走火了,直接抱到怀里隔着个线衣,可真凉啊。那感觉拿舌头一舔就可以粘上的样子。在怀里换了好几个部位,终于感觉到,它没事了,我却凉了。说时迟那时快,现在回忆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重新处理好绑到了马车辕子上。后退拉绳,乓的一声巨响,看到一股白烟在马车辕子绑枪的地方升起。枪前面的沙箱板也应声而倒,心里无比兴奋,老枪终于在几十年后又一次轰鸣。这时候远远的又传出来接连不断的轰鸣,谁家小xx子跑这来放炮仗,着了火你家能赔的起吗?抓住削X你个小XX子等等。抬头一看由于声响太大,把打更的老爷子给引出来了,一边喊,一边一瘸一拐的往这面跑。100多米的距离,他那时速也就5麦吧,没有感觉到一点威胁。仗着年轻身子灵,拆枪收绳。看到马车辕子上的1910时我愣住了,赌输了!1910前半部分蒙上了一层硝烟散去后的白色的结晶,看着白白的枪身,身心里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总感觉它有灵感),猛然看见扳机框下翻,完了! 扳机框炸开了,懊悔、遗憾第一次知道了啥叫百感交集。一晃之间,老爷子也添乱似的跑到距我不到20米了,看到我就是一个10来岁的孩子,长得就像个豆芽菜,。我们一帮小伙伴和他斗争了这麽多年,我第一次看到他跑这么快!我满肚子怨气正没地方发泄,我恶狠狠的冲他喊,别骂了,再骂给你把牙掰下来,老爷子听了一愣,然后他就像发疯的沙皮犬狂吠着开始冲锋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高,我来不及看沙箱板的情况,用羊角锤上的羊角起下钉子,拎枪就跑。距离围墙也就10米的距离,距墙半米我就起跳,跃起后,左手枪右手锤的趴在了常年累月堆积的只剩1.2左右的砖围墙头上。拧身一翻出了大院。唉!房漏偏赶上连雨天,忙的没解下来的尼龙绳,挂在了院里的某个东西上了,灵机一动转身按住墙头砖上的尼龙绳,抡起锤子向绳子砸去。这时候老爷子也冲到了墙边,看见我抡起锤子以为我要砸他,吓得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大喊救命。嗨!把我也吓坏了,赶快砸断绳子狼狈逃窜,距家200多米的路,雪地滑再跑的急,摔了三四个大跟头,才跑回家中。损失惨重啊,棉袄也磨破了,鞋里也进了雪,手也搁破了,啵了盖也很疼。但是也没撒手,啥也没丢。不顾身上的疼痛审视我的1910,唉! 扳机框下翻,56步机弹的铜包钢的弹壳开的花从里面开了出来。心凉了下来,也很后怕,这要是在手里响了,食指就得少半截了。几天后,小伙伴听到生产队里传出来的一个神秘的事情,有一个淘气的孩子,去生产队那里用大炮仗,要把马车辕子炸断破坏农机具。由于老爷子舍命保护,没有得逞。生产队长听了也没当回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我的1910受了重伤,分解开枪身,把扳机框废了很大的劲,才恢复到原来的模样。但是断开的接缝无法愈合,用502胶粘也不行。打两枪减装药的56步机弹就得振开,忍不住用两块木方抠出巢把枪底座镶到里面,只露出裂缝。去农机修理部要求焊接,师傅说件太小电焊焊不了,得用气焊,用气焊得把易燃的木制品拆除,完了没戏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一个同学的亲属单位有气焊,经过一番周折终于焊上了。焊完了,外面的焊口好办,拿各种整形锉,一点一点的修复。因为断开的是扳机框正上方,枪管连接处下方,里面成凹兜型,锉、锯条都没法招力,看着麻麻咧咧的,心里总惦记是个事,暂时没有加工办法只能搁置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每次只能打一发,装弹那么费劲,还得组装减装药的56步机弹、看着勒着红色内带橡皮条的1910,我已经感觉到内心的不满足了。该到了升级的时候了,就在我有了这个念头后,我就义无反顾的,把橡皮套、击针上的钉子、上下链接的固定片、螺丝杆,统统拆下来,扔到备品堆里。我要给他升级。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我把他带到学校,唯一的一次带到学校,就被班主任老师没收了。经过是这个样子的:我一好哥们,要看看我就递给他了,就在他把玩的正入迷的时候,被巡查的班主任老师给发现没收了。我们去讨要了好几回都没有得逞。梦里牵肠挂肚,欲哭无泪。大概是1年以后,男班主任换成一个女老师。经过我和我那哥们的软磨硬泡,1910终于又回到我的身边。随着岁月的累积,我对枪支的见解和手上的钳工技术也在增长。同时间段我又幸运的遇到,枪牌、和国造的杂牌撸子等。触类旁通,并案处理。终于发现了1910 上套筒的凹槽和底座上各个孔洞的秘密。用橡皮泥,和柔软的白松木废寝忘食的磋磨,探讨到了各个部件具体的尺寸。我认为,这就是反向逆推理吧?破解了1910的核心秘密,对他进行升级改造,理论上就是比较容易的事情了。但是忘不了,制作枪管时,骑着自行车到无人的小树林,把自行车绑到树上,再把小台钳子卡到自行车大梁上,把一段精选的三八枪枪管,从整体两厘米粗,挫到局部一厘米粗,在上面还得挫出连接底座的凸起,控制小口径弹底击发点,枪管的偏移修正,抓弹钩的改造、烤蓝时手上烫的大泡等等劳心劳力的过程。一双幼稚的小手就这样,变成了伤痕累累(左手上的伤都是右手干的)老茧纵横的工人师傅的手。功夫不负有心人,发射5.6毫米口径的1910花口撸子自动手枪修复成型了。

终于在某一年的某一天他离我而去,去到一个他必须去的地方。从此,永失我爱。17岁的孩子第一次体会到了心痛的感觉,我原以为心痛,就是爱情故事里比喻心情的一个名词。但是失去了1910,我一想到他,我的心真的会痛,真真正正的感觉到针扎般的刺痛。此文送给我永远失去的1910,和70后同样痴迷于枪械的朋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