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少年传奇:湘乡将帅丛生地 为将军梦逃婚出走

这年岁末年关,小镇热闹起来,陈家儿子娶亲的消息不胫而走。一大早,陈家屋场就打扫一清,喜庆的对联和喜字贴在门窗上,红光耀眼。两只大灯笼在微风里摇晃,一挂挂鞭炮从树梢垂到地上。请帖已派人送出去,母亲彭学娴又挨家挨户告诉了一遍。陈家还特为拿出几斗米,周济逃荒的饥民。

婚礼就要开始,却不见新郎的人影。父亲陈绍纯急忙朝横堂屋里尖着嗓子喊:“庶康!庶康!”(注:陈赓本名陈庶康)早晨,他看见庶康在爷爷房里。

新娘被母亲扶到正房就座。母亲不住打量着新媳妇粉白的脸,瞅瞅她不大的脚,并焦急地伸长脖子朝院里张望。

等待着看热闹的青年们不停地问:“大叔,新郎怎么还不露面?”

父亲支支吾吾地应付着,在厨房里悄悄对过来帮忙的弟弟陈碧纯说:“他可能拧着性子又上学去了,你快上学堂把他找回来!”

晚霞的残晖从敞开的门口墙头照进来。凑热闹的人们看看再等也无甚兴趣,便纷纷告辞了。父亲脸上火烧火燎,喉头阵阵发紧,几次想发作,都咽了下去。

陈碧纯一头大汗地从学堂跑回来,还没站稳,就叫起来:“糟了,庶康跑啦!”

父亲惊讶地“啊”了一声,眼珠都鼓了出来:“他跑哪儿去啦?”

“我问过他们先生,他跟先生说他走了,再也不回家了!”

“庶康呢?”“他是不是跑啦?”

弥留之际的爷爷喊了一声。声音很响,似乎把身上剩下的所有力气都放在这喊声上了。

“爹,你放心,我就是找遍湘乡,也要把他揪回来!”

“你不要去!”爷爷喊住了父亲。“不要去找啦。他是个心存大志的孩子,要走,绝不是十里八里,你是找不到的……”

在陈家屋场,最了解少年陈赓心思的,不是父亲,而是爷爷。人们都说这叫隔代相传。

陈赓的爷爷陈益怀,也是个传奇人物,幼时家境贫寒,他喜爱武术,自幼坚持练功。带着一身武艺投入湘军。开始当火头军,以后转为作战的士兵。因常年练武,陈益怀臂力过人,站在三张叠起的桌子上面,能用牙齿叼起四只叠在一起装满了水的木桶离地。陈益怀有一套旋风刀法,舞起来如同旋风,水泼不进。靠着这套刀法,陈益怀英勇善战,屡立战功,得到了上司的赏识,从行伍逐步递升,退伍时诰授补用副将从二品。

湘江一带是将帅丛生之地,湘军头目曾国藩即是湘乡人士,更有黄兴、蔡锷诸将;这里也不乏维新之人,诸如梁启超、谭嗣同等。于是,在陈赓幼小的心灵里,耸起两座高山:一座是爷爷,另一座是黄兴。他们是他心中的英雄豪杰。爷爷给了他尚武精神,黄兴则使他有了忧国忧民的朦胧意识。

他常常做着当大将军的梦,幻想着像黄兴那样,骑着高头大马冲出去。02

亲缘传奇:大舅哥和妹夫 两位解放军大将

陈赓逃婚出走,准备投军的计划,他只通过家里的放牛娃卢冬生(注:日后也参加革命,曾任陈赓副官,参加南昌起义,长征途中担任军团师长,屡建奇功。1945年12月14日任松江军区司令员,被苏军士兵枪击殉职)告诉的另一个人,就是他妹妹陈秋葵。因为妹妹有个“情郎”叫谭世名,也是个有志青年。而这个谭世名不是别人,正是日后威震四方的大将谭政。

谭家与陈家乃是至交,谭世名上私塾时在陈家寄宿三年,期间受陈赓影响,也有报考东山高等小学堂的愿望,无奈父亲一次次拒绝。为了拴住儿子的心,父亲决定为儿子找个媳妇。他相中了二都柳树铺好友陈绍纯的四女儿秋葵。他哪里知道,儿子谭世名在陈家寄宿三年,与秋葵姑娘两小无猜,互生恋意,早就好上了。父亲不让自己上学堂,谭世名就写信给秋葵诉说自己的心情。而秋葵便让小弟给世名捎信安慰。

谭、陈两家门户相当,又是世交,因此时间不长,谭世名就和秋葵订了婚。父亲也终于答应让世名去考东山学堂,但是有一个先决条件:世名必须先和秋葵完婚。婚后,谭世名入东山学堂学习。毕业后,他很想继续升学读书,但因家境日绌,加之父亲的反对,未能如愿。他依照父亲的愿望,接受聘请,在楠竹山七星桥初小当了一名教师。

谭世名在东山高小读书期间,陈赓已投身军营。他多次写信给谭世名,鼓励他要投入火热的革命斗争。谭世名与妻子秋葵商量后,给陈赓写了信,表达了自己迫切的心愿,询问黄埔军校下几期招生的时间和地点。

1927年2月,一封从武汉寄出的满载深情、情系人生的珍贵信件,到了湘乡楠竹山村。这是在武汉的陈赓写给妹夫谭世名和四妹秋葵的信。谭世名的机会终于等来了。

谭世名离开故土,便改了名字叫谭政。1927年春,在国民革命军第四方面军特务营营部,谭政见到了陈赓。谭政一入伍,便被编入了国民革命军第四方面军特务营第二连,任上士文书。不久,营指导员设立办公所,谭政因有文化升任营指导员办公所的准尉书记官。

就在谭政发出家信不久,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发动反革命政变,全国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于是,谭政非常理智地与家人中断了联系。父亲谭润区与母亲挂念长子,忧心如焚。秋葵更挂念丈夫,回娘家打听,连赓哥也杳无音信。

不久,秋葵病倒了,一病不起。临去世前,她还一直默默呼唤丈夫的名字。家中发生的一切,远在千里之外的谭政并不晓得。

后来,谭政参加了秋收起义,并成为毛泽东的首任秘书。毛泽东与陈赓的父亲陈绍纯也熟,有一天与谭政谈到他的岳父陈绍纯,说他是个对社会、对革命有贡献的人。1927年上半年,毛泽东在湖南家乡搞农民运动考察时也到过湘乡。陈绍纯和毛泽东谈得很痛快,他对毛泽东说:我把大儿子陈赓放出去了,二儿子、三儿子也去搞革命了,这不,女婿谭世名近日也去汉口投奔国民革命军了。可惜女儿、女婿这次离别竟成永诀……

1935年6月,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双方交流干部,红一师撤销编制,原红一师政治部主任谭政调任红一军团政治部组织部长。10月,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完成长征战略任务。这时,毛泽东又决定重建红一师,特意点将陈赓任师长,谭政兼任师政治部主任,有意让两位童年挚友、革命伙伴搭档,重温亲情、友情、乡情。这是谭陈两位姻兄弟第一次正式搭档,也是唯一一次搭档,毛泽东称之为“珠联璧合”,堪称军史佳话。其间,谭政从陈赓处得知陈秋葵已经病逝,哀痛不已。经陈赓劝慰,谭政后和王长德结婚。03

入党传奇:买报结识何叔衡 听课喜见毛泽东

1921年秋天,陈赓随曾君聘来到长沙,脱下湘军服,穿上铁路制服,在铁路局当了办事员。有时在站台上打打旗,有时在局里做些报表统计,每月60元薪水,等于湘军一等兵军饷的10倍,这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是个相当阔气的差事。

1921年6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发出了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通知。湖南的毛泽东和何叔衡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结束以后,毛泽东和何叔衡先后回到湖南,着手建立湖南的党组织。同年10月,创建了中共湖南支部。为了传播马列主义,培养革命干部,毛泽东等人在建立中共湘区委员会的同时,利用船山学社的社址和经费,创办了湖南自修大学。随后,自修大学还附设了补习学校,吸收文化程度较低的进步青年入学。贡院东街新开了一家文化书社,陈赓每到周末,就去书社转转,看有什么新到的书。

这天,他买了一本新出的《向导》,刚付了钱,就听到耳边有人轻轻建议:“买两份《通俗报》吧!”

陈赓转过脸一看,说话的人四五十岁,留着八字胡,头发不多,戴着一副圆边眼镜,穿着长衫,猛一看,完全是个秀才模样。陈赓觉得这人眼熟,只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陈赓接过报纸,看了一下栏目,便发现那人说的果然不假,不但报纸内容变了,连版式也新颖吸引人。他欣喜地付了钱,买下两份。陈赓刚要出门,突然想起什么,又回过头来问:“先生莫不是毛润之?”

润之是毛泽东的字。陈赓记得某报的一篇文章:《发起文化书社缘起》,就是毛润之写的。陈赓很想结识这位毛先生。

可眼前的人却捋着一把胡子说:“他没有我这么老,也没有我这一副眼镜。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有些问题弄不懂,想向他请教……”

长胡子注意地倾听着,扶了扶眼镜,问了陈赓的姓名和简况后,告诉他:“你可以到小吴门外清水塘去找他。他最近开办了一所自修大学,不少有志青年都在那里听讲。”

“我还忘了请教先生尊姓大名?”

“我叫何叔衡。何许人的何,叔侄的叔……”

陈赓眼睛一亮,差点没喊起来:“你就是何先生?我读过你的文章,我拜你为师……”

何叔衡弯下腰,拉住陈赓,诚恳地说:“我恐怕没有那么多精力,不过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些朋友。除了毛泽东,还有郭亮、姜梦周、蔡和森,他们都年轻有为,你应该向他们靠拢……”

自修大学教室是借用小学平房校舍。陈赓走进那间狭窄的教室,眼光接触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毛泽东。

下课以后,陈赓跟毛泽东攀谈起来。

陈赓一提到东山学堂,毛泽东惊喜起来:“哟,咱们还是同学哩!”

“可惜我比你晚上了五年。”陈赓一拍脑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