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过年的时候,击哥去日本玩了一星期。勾起对日本旅游的兴趣,主要因为两个契机。

一个是前不久看到吴晓波老师的热文,感慨日本有那么多好产品被中国游客们抢购着,一向以凑热闹为己任的击哥当然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想去一观。
另一个原因更好玩,一个偶然的机会去了多年未曾去过的表弟家。表弟是个典型的宅男,每天除了在公司写代码就是在家刷”副本”(游戏的一种玩法),这次去却发现他“改行”了。表弟不再玩魔兽而是热衷于玩“日本火车”,那是一种高度仿真的火车轨道模型,连换乘站时刻表都按照日本的原版设计,从未去过日本的表弟对日本地铁火车的站点线路、时刻表、内部换乘路线等了如指掌。据他说,国内还有不少年轻人圈子在玩这个,之所以迷恋日本火车线路,是因为这几乎是全世界最复杂但又最精准的线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一款日本智能马桶”萨蒂斯“,不过专家警告说要当心黑客入侵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先说马桶盖和电饭煲们。击哥逛了三家带有此类商品的百货公司,有东京站附近的高岛屋,秋叶原电器街上的AKIBA(不一定对,击哥凭记忆写的),以及新宿的小田急百货。马桶盖和电饭煲们确实不少,不过看功能和式样,跟击哥现在上海家里用的合资松下(购买于3年前)没多大区别。在东京站和新宿两家商场,既没看到有中文导购(实际上连英文导购也基本没有),也没有遇到有讲普通话的人在买此类商品。
在秋叶原的店里,有一位能讲中文的导购,也开始看到有零零散散的讲中文的顾客在看货,看到一位在掏钱买马桶盖的阿姨,是领着两个儿女来寒假旅游的台湾同胞。
时间有限,没能逛太多百货,所以击哥回国后看到媒体的报道就震惊了。说大陆客把日本的马桶盖和电饭煲买到脱销,还说是受了意见领袖的鼓动。在日本期间完全感受不到这些热销场景,暗暗替吴老师喊冤。
更值得说说的是日本的交通。击哥除了逛东京,还去了周边几个度假区,包括日剧《HERO2》里帅哥木村推荐的热海,温泉胜地箱根,以及富士山观景地河口湖,全程都是坐轨道交通和巴士。
日本的轨道交通是出了名的复杂,大的换乘站有7层之多(其实也没数过,是那位表弟告知的),而且日本的轨道交通分属于不同部门,有国营、都营、私营,如果换线是在不同营业单位之间进行的,就不能像上海地铁一样不刷卡换乘。
但这么复杂的系统,一旦熟练掌握后,却是出奇的简单,原因是精确。在日本期间,击哥经常数着密密麻麻的时刻表换车,无论是地铁轻轨,还是箱根的登山电车,乃至于游湖轮船,都精确到说几点几分就是一分钟不差。
最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在河口湖期间总共坐过8、9趟游览巴士,基本都完全按照站牌上显示的时刻表(印刷而非电子的)到站,只有一次约莫迟来了两分钟,一开门司机就下车拼命鞠躬道歉,守时的文化丝丝渗透了这个民族的一点一滴。
击哥的日本之行,在马桶盖和交通这两个问题上面,丝毫没看到所谓制造业“要不要做好”的哲学区别,而是生活方式以及文化导向上的区别。比如说马桶盖,中国人有几个是喜欢用过后水洗再擦干的?没有这个习惯,当然这方面产品也不发达。
讲到这里要插一句,在日本很不习惯的一件事就是日本的厕纸都是很薄很硬不舒服,后来想明白了,这种纸用来擦洗过的部位不容易产生纸屑,可是,假如一个不明就里的作家回来写文章说日本人做不好卫生纸,是不是合理呢?
在交通问题上,日本体现的是一种彻底工业化之后的效率和严谨。击哥去日本前也专门看过攻略,有人郑重提醒,在日本不要去坐那些标有“优先席”的座位,说即使空着也没人坐,会丢中国人的脸。在东京地铁混了几天后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在非高峰时段确实大多时间没人坐,但到了高峰时段完全是充分利用的。而且日本的交通工具里基本没人让座,有次击哥让给一个抱婴儿的女人,对方非常惊讶和惶恐,死活不肯坐。用不熟练的英语沟通后,对方说,在日本,默认你既然选择公共交通出行,就是有出行能力的人,高峰时段不上班的人自觉不出去,既然班都可以上,为什么还需要给他们“优先席”?
还有一个侧面也可以反映这种充分工业化社会里,人们对“专业”的认知是远远胜过中国式社会里更重人情的文化导向。击哥在日本时不时会问路或者问洗手间位置,总结出来一个经验是一定要找到合适的对象问,假如是高峰时段的上班族模样,对方连停下来看一眼的可能性都很低。但如果你走进任意一家服务业机构,无论是饭店、商场导购或者是景点问讯处,带路者都会异常热情,经常有替我去排队拿车票的事发生。无他,这个社会中,人的定位是按照自己的专业职业序列定的,不理你的不代表冷漠,理你的也不见得是爱心满满,乃是分工罢了。
可以想象,这样追求效率、专业、分工、守时文化的民族,一定是生产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业品的民族,确实也是值得中国工业化过程中学习的。和吴老师一样,击哥也很喜欢这种类型的社会模式,所以在各种场合及文章里,击哥都很赞同中国应该更坚定地追求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而不要被一些口号式的“反雾霾”“反拆迁”所绑架。
工业化的社会,首先必须是个实事求是追求真相的社会。从这个角度来说,击哥看到的日本只是非常短暂和片面的掠影,希望读者自行把握分寸,最好实地调查。但击哥要提醒社会公众的是,吴老师看到的日本,或者加藤看到的中国,也都是一些片面的掠影。
比如我又重头细读了吴老师的热文,实际上他描写的“抢购日本马桶盖电饭煲陶瓷刀”只是发生在他的蓝狮子高管年会人群在那家免税店的事件,以免税店论,美国的奥莱、欧洲的“THE MALL”,甚至是上海浦东机场的日上、自贸区的海鲜直销,也都经常发生脱销现象,它反映的应该只是中国人的购买力。
吴老师的水平和眼界决定了他会从自己员工的大采购,进一步思考着“中国制造业过去20年的发展和未来20年的方向”,击哥却认为,假如中国有2亿人喜欢大便完洗屁股或者用陶瓷刀切菜,中国的这些产品会远远胜过日本制造。当下中国更需要的不是空泛地说“做电饭煲的就该做好电饭煲”,而是学习日本那种对精确度的把握,学习那种复杂交通构建的算法。
相比哲学家和商业史研究者,也许这个社会更依靠我表弟那样的人来推动进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财经视界多魍魉,挨着何处何处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