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约的枪口指到了俄罗斯的鼻子!普京会害怕吗?

北约的枪口指到了俄罗斯的鼻子!普京会害怕吗?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俄罗斯不会被西方吓倒!”在德国电视一台看来,这就是克里姆林宫紧急军演所释放的信号。25日,俄罗斯空降兵代表科卢戈洛夫娃宣布,俄空降兵在俄爱边境的普斯科夫州开始举行军演,出动近2000名军人,主要演练夺取假想的机场和在边境地区实施防御作战课目,还包括空降突击分队在陌生地区执行各种作战任务,1500名军人将演练大规模空降。26日,俄黑海舰队发言人宣布,黑海舰队也在举行大规模演习,P-109导弹快艇开始演练对敌炮舰实施攻击课目,扫雷舰清除水雷以疏通航道,大型登陆舰则演练将人员和装备运至海岸。几乎同时,俄中央军区发言人称,该军区战机在巴伦支海上空针对大规模导弹空袭举行演习。英国《国际邮政杂志》26日忧心忡忡地问道:“普京的俄罗斯,熊会再次咆哮吗?”

俄罗斯军演被视为对北约军队逼近其家门口的回应。24日,爱沙尼亚在俄爱边境小镇纳尔瓦举行独立日阅兵,总参谋长带队,总统检阅,140多件北约军事装备参加阅兵。美国《华盛顿邮报》称,美国军车驶过纳尔瓦街头,在西方与俄罗斯冷战结束以来的最紧张之际,“它鲜明地提醒人们,当前东欧正在上演新的军事对抗”。除了美军,英国、荷兰、西班牙、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的士兵也参加了阅兵式。“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说,这是北约作为反俄军事集团的又一个证据,该集团一直向俄罗斯边界扩张,损害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伊朗新闻台援引学者的分析称,美国试图刺激俄做出侵略性反应。

美国的战车进行阅兵,在爱沙尼亚距离俄罗斯边界仅300码(约合274米)的地方展示军力,不是英里是码!那里距离圣彼得堡市区仅60英里。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载文说,插着美国星条旗的军车穿过纳尔瓦全城,这是一个军力优胜的象征,纳尔瓦紧挨着一个水库,水库为圣彼得堡提供电力,文章说,你可以想象,普京对此有什么感受,(一支美国—北约车队)靠近他以前的权力基础圣彼得堡。

2015年2月对北约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个月,在这个可以被称为“里程碑”式的月份里,北约举行了本年度第一次防长会,并最终敲定了快速反应部队的构成和资金来源,落实了去年威尔士峰会的决议。同时,在东欧设置了指挥控制中心,正式在东欧构筑了永久性的军事设施。这一切,都是针对着俄罗斯,但俄罗斯会怎样想,北约内部又是否会有分歧呢?

2月5日,北约2015年首次防务部长级会议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召开,在会议结束后第二天,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就马不停蹄地飞往慕尼黑,参加慕尼黑安全会议,并在当天下午发表了主题演讲,强烈批评了俄罗斯对国际法的无视与践踏,并表示北约本无意同俄罗斯为敌,是俄罗斯自己选择孤立自己,是俄罗斯的一系列行为促使北约加强防务合作,是俄罗斯对北约东部边境的不断紧逼才促使北约成立“尖矛”等快速反应部队,才促使北约在东欧六国设立指挥控制中心。当然,北约的所有举动如其所说,都是“防御性的”。

防长会的成果

布鲁塞尔“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从事北约研究的高级研究员布鲁诺·雷特(Bruno Lete)向记者表示,在近几年的防长会当中,刚刚结束的此次防长会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此次会议的主要成果有三,一是落实了北约的“快速反应部队(Readines Action Plan,简称RAP)”的经费来源,自去年的威尔士峰会之后,北约内部就为此开始相互扯皮,此前舆论甚至悲观地表示北约不能达成共识,但防长会声明显示,北约内部很顺利地统一了共识,由德国牵头,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和波兰等六国共同合作,提供作战人员、物资和经费,帮助北约现有的RAP作战人数从13000人扩充到30000人;二是正式成立了“尖矛(Spearhead)”部队,作为RAP的先锋部队,由上述六国提供兵员和设备,编制为一个混成地面旅,司令部设在波兰什切青(Szczecin)军事基地,北约还为尖矛提供海空和特种作战支持;三是在东欧成立指挥控制中心,分布在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等六国的指挥控制中心将帮助“尖矛”部队在48小时之内部署到前线作战地区。

为什么调整?

威尔士峰会之后,美国已经敦促北约各欧洲盟国加强军费开支。这次乌克兰危机,美国更是希望“隔岸观火”,看着欧盟与俄罗斯鹤蚌相争。雷特表示,美国不希望为RAP提供经费,而是鼓励欧洲经济第一强国的德国承担经费;德国却又不希望其他欧洲盟国“搭便车”;其他欧洲盟国则担心德国“一家独大”,在RAP中处于实际控制地位。最终的结果可谓皆大欢喜,“新北约”的波兰还成为“尖矛”司令部所在地,增强了自身对抗俄罗斯的能力。

纵观此次北约防长会实施的军事调整,美国成为背后的最大赢家。乌克兰危机之后,东欧的安全态势成为北约关注的重点。因为东欧涉及欧洲各盟国的自身利益,因此欧洲盟国不会再在军费问题上扯皮,反而积极投入军费,主导了RAP的实施部署,这为美国卸掉了很大的经济负担;在涉及东欧驻军和指挥控制中心的问题上,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则小心翼翼地向东推进,实现了在东欧保证军事存在的目的。而在政治经济上,美国与俄罗斯相隔遥远,远不如欧洲国家同俄国来的密切,因此美国借推动欧盟对俄制裁,既直接打击了俄罗斯,又间接削弱了欧盟经济实力,使欧洲不得不更加依赖美国,也使得美国在北约获得更大的发言权。

南北分裂?

美国防长哈格尔在此次北约防长会上表示,担心北约成员国中可能出现南北分裂,呼吁组织同时应对多项安全事务,而非聚焦于单一项目。他指出,北约面临多项安全难题,包括南部边境的极端主义暴力、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等。他在记者会上表示:“我对此提议非常担心,即在多项重要事务中,北约可以选择只关注其中一项。我担心我们北部和南部的盟友会发生分裂。”以意大利、西班牙和土耳其为首的北约南部盟国面临来自非洲和中东的极端、恐怖主义威胁,这些“老北约”国对东欧的“新北约”国颇有微词,认为北约在东欧、俄罗斯问题上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北约应当关注到南部边疆打击极端主义、毒品武器和人口走私等问题。

美国一名不愿具名的官员向路透社表示,在与北约部分防长午餐时,哈格尔曾经提出过南北分裂的担忧。雷特向记者表示,2015年北约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北约必须在东面和南面倾注相同的精力,才能统一“南北”、“新老”分歧,不然的话,哈格尔的担忧很可能成为事实。(布鲁塞尔2月23日电)

记者后记:所谓“迫于形势”的调整

美国驻北约大使鲁特2月4日表示,北约的旗帜将在新扩大的波兰司令部和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及三个波罗的海国家的六个指挥中心上空飘扬。直到现在,北约在这些国家几乎没有派驻人员。

在1997年北约和俄罗斯签署的《基本协议》中,北约曾信誓旦旦地向叶利钦表示,北约不会在东欧前华约国家中驻军。而在此前,北约也曾信誓旦旦地向戈尔巴乔夫表示,北约不会在民主德国驻军,所以苏军才会撤出东德(这段事情戈尔巴乔夫曾多次表示,当时北约向其口头承诺,但未落实到文字,所以至今北约都不承认)。北约一直在扮演一个“迫于形势”,“被逼无奈”才做出调整的“好好先生”的模样。因为形势的变化,北约驻军东德,因为形势变化,北约实施东扩,现在,也是因为形势的变化,北约开始在东欧设立指挥控制中心并组建“尖矛”部队,这其中北约表现的有一万个不情愿,但是“天降大任于斯人”的君子,“苦其心志、劳其体肤”,硬着头皮奋勇向前。

但北约并没有考虑俄罗斯的感受,也没有听取俄罗斯的想法,叶利钦曾经因为北约东扩愤怒不堪,普京时代,克林姆林宫也因为北约的反导计划反应激烈,不过最终俄方都忍耐了下来。2013年末的乌克兰危机彻底改变了俄罗斯的态度,俄方一直视乌克兰为其势力范围和防御北约的缓冲带,如果乌克兰倒向西方甚至加入北约,那么将彻底改变俄罗斯的地缘政治格局。因此俄方之后的各种举措都是“赌上国运”的孤注一掷之举,对此欧盟和北约反而无法接受并做好准备。北约肯定没有人会承认,正是自己的“步步紧逼”,才促使“逼到墙角”的俄罗斯“背水一战”,自己才是造成东欧地区政治军事事态不稳定的根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