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文发表于木春山微信,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U3MDM1NQ==&mid=205509712&idx=1&sn=4b4def75db695862aa6cbc5b848f9840#rd

中美俄三国战略哪家强?

战略是一国生命线,中美俄作为国际主要行为体,他们的国际大战略都是什么?木叔约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学者杨进为大家比较分析。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曾说,如果19 世纪属于大英帝国,20世纪属于美国,那么21世纪就属于亚洲。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以中国、俄罗斯、印度等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良好表现,使全球政治、经济中心出现向亚洲“权力转移”态势,“亚洲世纪”轮廓变得更为明晰。这种变化吸引了作为亚洲地缘政治三大玩家,中国、俄罗斯、美国提出了各自新的亚洲政策,这些政策将在未来一个时期改变亚洲地缘政治图景。

俄罗斯的“欧亚联盟” “欧亚联盟”概念最早是由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于1994年提出来的,当时这个概念包括的国家和内涵不同于俄罗斯总统普京后来所提出的“欧亚联盟”。 普京2011年提出的“欧亚联盟”是以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关税同盟”为基础,以经济合作为起点,逐步向政治、军事等合作领域过渡,最终形成一个多功能地区国际组织。尽管俄罗斯官方一再强调该组织主要是经济组织,但外界普遍认为该组织将超越经济,最终目标应是政治、经济、军事和安全功能集一身的“超国家体”,西方有学者甚至认为普京欲打算通过“欧亚联盟”恢复“苏联”。

未来,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最有可能加入“欧亚联盟”。作为两个欠发达中亚国家,加入俄罗斯主导的“欧亚联盟”,主要考虑能够给本国经济发展带来新机遇。 不过,“欧亚联盟”最大障碍在于,俄罗斯目前经济发展并不顺利,俄罗斯能否担当“老大”责任,为“欧亚联盟”成员国发挥输血作用,还是未知数。特别是对于“联盟”给成员国主权独立可能带来的损害,各国保持高度警惕。关于“欧亚联盟”统一货币的话题遭到了俄罗斯以外其他成员国的普遍抵制,这意味着,参加这个联盟是以有限主权让渡为前提。

2013年底爆发的乌克兰危机,“迫使”俄罗斯为维护自身利益深度介入乌克兰内政事务,特别是克里米亚半岛“脱乌入俄”的危机处理方式,引起了欧亚国家对俄罗斯的安全担忧。因为独联体大多数国家都存在与乌克兰较为相似国情,例如俄罗斯族移民和俄语地位问题等,未来一旦出现类似危机,“乌克兰模式”可能是俄罗斯的解决之道,这无疑敲打欧亚各国精英未来会更多地把主权安全放在对俄政策的首要考量上。因此,“欧亚联盟”能否如普京设想顺利发展,困难显而易见。

中国的“一带一路” 早在2000年,中国就根据国内经济发展的布局需要,提出了西部大开发战略,在当时的思路中,已经明确“向西开放”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内容。该措施不断发展,在外交领域,一些专家学者更是将其升华为“西进战略”。2013年后更是升华明确为“一带一路”。 中国“一带一路”中的向西开放,从内容、目标、手段和政策看,都远远超越与俄罗斯、中亚等国家的经济合作。但是,通过该战略的实施,加强与俄罗斯、中亚乃至欧亚地区其他国家的全面合作关系,却是战略中的重中之重。

巧合的是,以中国、俄罗斯和中亚4个国家为成员国的“上海合作组织”也是在这一时期创立。上海合作组织的创立无疑使该地区国家拥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区域合作平台,并大大改善了中国向西开放的外部环境。亚信会议建立的安全合作讨论机制也是这一策略的延伸和扩展。 中国的向西开放与开发战略实际上得到包括俄罗斯和中亚各国的欢迎。俄罗斯在中亚地区政治和安全领域有着历史的天然优势,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其他大国,在该领域均无法与俄罗斯竞争,形成不了对看重该领域利益的俄罗斯的威胁。而在经济领域,俄罗斯持续多年的经济下滑态势已经无力支撑该地区的投资需求,中国在该地区进行大规模经济合作,恰好填补了俄罗斯在中亚的经济投资短板。因此,中国“西进战略”给欧亚各国带来的战略收益远远大于战略竞争,因而受到欢迎。 美国“亚太再平衡” 2011年,美国把注意力转移到亚洲,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也就是人们理解的“重返亚太”。关于亚洲的重要性,希拉里曾说,今后数年将是美国的“太平洋世纪”,美国将把注意力投向亚洲而不是大西洋的旧联盟。 有学者认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主要针对中国,是美国联合其亚太盟友共同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这种说法有其合理性,但不完全准确。不容置疑的是,美国国家战略的确为维护其全球领导者地位服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在亚太地区将与中国进行“零和博弈”。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李侃如甚至认为美国实现“亚太再平衡”战略需要得到中国合作,他说,“我们要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把中国作为这个政策的核心部分而不是瞄准对象”。

实际上,在正式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前,美国已经提出了类似“大中亚计划”和“新丝路计划”,从其政策取向看,主要考虑整合中东、中亚和南亚地区,以经济和安全合作为主线,力图增加美国在大中亚地区的影响力。这一计划被很多俄罗斯学者解读为针对俄罗斯,认为美国将藉此削弱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事实上,削弱俄罗斯影响只是美国战略的一方面,美国更多地是基于当时全球“反恐战争”的需要以及保持全球领导者身份的需要,这是美国一贯做法,俄罗斯也曾在“反恐战争”中给予了美国密切配合。 当今世界,国际政治呈现多极化态势,任何一个大国想单独解决国际事务已经变得愈发艰难和不可能,斗争与合作是大国博弈的两个方面,因此,无论是在狭义的亚太地区,还是在具体的中亚、西亚地区,中国、美国、俄罗斯这些大国必须保持全方位的合作,在合作中争取各自利益最大化,这才是国际政治的游戏规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