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经济学人:莫迪经济学?印度不只需要一层油漆

阿波罗轮胎有限公司(Apollo Tyres)创办于1972年,但对该公司而言,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在二十年后才到来:1991年,该公司在古吉拉特邦工业城市巴罗达(Vadodora,译按:又名Baroda)附近的里姆达村(Limda)建成了一家巨型工厂。对印度而言,1991年是一个重要年份,因为,面对日益严峻的经济危机,为摆脱官僚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和国家控制的企业造成的束缚,时任财政部长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推行了一份重要预算报告中的第一批步骤。这些束缚已阻碍印度进步许久了。

印度经济迸发出活力,阿波罗轮胎公司也随之成长起来。自那以后,该公司的工厂扩张了两次。最近一次开办新的工厂是在2009年,时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现任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出席了该工厂的落成仪式。莫迪先生的照片被镶嵌在镜框中,装饰着这家工厂的入口。

那张照片拍摄过后没多久,对印度前景的不满就猛烈爆发了。2004年担任印度总理的辛格先生丧失了他的改革运气,经济放缓;然后,就是数年之前,印度经济遭遇了另一次国际收支危机,当时印度货币和股市行情暴跌。

如今,气氛是多么不同。阿波罗正是那种让印度的支持者自豪的企业:其四家印度工厂不但为蓬勃壮大的国内汽车工业生产,而且一年向欧洲出口一百万只客车轮胎。里姆达村工厂的最新车间依据订单生产巨型采掘车辆使用的超低压轮胎。然而,对印度前景的热忱已延伸到更广阔的领域。在泰米尔纳德邦的印度“针织品之都”蒂鲁布尔市(Tiruppur),纺织品经营者蜂拥而至,设立工厂。计划中的德里-孟买工业“走廊”获得了日本官方的支持,日本的重工业巨头再度不吝厚爱。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正在向南美出口印度制造的汽车。又一次,四下里的经纪人和投资银行家将印度评级为“买下”。

这种乐观气氛部分是源自一次经济复苏,而其他大型经济体尤其是俄罗斯和巴西并未分享到这一复苏。全球范围内的能源价格暴跌令印度获益巨大。零售价格涨幅降低了一半,达5.1%。经常项目赤字收缩。卢比价值坚挺(见图)。官方统计显示,2014年最后一个季度,GDP同比增长了7.5%。尽管这一数字是由统计上的修补“推升”所得,印度经济仍可以说较过去一些年更加稳定了。

经济学人:莫迪经济学?印度不只需要一层油漆

这种乐观气氛还与莫迪先生本人有关。他的印度人民党(BJP)在去年5月的大选中以压倒性优势获胜,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担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期间留下了对商界友好的记录,还因为,他许诺要改善12.5亿印度人的日常生活。

但是且慢。尽管欢呼声重来,但在他们的生活能被改善之前,大多数印度人面对的仍是一系列令人畏惧的挑战。对阿波罗作为一家大型制造企业的全部成功来讲,它这一类企业在印度仍是显著的例外。大多数印度人依旧在乡村过着赤贫的生活。很多人摆脱了农业劳作前往城市,但不是靠固定工作而是靠在非正规的服务行业或小规模制造行业中谋生,这些行业的生产力和工资水平都是低下的。成功的企业要面对巨大的障碍和相当多的官僚习气。电力供应无法预测,空气和水遭遇大规模污染。并且,从道路到港口到发电站,基础设施严重不足。

2月28日,通过其财政部长,莫迪先生可以对印度人和外国投资者发出强烈信号:他的政府意味着变革。那也是贾特里先生提交莫迪政府的第一份完整预算之时。运用巧妙的话,这份预算报告在未来数月和数年间可以表明莫迪政府的意图。为印度着想,该报告应着眼于发挥变革意义,就像辛格先生1991年的报告那样。它会否令人震惊,目前尚不明了。

创造有利条件

为获得信誉,政府已在背后制造了一些有利条件。这个十年的早些时候,印度经济不景气,源头之一是投资巨降。诸如发电厂和道路之类大型项目严重受制于官僚习气。2011年,与向私人公司转让采矿权和移动电话许可密切相关的多个重大腐败丑闻曝光。这令公务人员在发放执照和许可时小心翼翼,唯恐也被指责为贪腐。

另一项限制是低利率和财政刺激推动的通货膨胀。经济过热,然后物价攀升,印度人开始抢购黄金,这是流行的价值储存手段。汹涌而至的黄金进口将经常项目赤字推升至警戒水平。财政赤字、扩张的经常项目加上通货膨胀的混合作用,导致2013年卢比严重贬值,同时外资逃离印度。

为让印度经济重归正途,上一届政府和中央银行即印度储备银行(RBI)采取过一些措施。莫迪先生已采取更多措施。就任总理后几周,他就向官僚习气开炮(尽管据称,甚至在高级公务员中也能接触到的抗拒情绪、懈怠萎靡和能力缺乏依旧让他吃惊不已)。商业执照申请后许久办不下来的情形开始减少。

经济学人:莫迪经济学?印度不只需要一层油漆

去年9月,最高法院撤销了1993年到2010年间发放的214项采矿许可,因为这些许可在发放过程中密切牵涉腐败,这一裁定引发了巨大的不确定感。但有关补充许可拍卖的新管理体系已于本月启动。诸如如货车销售这样的资本支出先行指标正在缓慢好转。在其干练行长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领导下,印度储备银行在今年年初实现了将通货膨胀降至8%以下的目标——该承诺曾帮助平息金融市场并稳定币值。眼下,印度储备银行有足够多的信心实现第二个目标,即到2016年将通过膨胀降至6%以下,于是1月间它削减了利率,这是两年间的第一次。更进一步降低也是有可能的。

对印度央行来讲,若干挑战依旧存在。最严峻的挑战在于,印度的公共部门银行严重受累于上一轮投资热潮带来的坏账,乃至于将无法为下一轮投资热潮提供资金。印度储备银行表示,自4月开始,到期后重新安排的贷款将被视作仿佛是坏账:银行将不得不留出贷款价值的15%以备不测。这一最后期间理当鼓励银行和债务人就如何分担损失达成一致意见。解决坏账难题一个方案或将是,最终让受影响最严重的借贷企业——多为电力企业和基础设施建设企业——解套,允许它们启动新的项目。

此外,印度的国有银行可能需要最多850亿美元方能与国际资本规则接轨并消化掉坏账带来的损失。这笔钱不可能全来自政府。贾特里先生曾表示,他将允许私人投资者持有国有银行最多48%的股份。但除非他能让投资者相信银行的运营将摆脱政治干预,否则,新的股份不可能卖出好价钱。一项建议是,国家所有的银行应改组为与政府保持适当距离的控股公司。

更大胆的举措

在其他领域,贾特里先生也必须表明,改革势在必行。一个重要领域是企业营商环境,在全球企业营商便利指数排名中,印度被世界银行列为第142名。政府已行动起来,去年12月颁布的若干法令让待开发土地更加容易获得。另外,有计划设立单独的窗口,经由这样的窗口,新创办的企业可以申请不同政府部门需要的全部执照。拉贾斯坦邦放松其劳动法规的一项举措业已赢得政府赞扬,该举措表明其灵活的用工规定胜过陈旧过时的全国性法律。并且,政府并未就近期一项涉及征税事宜且有利于大型跨国公司的法庭判决提出上诉,考虑到印度在肆意向企业强行征税方面享有骇人听闻的名声,这一举动是鼓舞人心的。

另一个关键领域是,推进设立全国性的商品和服务税(GST)计划。该项征税至关重要,原因有二。首先,这是中央政府增加其税收占GDP份额的最佳方法。目前该份额低到不可救药,已构成对决策的巨大束缚。其次,GST还可以替代五花八门的邦税和其他杂税,这些征税实际上充当了贸易保护壁垒,阻碍印度形成真正的国内市场。政府近日将提交设立GST的法案列入了议事日程,这或许是其可能推动的最重大的单项改革。但这一税项已讨论多年。现在政府不得不加以落实。

其他方面,推动更大胆改革的基础性工作已经准备就绪。将燃料和食品补贴之类补助措施转变为面向贫困人士的现金救济或将减少浪费并节省资金。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一项研究,少至一半的公共福利支出能发放到目标受领者那里。为穷人留出的补贴用粮中的一半,或是在运输中变质,或是最终被拿到自由市场里出售。此外是间接补贴的代价。政客们总是恐吓监管者,要求他们限制电价,这造成了发电厂的损失。结果是电力短缺。

一个现金转移系统正在设立当中。政府表示,超过1.25亿提供基本服务并关联生物识别身份卡的银行账户已为普通印度人设立。三分之二的新开设账户保持空置。但贾特里先生表示,来自一项农村就业计划,价值3300亿卢比(53亿美元)的转移支付和工资很快将流入这些账户中。另一个可能路线是移动银行业务。为申请一种新型的银行业务许可,印度数家大型移动运营商争先恐后。

假如印度人要享受很明确属于更高水准的生活,更大胆的举动将仍是必要的。技术水平依旧构成多种工作的障碍。差不多70%的印度劳动年龄人口未受过小学以上的教育。他们摆脱低工资农业工作的最大希望是工厂、商店、酒店和饭店提供的需要低端到中端劳动技能的就业岗位。然而印度的一些法规限制了企业的规模。印度制造业中五分之四的就业岗位存在于雇员少于50名工人的企业。一心要扩张规模的企业在应对繁琐的规章、购买土地、保障电力供应并与印度令人倍感挫折的劳动法规周旋时,会遭遇诸多麻烦。

这些就是贾特里先生承担的重要事项。至少他需要表明这样的意图:他将实施妥当安排先后顺序的诸多改革措施,以推动增长并创造就业机会。疑虑在于,他是否有能力做到。去年7月,贾特里先生发布的临时应急预算显得犹疑不决、畏首畏尾。事实上,他是一位旧式的议会政治操盘手,而非大胆无畏的改革家。

据说,总理办公室正对这份预算报告的若干重要部分提出指导意见。这不是坏事。但在未来几个月中,政府还必须想办法获得议会的支持,尤其是在全国性的税制改革方面。进行这项改革将意味着说服一些邦最终就税收达成交易——既要说服印度人民党领导的那些邦,差不多一样得说服狂热反对派领导的诸如孟加拉那样的邦。假如议会在本轮会期内完成的事项与莫迪上任至今议会完成的事项一样少,那么他将发现,就其国内议程而言,他的第一个五年任期已经溜走了。

甚至是最成功的企业也都保留着一种健康的怀疑情绪。为什么正在匈牙利建造其全新工厂的阿波罗轮胎有限公司不应在印度建造一家新工厂?该公司领头人涅尔拉伊·康瓦尔(Neeraj Kanwar,译按:其实际职务是阿波罗轮胎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表示:“开启全新的投资项目还是问号”,“我们得看看今后两年会发生什么事”。

(听桥译自2015年2月21日出版的《经济学人》,英文题:“More than a lick of paint needed”)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