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战鹰,与亲人的企盼一起飞

空军2013-2014年度25名优秀飞行人员表彰名单日前出炉。羊年新春前夕,记者走进优秀飞行人员的家,从亲人企盼的眼神中感受一个个奇迹背后的牺牲奉献。

没能兑现的疗养

望着儿子开心的样子,沈空航空兵某师司令部技检主任李勇嘴巴张了张,话还是没能吐出口。

2014年6月初,这位“金头盔”执行任务刚返回驻地,部队就安排他到杭州疗养。他特意买了一款汽车外形的儿童拉杆旅行箱,带上妻儿同行。到沈阳换机时,妻子尚丽从李勇接电话的神情中感到,大概又有任务了。

果不其然。部队整建制到西藏驻训,李勇奉命第一批飞赴高原。多年的旅游计划一直没兑现,没想到这次疗养又“泡汤”。见丈夫为难,尚丽笑了笑:“没事,孩子好哄,你放心去吧!”

“自己洗脸、刷牙、擦香香”

两年前,南空航空兵某旅飞行员杨庚旗和战友们一起,刷新了我军战机突袭高度——低于马岛海战的最低纪录。

“闹铃一响,自己起床。”女儿的懂事,让杨庚旗很自豪。

听大人们在说自己,6岁的杨成悦接过了话头:“从上幼儿园0起1,我就是自己洗脸、刷牙、擦香香啦!” 0

“为什么?”

“因为妈妈告诉我,要自强自立,不让爸爸分心!”

听了女儿这番话,杨庚旗眼睛湿湿地笑了。

“妈妈心疼这笔钱”

母亲严重的类风湿,一直让沈空航空兵某旅副旅长许利强牵挂。几年前,他特意将老人接到北京检查治疗,可“关节置换至少13万元”。母亲坚决不同意,最终改为保守治疗。

“我知道,妈妈心疼这笔钱。”许利强说。这位飞过9种机型、连续两届荣膺“金头盔”的特级飞行员,如果转业,年薪至少50万,13万又算什么呢?

“儿子,爸妈掂得清轻重!”许利强说,就凭母亲这句话,自己也要在部队飞得更好。

岳父成了专职保姆

儿子郭恒宇出生时,济空航空兵某团飞行大队长郭恩云与同是军人的妻子正赶上改装工作十分繁忙。夫妻俩一合计,将孩子交给了岳父。

就这样,岳父成了专职保姆。

一人飞行,全家行动。去年,郭恩云圆满完成了东海防空识别区巡逻。他说:“飞不好对不起国家、军队的培养,也对不起家人的支持啊!”

“没机会”的人也有干劲儿

同样是飞行员,有人注定与“金头盔”“金飞镖”无缘。空军石家庄飞行学院二旅中队长高亮就是如此,作为教员,他没有机会参加那样的角逐和竞赛。

妻子何燕说:“干啥吆喝啥,学员优秀就是最好的褒奖!”凭着一股拼劲,高亮所带7名学员无一停飞。去年,他获评学院优秀飞行教员,地面教学法竞赛一等奖。

“只要你喜欢就行”

2006年,空军在178所地方普通高等学校理工类本科二年级男生中试点选拔飞行学员,正在安徽工程大学就读的李海明成为幸运儿。

2014年,李海明以济空航空兵某团副大队长的身份,首次参加空军对抗空战竞赛性考核,创下8枚导弹首发命中的战绩。妻子方娟已经习惯了夫妻长别离,她常用一句话表达对丈夫的支持:“只要你喜欢就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