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泪眼望故土——我云南的密支那

泪眼望故土——我云南的密支那(连载)

引子:2009年的果敢八八事件,缅政府以缉毒以名,对我同胞痛下杀手,翦除缅北的华人势力,而我政府瞻头顾尾,忙于所谓人道主义救援,竟不敢隔山放一声吼,助我同胞之威。悲哉、我中华!

缅甸的果敢,一如今日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俄族民众背靠强大祖国,普京大帝铁腕索回祖业,令人叹为观止。

2015年1月15日,美国军政代表团访问密支那,在与缅政府就人权问题举行会谈的最后一天,对克钦独立军发起大规模军事进攻。

1960年推行同化政策以来,缅政府每次对我同胞出手之际,美印等国均登台外交秀场,假借美印日制衡中国,其实是洞悉我政府无牌可打,借外部支持壮胆而已。

密支那包括江心坡地区、坎底地区和胡康地区,即克钦邦和果敢地区,上溯几千年,这片地区为云南所有,属我中国领土,其间的汉族,大多为当年追随南明永历帝的遗民。

公元1656年,南明永历帝朱由榔步建文后尘,仓惶入滇,继而逃缅。黔国公沐天波、李浩九代孙李南杰护送永历帝逃缅,被缅酋莽猛白拘扣而先后殉难。在风雨飘摇中明王朝也走到了尽头,落下历史的幔帐。

这不仅仅是一个朝代的更替,是我华厦百年耻辱的开端,也由此掀起了纵横几百年,此起彼伏,绵绵不绝的反清复明浪潮,直至辛亥革命的成功。故重温这段历史,略加以絮叨:

明朝后叶,国力羸弱,政治日趋腐朽,百姓怨声载道。北方后金乘机频频骚扰蚕食,逐鹿中原的狼子野心已昭然若揭。在西南边境,欧洲资本主义势力在中南半岛的渗透和挑唆,民族纷争加剧,朝廷拆东补西,疲于应付。而多如牛毛的苛捐杂税,百姓早已不堪重负,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爆发了,明王朝在内忧外患的腥风血雨中溘然而逝,从而催生了中国封建王朝的最后一胎——满清政权。

清军入关,犹是狼奔豕突,*掳掠,无所不用其极,杨州十日、嘉定三屠,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比比皆是,从而激起了民众的拼死反抗。外辱当前,唇亡齿寒,共同的命运让各民族空前的团结起来,以拥护朱明遗裔为号召,1645年拥立福王朱由崧于南京,失败后又拥立鲁王朱以海于绍兴,复立唐王朱聿键于福州。再次失败后1647年拥立桂王朱由榔于广东肇庆,是为南明永历帝。

公元1645年,御史徐荩在云南招募的夷汉“御滇营”开赴抗清前线,转战湖南。因沙定洲叛乱的影响,云南各族人民的抗清斗争,未能全力以赴。1647年,孙可望、李定国率义军入滇,平息叛乱,联合南明政权以抗清,黔国公沐天波与义军结盟后,招降各土司,“云南三百年知有沐国公,凡各土司知沐天波归顺,无不降者。”

1652年{永历六年、清顺治九年},李定国、刘文秀率领的二十万大军誓师北伐,刘文秀的北路军入川,打败汉奸吴三桂清军,迫其退往汉中。李定国的东路军攻贵州,收复湖南、广西,兵指江西,“一时清兵称滇、黔为蛮兵,遇见即逃。定国军中, 亦以蛮兵自诩。”抗清大军追奔逐北,气势日盛,使清朝统治者惊恐万状,甚至打算退保北方,划江而治。

北伐大军力挽狂澜,乘胜追宼。大江南北,民众纷起呼应,值此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主帅孙可望叛变,形势急转而下,各族人民寄予厚望的北伐大业黯然落幕,李定国部在内外交困中,饮恨退守滇境。

永历帝流亡缅甸,是中国历史上的又一次大逃亡,拥拥穰穰、哭天抢地的亡国之民,望着銮驾缥缈的影子,遮天压地而来。这数十万无助而悲凉的人流身后,清兵汉奸虎噬狼吞,步步猎杀,而没有尽头的逃亡之路,望不见未来。更何曾料想, 数百年后,这烟瘴弥漫的深山老林,亡民赖以生存的天朝国土,被蚀食割让,沦身化外夷民。

缅酋莽达喇勉强收留了永历帝,吴三桂旋即率军攻缅,引发缅王室内讧,祸起萧墙,莽猛白弑兄夺位后,盘算着自己利益,对南明流亡政权强取豪夺,开始挥刀相向了。

在“咒水之祸” 中,文武官员四十二人被缅兵三千人团团围定,缅军指挥官命人将沐天波拖出包围圈,有意放其生路。变生肘腋而身陷绝境,已无力回天;壮志未酬却虎落平川,悲愤与绝望之情瞬间骤袭心头,沐天波鼓足余勇,袖出流星锤,击杀十余缅兵,中刀而亡。

1662年(南明永历十六年四月),卖国求荣的大汉奸吴三桂,押永历帝及亲眷大臣25人回昆,囚禁于五华山之篾子坡金蝉寺,永历帝朱由榔与亲眷被逼自尽,此地后人谓之逼死坡。

著名的爱国高僧、诗人、画家担当和尚,知悉永历帝辗转来滇,李定国率部护驾退守滇西,便毅然辞家,径自前往大理,一路寻来。此时之滇西,城池关津,以落入清军之手,义军势以溃散,无力回天。担当一腔报国之志,被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亡国之痛犹一深深烙印,刺骨铭心。明亡后已无华厦之中国,三迤民众,如遇天灾蝗年,汉奸肆虐、恶奴横行,民生一派萧杀凄苦。担当万念俱灰,痛不欲生,决然皈依佛门,上鸡足山结蓬而居。从此不问世事,寄情山水之间,吟诗作画,了此残生。晚年移居感通寺,时常依枕于明太祖的镌刻赐诗碑,心中的郁结之痛稍有籍慰,于斑山楼与杨升庵的垂柳诗相伴,至此不再离去。临终之际,坦当用尽心力,扶笔落墨,留下一条偈语:

天也破,地也破,认作担当便是错,石头已断谁敢坐。

写完掷笔于地,溘然而逝。

1911年(民国元年),辛亥革命成功,蔡锷将军应三迤民众之愿请,立碑“明永历帝殉国处” 于昆明金蝉寺。碑文阴楷,今尚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者按:

公元762年冬,南诏王阁罗凤率兵“西开寻传”,“刊木通道”,南诏军直抵丽水(伊洛瓦底江)西部的祁鲜山,筑镇西城(今曼冒),设镇西节度。于南部的茫蛮建银生城(今西双版纳),设银生节度。不仅把今缅北地区纳入南诏版土,几攻骠国(今缅甸中部),不断向南拓展,南诏之疆域 , 据《新唐书.南蛮传》载之:“东距爨,东南属交趾(越南北方),西摩伽陀(今印度),西北与吐蕃(今西藏)接,南女王(今泰国北部之南奔府),西南骠(今缅甸中部),北抵益州(以大渡河为界),东北际黔巫。"俨然以一个强大势力雄踞于东南亚。

大理国时期的疆域,基本继承了南诏的势力范围,设腾冲府,管辖今腾冲、德宏州龙川江以西至伊洛瓦底江上游以西地区。

南诏、大理国延绵五百余年,白蛮(白族)在政治和文化各个方面都起着实际的支配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南诏时期发生的白蛮大迁徙。“阁罗凤遣昆川城使杨牟利以兵围西爨,徒二十余万户于永昌城(今保山)。”部分白蛮西迁至腾冲府驻守。白族人丁兴盛,不仅从事农作,且善于经商,当时来往于永昌地区的白族商人歌谣:

“ 冬时欲归来,高黎贡山雪。

秋夏欲归来,无那穹赕热。

春时欲归来,囊中络赂绝。”

至大理国时期,永昌、腾冲至缅北多为白族封建主所统治,随着军队,白族封建主和白族商人的大量涌入,部分白族落籍缅北,跨越千年时空,形成了今天缅甸的第二大民族、拥有四百多万人口的克伦族—--参见旅台国民党元老、李先庚将军的《闲话古大理国及其民族成长》。

公元1253年,蒙古兵征服大理国,建云南行省, 在稳定靠内地区社会秩序的同时,对原大理国的疆域进一步加以拓展。

至元十七年(1280),兵指东南,攻下金齿七十城,设置云南省宁远州(今越南莱州省境),元贞二年(1296)置彻里军民总管府,继向八百媳妇国扩展,泰定四年(1327),置蒙庆宣慰司(今泰国清莱之昌盛)。至顺二年(1331)置八百等处宣慰司(今泰国清迈城),后至元四年(1338)立老告军民总管府(今老挝琅勃拉邦)。

至元二十一年(1284),元军占领太公城(今缅甸实阶区之达冈),设太公路,恢复了大理国后期被缅甸蒲甘王朝控制的一片疆土。后又设蒙怜路和蒙莱路,元贞二年(1296)设云远路军民总管府(今克钦邦南部)。至大三年(1310)设蒙光路,蒙光是孟拱的对音,辖境直往西与印度交界。

至元二十四年(1287),元灭蒲甘王朝,缅王为藩属,乃定岁贡。元代云南行省的范围,《元史.地理志》载之:“其地东至普安路之横山(今贵州普安县),西至缅地之江头城(今杰沙),凡三千里而远;南至临安之鹿沧江,北至罗罗斯(四川凉山)之大渡河,凡四千里而近。”

洪武十四年(1381),明军平定云南,置平缅宣慰使司(今德宏),以土蛮思伦发为宣慰使。《滇云历年传》载:“洪武十六年三月,麓川(即平缅)、缅甸(今缅甸中部)、车里(西双版纳)、八百媳妇(缅甸南掸邦至泰国清莱府、清迈府一带)诸蛮,皆遣使纳款内附。”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历史节点,麓川平缅傣族土蛮思伦发纵横西南边疆,曾拓展了极致疆域。他表面归附,实际上仍然发展自已的势力,借明军难以深入边疆之机扩大地盘。《百夷传》载:“其地方万里。景东在其东,西天古刺(印度)在其西,八百媳妇在其南,吐蕃在其北,东南则车里,西南则缅甸(今缅甸中部),东北则哀牢(今保山)。”思伦发寇景东、金齿卫(保山)、所向披靡,遂寇马龙他郎摩沙勒寨(今新平县),沐英遣都督宁正斩首千五百级。思伦发为报摩沙勒之仇,悉举其众,号三十万,象百余,寇定边(今南涧),沐英选师三万大败之,思伦发从此元气大伤,终归附明朝廷。

洪武三十一年(1398),设孟养(今缅甸克钦邦)、木邦(今缅甸北掸邦)、孟定(今耿马)三府,隶云南。永乐二年(1404),升孟养、木邦为宣慰司,巩固了缅甸宣慰司,设置老挝军民宣慰使司。永乐四年,于缅甸宣慰司往南设大古刺军民宣慰使司(今缅甸南部勃固区)、底马撒军民宣慰使司(今缅甸东南丹那沙林区)。永乐二十二年(1424),置底兀刺宣慰使司(缅甸东吁为中心的锡唐河流域)。

至永乐二十二年,云南版图达历代之盛。毛奇龄《云南蛮司志》载之:“其南以元江为关,车里为蔽而达八百; 其西以永昌(保山)为关,麓川为蔽而达于木邦;其西南则通缅甸而底于南海;其东南则通宁远(今越南莱州省)而竞于安南;其西北则拓丽江而达于吐蕃。幅员广大,至是己极。”

天朝军队打通了印度洋的出海口,南方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于摆古等地汇合(今缅甸故尼格来斯附近),开创了空前绝后的历史辉煌。据《西南夷风土记》载之:“江头城外有大明街,闽、广、江、湖居货游艺者数万,而三宣六慰被携者亦数万。交易五日一市,十日一市,商贾辐辏,故物价常平。至摆古等温城。每日中为市,市之周围,亦有走廊三千余间,以避天雨。摆古船不可数,高者四五尺,长至二十丈,大桅巨缆,周围走廊,常载铜、铁、瓷器往来,亦闽广海船也欤!”

之后傣族土司纷争不已,正统六年、八年、十三年明军的“三征麓川”,因未能团结边疆的傣族上层,以致埋下了边疆土司矛盾纷争的祸根。加之明朝统治的腐化,欧洲资本主义势力的东来,酿成边疆领土的分裂。

正德十四年(1519),葡萄牙人在马都八建立商业据点,北上孟密挖取宝石。为了在缅甸和云南边境夺取利益,葡萄牙人把军火(佛郎机火器)销售给洞吾王朝的统治者,并充当军事顾问和炮手,煽动他们在中印半岛发起战争。至万历初年,西南边境傣族土司的领地,被洞吾王朝所控制。

万历二十二年明击军退缅甸的侵扰之后,乃于腾冲边境的土司地区构筑八关。八关之筑,虽然抵挡了洞吾王朝军队的内侵,却把关外土司地区蛮冒、猛密、孟养、木邦、八百、老挝都抛给了洞吾王朝。而不久,明王朝的统治也崩溃了。

清初, 木邦等地再次纳入版土, 后缅甸再侵木邦,乾隆遣军征讨,历战四年,清军胜,缅甸乞和。乾隆五十五年(1790)、缅王入京祝寿,乾隆封之“阿瓦缅甸国王”,赐木邦、孟干、蛮莫宣抚使印信,把来之不易的的木邦、孟干、蛮莫三地送给了缅甸。真可谓崽卖爷田不心疼,弃我河山如撇履。

边疆设置的土司,大多沿袭明朝建制,如腾越直隶厅的八关九隘,以加强边境之统治,是不可或缺的。但帝国主义的骚扰入侵,边地频频失守,如猛乌、乌德土把总(老挝境)两地于清末被法国侵占;孟艮、勐勇、整欠(今勐右)、勐龙(今老挝芒能)、整卖(清迈、六本(南奔)、景线(昌盛)、景海(清莱)八地被缅甸侵占。1885年英国吞并缅甸后,逐步向北推进,我西南边疆模糊的习惯线,成为有利于英国步步蚕食的格局。

光绪十七年(1891),英国借口一英国人被野人山的傈僳族人烧死,派兵占领野人山,江心坡的麻阳、垒弄。 光绪十八年,英国进占了江心坡以南的景颇族、傈僳族的昔董、马董等地。

1900年英军首次占领片马,1911年再次入侵片马地区,制造了”片马事件“。当时全国民声沸腾,英国不得己于照会中承认,片马等地是中国领土,但却拒绝撤军。

辛亥革命成功后,云南陆军第二师师长兼国民军总统李根源在都督蔡锷将军支持下,1912年于兰坪营盘成立“怒俅殖边总局”,分兵三路深入怒江地区平定叛乱,建立上帕、知子罗和菖蒲桶殖边公暑,恢复兰坪州,基本稳定了滇西北边境的紧张局势。同年,在滇西土司地区新设干崖、盏达、陇川、猛卯、芒遮板五弹压委员,滇南的车里、猛海等地划了十一个行政区,以备设县。富有进取精神云南军政府所设置的殖边机构,一直延续至新中国成立而告终。为云南守土保疆,李根源先生功不可没!

1934年,英国远征军侵入班洪进行矿藏勘察,遭到受佤族民众抗击和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之后不了了之,史称班洪事件。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滇缅交通成为重要的物质通道,为增大运力,国民政府决心修筑从昆明至腊戍的滇缅铁路,面对国民政府的请求,英国乘机敲诈,提出先解决中缅未定界问题,并于当年通过政府换文,将阿瓦地区的班老、班洪两地划属缅甸。滇缅铁路最终未付诸实施,而从班洪事件到中英划界谈判中,其间设梗刁难的始作俑者,就是缅甸傀儡政府。

1942年中国军队入缅参战,其间在胡康河谷诸地拥兵三十万,腊戍以北尽数为我控制,但在英国要求之下,悉数退回国内,失去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同年国军谢晋升部于江心坡建立的西北抗日基地,为英国抗议,蒋令其速速撤回。国民党在外交层面的种种拙劣表现,事实上己默认英国对江心坡主权的拥有。

甲午战争,晚清不敢保琉球;二战之胜,蒋介石亦不敢索要琉球。为今日之东海争端埋下了隐患。

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队一百多万带枪投敌,其主力龟缩于西南一隅。直至二战结束前一年,美国和苏联军队高歌猛进,势如破竹,世界法西斯战场己是土崩瓦解。而中国战场之日军还发动了大规模进攻作战,数百万国民党军没打贏一场像样战争。

美国失望之余,只好请苏联出兵。而由此,面对斯大林苏联乘机勒索敲诈,最终酿成1945年的外蒙独立。国民党政府为一党之私,何曾视民族利益为己任?在铿锵激烈的高论背后,所谓“民族利益”不过是其营生的道具而已,台上政客掷地有声,言者无耻,信者无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蒋介石蜷缩于台湾孤岛,明知大势已去,仍歇斯底里的叫嚣“反攻大陆”于彼,而西南边境的国民党残部应声而起,磨枪霍霍,让新生的中央政权如鲠在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故而事情发生了惊天逆转。

中央为了改变外交困境,团结缅甸,1960年签订中缅边界条约,只提出归还片马、岗房和古浪三个寨子,以及被国民党政府割让给英国的班洪、班老等领土。决定放弃对缅北江心坡地区、坎底地区和胡康地区五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主权声索。而瑞丽境外的重镇南坎,该条约之第二条:“鉴于中缅两国的平等友好关系,双方决定废除缅甸对属于中国的盂卯三角地(南坎指定区)所保持的‘永租权关系’,考虑到缅甸的实际需要,中国方面把这个地区(面积约220平方公里)移交给缅甸,成为缅甸联邦领土的一部份。”

可谓天上掉馅饼,缅邦磕头碰着天,捡了半个浙江省。从那以后,云南版图彻底变了,从地图来看,1952年的地图上“缅北”仍是中国领土,而55年以后出版的地图上“缅北”就真的成了缅甸领土。

缅甸,一个蕞尔小邦,近半个世纪以来,食言而肥,勾结葡萄牙,后投靠英国,蚂蚁吃大象,点点蚕食我国土,一步步做大。

西南边疆国土的百年沦丧,告诫国人血的事实,弱国无外交,每当我政局动荡,国力衰弱之日,便是群狼蚕食之时。同样是那句老话: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实力决定一切,祝愿祖国富强,人民安康!

缅甸华人同为我中华一脉,其前途命运我政府应引起重视。尽快实施针对缅甸的战略层面布局。而缅甸何去何从,在缅同胞便是我们牵制缅甸局势的王牌。一如今日之乌克兰,若缅政府得陇望蜀,故伎重演,虐我同胞,弃中投美,则支持和借我同胞之力,撕碎缅甸!

后注:

缅北之国土,上溯千年时空,挥洒多少将士之鲜血,一寸山河一寸血,苍天不老,青山有意伴忠魂。这里更是云南民众乡情浓浓的商业走廊,高山峡谷中马呤叮当,数百年来祖辈们奔波其间,生生不息。

在编撰拙稿《建文皇帝在大理》之际,心有所愿,希望自已有生之年写一些关于缅北的历史书稿,告诫子孙,国门外那片广袤的土地,是我国土!先辈们挥戈策马,千里纵横,立下撼世之功。更告诫后人,勿忘国耻!

然而,《建文皇帝在大理》封笔后,苦于生计奔波,无暇抽身提笔。此际缅北炮声催人急,只好仓促间草草成稿,不当之处,望见谅!

大理龙儿2015.02.16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