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媒人蜂拥英雄家

返回驻扎在豫西北的连队后,我发现连队多了五六个新面孔,不屑说这是我们连入越作战伤亡几人后的结果。因此,我在欣喜结识这些新同志同时,心中不免为失去几位生死与共的老战友,而生莫名的惋惜与哀恸之情。

回连队小住了六七天后,莫指导员对我说,“接到团里通知,上级特别关怀受伤战士,给每个在战场上受伤的同志半个月的探亲假。你准备一下,我今天上午帮你在团军务股办好了探亲手续,自已找司务长借点往返路费,明天早上就回家去,看下家里老人,好让他们放心。”

第二天一大早,他安排汽车班司机兵开车把我送到新乡火车站,让我身披战火硝烟和带着初愈的一条伤腿,踏上了漫长的探亲之路。一路上我感慨万千,欣喜自已大难不死,终于可以活着回家了,庆幸老祖母和老父亲他们好不容易免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最大悲哀;而我在不幸中幸存下来,能够活着见到他们,并有幸在今后继续跟老人们生活在一起,尽到我为孙为子的赡养孝心,已是天大的人伦幸福与快慰;然而我一摸自己右大腿上还疼痛的枪伤,又令我心生乌云与愁丝,担心自己残后余生,面临的是往后一条铺满荆棘的人生之路。当然,还怕他们见我受伤残疾后,心里担心和难过。因此,一路上,我心里算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

当天傍晚,火车在武昌站停下,在武汉理工大(原工学院)侄儿家小住一天后,又连忙在武昌长江二十四码头购票乘船,逆水行舟三天三夜后,客轮在我们当初参军兵船启运的地方停泊。我整理军容下船后,又在万县转乘长途客运汽车,经过半天颠簸,到利川县城又换乘短程汽车,终于回到了可爱的故乡,见到了家乡所有的亲朋好友。

我的突然回家探亲,比我当初考学当兵还轰动。一连几天从早到晚亲朋邻友来来往往,有祝贺我光荣入党立功的;有恭禧我大难不死的;有猎奇打听打仗惊险情况的;也有想一睹真相,想看我右边是“原装”真骨肉腿,还是安装的木塑胶腿之类的“假货”。在涌挤的人群中,我发现隔层板壁的莲儿及一家人,也低头远远站在人群外边,也许不好意思,或者有自责后悔之意。当时我大人大度,一边热情招呼大家进屋坐,一边忙着向满屋客人散发我从广西、河南、万县和武汉等地买的稀罕点心糖果等,在分享胜利喜阅中,款待和酬谢所有关心我的人。

后来,我在和大家亲切交谈中获悉,我躺在野战医院病床上,受到中央首长亲切慰问接见的那几天,老家公社革委会收到了团里三月二十七日,从广西边境寄给我家的立功喜报(现仍珍藏着),出现了军地两边同时为我庆功的珍贵而隆重的场面。在公社为我召开的祝捷庆功大会上,我那老实憨厚的老奶奶和老父亲,第一次在鲜花\彩旗的簇拥下,于热烈而经久不息的欢呼与掌声中,被公社领导扶去坐上主席台,代表参战军人家属发言。从那次特殊礼遇和庆功大会后,我不仅成了乡亲们敬佩的当地文武状元,而且还成为了大家心目中所敬仰的英雄。

在家那几天,我一直是人们关注与讨论的热门话题。而且莲儿退姻之事,当地人也大多知哓,不少好心人格外关心我的婚事。那些天,本想在家多陪陪两位老人,但抹不过媒人的情面和我家两位老人的极力坚持,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先后在十多个媒人的极力劝说下,面会了他们给我介绍的对象。

第三十九章 残花凋零兵梦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