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书友:阿扁获释,揭开台湾潘多拉盒子

2月11日下午4点左右,几声枪响划破了冬日的高雄天空。在大寮监狱,六名监狱囚犯抢夺武器,劫持三名人质,包括典狱长。事件僵持超过12个小时后,六名囚犯饮弹自尽。当地媒体报道称,挟持人质的囚犯不满陈水扁获得保外就医的待遇,认为自己的刑期太长,司法对他们不公平。

这是台湾史上第一宗监狱囚犯挟持人质事件。劫持案件中的六名囚犯主要是因为抢劫、谋杀和贩毒等罪名,被判入狱超过二十年。
这起出人意料的劫持案,将台湾监狱这个混杂着黑帮、毒品、贪腐等黑幕的神秘之地再次展现在人们眼前。
林书友:阿扁获释,揭开台湾潘多拉盒子
人质事件发生后的台湾高雄监狱
监狱黑幕:特权、贪腐、色情
一直以来,台湾监狱面临着人满为患、黑社会在狱中不断延伸、管理人员知法犯法等多项问题,广受各界诟病。
截至2013年10月8日,全台湾矫正机关核定收容员额为54593人,但目前实际收容足额为65786人,超收11193人,超收比例合计为20.5%。各大监狱中以桃园监狱超收比例最高,其次为宜兰监狱,而监狱超收人数最多的则是台中监狱,台北监狱次之。
由于监狱超收严重,“立法委员”一度建议通过特赦方式缓解压力,但新的问题是,如果只是因为过于拥挤,就大量释放服刑人员,岂不又会给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
此外,台湾监狱相对封闭、自成体系。黑势力也见缝插针,在监狱中争夺地盘,各种势力不断“火并”,直接造成犯罪现象丛生。2013年3月13日,时任“监委”高凤仙称,从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11月30日,共发生26起监狱服刑人员在监狱内遭受性侵害案件,其中,尤以台北监狱占半数13件之多,最为严重。
在过去的6年,从台北监狱到台北、士林看守所,集体收取贿赂、舞弊等案件也一直在不停地上演。
2009年6月,新北地检署起诉台北看守所管理人员集体涉嫌贪腐渎职的舞弊案,曝光了这些监狱管理人员向被关押者索贿,其中包括装修自家房屋等,以换取犯人可以得到外面送来的违禁品,例如陶瓷罐装高梁酒、未经看守所医生检查合格的药物、茶叶、槟榔、香烟、VSOP白兰地酒、色情书刊等。
2014年,检方在调查另一起案件时,无意中监听到台北监狱正在关押的前东森国际集团总裁王令麟,为了获得在狱中的特权,向狱政官员行贿送礼。他通过秘书胡晓菁贿赂监狱的官员,其中包括邀请时任副典狱长的苏清俊夫妇,入住要价18万新台币(折约5700美元)一晚的东森海洋温泉酒店总统套房,经常赠送苏副典狱长茶叶、水果、干贝酱等礼盒,以换取特权。王令麟将台北监狱的图书管理室当成自己的办公室,在狱中批文件,订阅6份报纸,特别接见他要见的人,安排东森集团的运营等。2014年,苏清俊调任绿岛监狱,将王令麟委托给台北监狱的科员祖兴华,赠送给祖兴华茶叶及鲜鱼等,请他帮忙维持王令麟的特权。
不少刑满释放的人员也向媒体爆料,称台湾岛内监狱黑幕重重,很多监狱管理人员根本就是“土皇帝”。高学历、生病、首次服刑的囚犯,是这些“土皇帝”眼中的肥羊,这些人最终不得不靠进贡换取太平日子。刑满释放的阿成曾向记者透露,犯人做什么工作完全凭监狱管理者高兴,不少人会被辱骂、威胁,要换轻松工作就必须送钱。犯人平时要拿牌子排队才能抽烟、上厕所,冬天还要多人合用一桶热水洗澡,但如果送了钱,则可以带着毛巾泡澡,宛如在监狱度假。
在狱中呆了1年半的国民党“立委”邱毅更爆料说,监狱给犯人服用过期药物,对此,监狱管理人员面对调查只答复说:“监狱非正常医疗场所,药品管理并无法相对严谨。”另外,邱毅还透露,只要花5000元新台币就可以找“小姐”到监狱“面会”,“小姐”拿走2000元,管理员拿走3000元。管理员甚至还事先准备好“小姐”相册,供犯人挑选。除了选“小姐”,犯人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花钱挑选室友。如果嫌监狱的饭菜不好吃,同样可以出钱点自己爱吃的菜。
此外,黑道大哥在狱中的生活也十分逍遥。原本包括管理人员在内都不能携带手机进入监狱,但台中市检方查出狱中有手机对外通话。调查人员大规模搜索后发现,这些手机被改装成了收音机模样。据悉,这些手机都是坐牢的黑道大哥的,专门用来遥控指挥外面的毒品交易、黑帮火拼。监狱管理人员对这些人也畏惧三分,只好睁只眼闭只眼。这次高雄监狱劫持事件的主犯郑立德就曾是台湾最大黑帮竹联帮堂主,也是一个黑白两道都头疼的人物。
在台湾,黑帮是一支重要的政治势力。依台湾警方的统计,台湾省有黑道背景的“民意代表”超过150人,地方议会有黑道背景的超过总数的三分之一,有黑道背景或犯罪记录的某届各县市议会正副议长更超过95%。这其中的经典人物就是天道盟精神领袖罗福助,连续6年当选台湾“立法院”委员,连负责扫黑的“法务部长”都要向他作报告。
制度化改革也救不了监狱弊病
日据时期,台湾总督府在台北、台中、台南、新竹新设立4个刑务所;在嘉义、高雄、宜兰、花莲新设立4个刑务支所。1945年日本战败后,国民党政权接管了全部刑务所和刑务支所,改称为监狱和看守所。20世纪50年代以后,台湾监狱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包括实行分监管理、强化对服刑人员的悔过教育等,这些改革措施推动台湾监狱基本形成了现在的样态面貌。
在组织架构上,台湾监狱隶属“法务部”,具体事务则由“法务部矫正署”统一管理。每个监狱设置监狱长一名,另设副监狱长及秘书若干。各监狱分设调查分类、教化、作业、卫生、戒护和总务六科。在监狱分类上,台湾监狱共分为女监、少年监、病监、累犯监、重刑犯监、普通犯监、烟毒犯监、外役监和隔离监九类。在地域分布上,目前台湾共有台北监狱、台中监狱等24所监狱。
台湾已经出台了《监狱行刑法》、《监狱行刑法施行细则》、《服刑人员调查分类办法》等30多部监狱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其中《监狱行刑法》是监狱基本法。该法自1947年6月10日开始施行,1954年、1957年、1974年和1980年又分别进行修订,沿用至今。
制度虽然有了,但最严重的缺口却出在“人”上。
高雄监狱劫持事件发生后,北市府廉政委员徐嵚煌在脸书上发文表示,“一场监狱风云,看到台湾监狱戒护人力不足的问题,叶问也不过一个打10个,台湾的戒护是一个对百个以上。”而且,台湾监狱即使有很多冈哨管制,但因人力不足,只有少数冈哨有人值勤,其他的形同虚设,“真的很好攻破啊!”
以台北监狱为例,白天一名戒护人员要管理160至180名受刑人;夜间则要到300至400人,这种人力不足、受刑人不断超收的状况,导致监狱的管理风险超高。有记者到监狱采访,不仅车辆可以自由进出,连监狱大门该有的管理员都不见踪影,甚至连过去需要交手机、相机等设备的重重关卡,这次也都没有。“现在监狱的人力不足,还是有替代役男支持后的结果喔!如果没有替代役男,会更惨!”过几年改全募兵制,“全台监狱的人力荒会不会更严重?”
林书友:阿扁获释,揭开台湾潘多拉盒子
陈水扁保外就医揭开了台湾的潘多拉盒子
“为什么陈水扁可以,我们就不行?”
在此次高雄监狱劫持人质事件中,主犯郑立德曾两度与媒体通话,表示这次行动已忍耐了很久,是有计划的行动。他们提出三项诉求:1.台湾法官有罪推论心态要改,否则对犯罪者相当不公平;2.他们被判无期徒刑,如果因累犯,刑期不断增加,就算表现再好,改过自新,也不可能出去。既然要被关到死,至少在狱中要让他们自己给自足,现在每周只有200元(新台币),怎么活?3.为何陈水扁不过是尿失禁就可保外就医,而监狱内很多服刑犯躺病床、坐轮椅却不能保外就医,相当不公平。
三项诉求不仅暴露了台湾监狱黑幕及司法不公,还拉上了前不久才获得保外就医的陈水扁。彼时陈水扁获释,不过是马英九在国民党九合一选举惨败后采取的权宜之计,以求赢回民心。没有想到,当时这个举动只是遭到抗议,在不到两个月后竟来了个大爆发。
林书友:阿扁获释,揭开台湾潘多拉盒子
陈水扁在台北监狱的“特权房”
2008年,陈水扁卸任后不久即因涉及“国务机要费”等弊案遭羁押,其所涉及的龙潭购地案、买官案、龙潭购地洗钱案、二次金改案自2010年11月起陆续被判有罪确定,合计刑期达旧法有期徒刑最高20年“满贯”刑期;自2010年11月11日正式入监,此前已遭羁押734日,迄今陈水扁已在看守所、监狱度过6个年头。
尽管罪行累累,在监狱里的陈水扁依旧享受着“总统级”待遇。由于陈水扁的行刑待遇将从最低阶的第4级起算,他不能听收音机,不能看电视,一周只能见一次亲人,以及一次“立委”可以申请的“特别会见”。在台北监狱严重超编、很多牢房都挤了七八名犯人的情形下,他们依然给陈水扁安排了一间1.2坪(约4平方米)的牢房和一名室友同住。可以和同房受刑人单独用餐,不必到餐厅集体用餐;在牢房做细软手工,不用下工场。
在这期间,陈水扁曾因绝食、身体不适等原因被多次保外就医。
2014年底,陈水扁保外就医获准,世新大学教授王晓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这是特权,这次民进党在选举胜利后,就进行“这样的特赦”,回到了强凌弱、众暴寡的情形,台湾还有法治吗?陈水扁的例子形成对台湾极不好的先例,会成为将来动乱的根源。
当初陈水扁保外就医,大家都将目光集中于马英九、吕秀莲,集中于蓝绿之争,民间尽管多有反对之声,却因泱泱大众反而没有受到重视。一个多月后,高雄监狱劫持人质事件发生,台湾整个社会才猛然惊醒:原来陈水扁获释带来的不公正感是如此强烈,台湾社会终于为特权、为刑不上大夫付出了惨重代价。当局释扁为讨好民粹,却揭开了台湾的潘多拉盒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