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阵前悲歌励三军

花开几朵,各表一枝。从二月二十五日以来,我部在搜剿和围攻敌三四六师指挥所及其分散残敌的战斗中,既有战果频传,也时有悲讯入耳,令人喜悲半参,群情激昂。恨不得一怒之下,荡平越南。

话说二月二十五日早上,我们炮连为了迎接入越后的第一次实战,扔掉除武器炮弹以外的随身物品,经过一夜徒步急行军后,于当天下午两点钟左右,赶到了那抗附近,配合一营搜剿残敌战斗。我们刚扛着武器和炮弹赶到时,前边的山头上早已枪声响成一片。原来一营在此遭到了敌人袭击,从我们炮阵边抬下了几个伤员和烈士。危急关头,团里命令进攻部队撤出战斗,准备作战术调整之后再组织进攻,并命令我连首先对敌炮击。朱银亮连长获令后,精确准备射击诸元,我们的炮手操作无误,在轰轰隆隆连串的炮声中,消灭了山头上七个敌人,并引爆了敌人一个弹药库,初战告捷,我们高兴称快。

但喜过悲生,之后不久,由于我们实战经验不足,对过于暴露的炮兵阵地,没有及时伪装或转移,结果被敌人发现目标,遭敌炮火偷袭。此战,我连伤一副连长和一个排长及两个战友。更令人痛心的是,入伍才一个多月的我连河北籍新兵景振峰同志,一个才十八岁的可爱战友,在这次战斗中永远倒下了。他把自已永远十八岁的青春和生命,溶入了共和国永恒的军魂之中。

隔了一天,也就是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三时,前线再次传来惊天噩耗:我们师第四七八团侦察排副班长张立战友,在二六七高地附近侦察玫敌情时,突然被敌人重机枪击中而牺牲。悲讯传开,才知他是我们一六0师张志信师长的独子,而且我们一六0师老师长、五十四军副军长董占林将军偕其子:师侦察连长董潮同志也在战场上作战(战后军旅作家李存葆深入我军采访,以其为原型,写成著名小说《高山下的花环》)。获知军师将门父子双双与我们一起血战沙场,而令人振奋和士气大长。

这天下午,我们满怀悲壮和复仇决心,投入攻打敌人一个大型屯兵洞战斗。细雨泞泥中,在周副指导员带领下,我们冒着在山洞之敌射程之内危险,冒雨往我连炮兵阵地上送炮弹。艰难前行中,我脚下突然一滑,跌倒在毛路坎下。危急中,我一心护着弹箱,左腿肚内侧软组织被一竹桩划得皮开肉裂。疼痛中,郝茂洲战友急忙把我和弹箱拉上了路。他见我腿上负伤了,急着要为我包扎伤口。而我心中装着还未停下的战斗,对他说:给阵地送炮弹要紧,快往前赶。由于伤口处置不及时,后来发炎了,从而给我左腿肚上留下了一道至今清晰可见的寸多长的“光荣疤”痕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