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高平惊喜遇奇缘

离开宁明后,经过近三天的摩托化行军,我和160全师的的全体将士经崇左、大新、德堡,来到了那坡中越边境线上。二月二十二日,我五十四军根据广州军区前指指示,令我一六0师配属四十一军作战。且于二十三日由念井出国境开向越北通农地区,提前十二分钟达指定位置。此前的十九日,我东线南边穿插部队已攻占纳隆大桥,截断高平越军南撤退路。而我虎狼之师的兵临城下,形成了围攻高平之敌的强大攻势。

我五十四军原来作战任务是投放云南方向作战,以期牵制和打击侵柬越军,并在杨得志司令员的点将下,军、师、团三级军事主官曾于战前专程前往越滇边境预定战区侦察地形和敌情。但因柬埔寨在越军大举进攻之下,才二十来天就基本亡国了。鉴于柬之大势已去,中央军委才取消我军迂回越西北的战役作战计划,而临时改作广西方向战役集团预备队。

自二月十七日四十一军突破国境线后,一路猛打苦斗,战果辉煌,但也代价甚巨。二十四日,我师在通农接替四十一军一二一师和一二三师部分阵地,,即展开攻歼驻守魁瓦的越军三四六师指挥所及附近之敌,保护四十一、四十二军之侧翼安全,并配合其于二十五日攻克越北省会及军事重镇高平。

随后,我们四七九团在佘阳春团长的带领下,扔掉除武器弹药之外的一切物品,紧急奔向一个叫龙万的地方,抢占安乐北侧高地,控制公路、小路,掩护在此的师指。高机连扫射附近后,我们一00炮连指战员来不及喘一口气,大家火速架炮和装填炮弹,向一切可能藏敌的山崖、凹地及五公里以内的地方,打去一个多基数的炮弹。那隆隆炮声,直震得山摇地动,消除了威胁师指的安全隐患。

二月二十五日攻克高平后,我部奉命于次日上午向高平南边挺进。那天上午,又是急行军。霏霏细雨中,我身上裹着湿淋淋的单军装,除了一身泞泥,肩上还挑着两颗十六公斤重的炮弹,腰间武装带上别着两颗炮兵自卫的手榴弹,一路冒雨负重奔袭,直累得身上的湿衣往外冒白气儿。

喘气吁吁中,突然从我耳际传来“嘿、嘿”的呼唤声。我闻声回头一看,觉得此人好面熟。不待我开口,他又抢先说,“老同学,我是冉龙富,在四七九团当兵”。当时令我大吃一惊,没想到我们一个区的老乡老同学,竟然都在一个团当兵。但那时交通和通讯十分落后,相隔几十里羊肠小道,却很难联系。到部队后,我在河南大本营,他在湖北沉湖执行军农任务,从未打过照面,都不知对方在同一支英雄部队当兵。今天异国战场相见,算是战地奇缘,彼此都很惊呀和欣慰。

临别时他从肩上取下一壶白酒,说是他拿下敌人阵地后,从敌军身上缴获的,他执意要送给我夜间驱寒暖身。此时无言胜有言,感动中,我们两人四支大手紧紧握在一起,祝福老天爷保佑我们彼此在跟死神打交道的战场上,不但都能荣立战功,而且在凯旋那天,都能平安回到北方的伟大祖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