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战区又见鱼水情

军列一路昼夜兼程,风驰电掣驶往南疆前线。十七日晨抵长沙,当天中午在株州兵站停车约十分钟进餐。那顿饭荤素皆且比较可口,但为了赶时间,用狼吞虎咽形容吃饭,一点都不夸张。

我们囫囵吞枣吃罢中饭,大家连忙赶回军列上。我和战友们过衡阳,经全州入境广西。然后继续随车南下,过罢柳州,军列到达南宁火车站时,已是十七日华灯初放时刻。

下军列后,灯光照亮的夜幕下,到处是撩眼的军车、军人和当地执勤维护交通的民兵,再就是我们这些全副武装的参战军人,以及刚卸下军列的坦克、军车、大炮、高射炮等重武器,完全一幅大战来临的场景。

部队清点人员和武器装备后,我们开始在笼罩着战争氛围的夜慕下,乘坐本连队军车驶往宁明县叫海渊的地方,当晚宿营在此地一个壮族村庄,等待战区广西东线前指安排战斗任务。

我们驻的这个村子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民房完全掩映在碧绿的翠竹林中,院落前一条清澈而蜿蜒的小溪河里,倒影着祥和而宁静的村落。不知是战区老百姓为了欢迎南下大军,特意搞了卫生大扫除,还是壮族同胞平时就很讲究卫生,村里村外、屋里屋外都很洁静。因此,我们虽是在这里小住十来个小时,也给人一种“兵至如归”的良好感觉。

在我们住的地方,房东是一户壮族人家。待我们住下后,房东韦大伯特意回家了一趟。他想看看驻扎在他家的亲人解放军需要什么,他和老乡们一定设法解决。闲聊中,韦大伯告诉我们说,他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都在广州部队当兵。今年春节前夕,他的大儿子在边防线巡逻时,壮烈牺牲在越军偷袭的冷枪下了。二儿子在湖南驻军当兵,已经上前线去了,不知牺牲没有。小儿子才十七岁,还没高中毕业,为了给他大哥报仇,一再缠着大队民兵连长不放,也成为支前民工,扛着担架上前线去了。听到这里我很感动,这房东既是烈属,也是令人敬重的满门忠烈义士呀。

这天深夜我们停顿下来后,开始啃压缩饼干充饥。见状,急坏了房东韦大伯,他说这样是在糟踏身体,要我们马上停下。他边说边从里屋抱出一大坛甜米酒,说是准备大儿媳妇坐月子用的,现在慰劳上前线的解放军要紧。不顾我们劝阻,他和老伴执意点燃灶火,给我们每人端上一惋热气腾腾的甜米酒,笑呵呵地说:娃们,现在趁热吃饼干吧。此时,我感动的热泪禁不住掉在碗里,和着甜米酒一起吞了它,感觉心里温暖而甜蜜。

第二天早上,部队要开进前线了。临走时,我想老乡对我们子弟兵太好了,我把胙天部队战前发给的两个月十二块津贴放在老乡的显眼的桌面上,并附上一纸感谢的辞别留言条,权当对老乡的一点补偿。

但我们还没来得及在村口登车出发,韦大伯找到连长和我,硬是不由分说,执意把钱如数还给了我。其实,那不是钱,而是浓缩在新时期战区的军民鱼水情。为此,连长和指导员直夸我会处理军民关系,还在战前嘉奖了我一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