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官生涯——我的美好十年之四

四、就是不给你面子

88年底当新兵连长去孝感接兵,暗自决心再也不能要SX那种操蛋兵。88年的孝感好像是个县级市,地区行署驻孝感,有军分区,但孝感城区只有一个武装部。我把排长们连同指导员一起分到了乡镇,我自己负责城区,住进了军分区招待所一套三居单元。

安顿下来先去武装部,进去一看,满墙的锦旗,绝大部分是84年至87年。好家伙,这个武装部大概也是把全城的操蛋玩意儿全弄到部队去了,我可得小心点。部长热情接待了我,说正好今天把城区应征青年全招过来了,让我看看。看看就记下了名字把瘸子赶走了——真让人无语。

体检的日子到了,那一年我们部队征召150人,上站体检的约450人,人比较多,所以我们负责的城区和乡镇单独安排一个上午体检。我把排长们分到了各个科室,一番密语,自己坐到了武装部收体检表的地方。整整一上午,体检表收一张我先拿过来看一张,表上检查项目有涂改的、体检有项目不合格的、体检项目将将合格有向武装部收表人打招呼,统统记下。体检后又把排长们召集起来,他们各守一滩,保证每个青年体检都要在为我的人眼皮子底下过一遍,最终我们把先不合格后来又“合格”的也统计出来,甚至总结了一份有猫腻的“黑名单”。可以说,没哪个接兵部队有我们这么细致。

孝感人民很是热情好客,基本每个来交体检表的都丢下一根烟表示一下,主要是红塔山,也有阿诗玛、555。武装部收表的是个女孩,最后烟全归了我,满满一军用挎包。当时一个月工资大约130-150块,而一条红塔山就是10块呀。孝感人请客时也是如此,每人先发一报红塔山,美名其曰“卫生烟”,再不断敬烟,“卫生烟”是给你带走的。我赶紧孝感人比上海人还讲面子。

分兵定兵了。分兵就是我要张三他非给李四,讨价还价,最终妥协达成一致。定兵就是妥协后确定新兵名单,新兵连长和武装部长在名单上一签字,皆大欢喜,接兵的、武装部、新兵家庭莫不如此。

定兵前,城区武装部部长来找我,说他外甥在我们负责的乡镇,身高只有1.59米,差一厘米不合格,说排长不敢要,找我通融一下。我和部长关系处得不错,一看小伙子还蛮精神,行,要了。

一天正在招待所休息,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小伙子来找我。说是家里是城区的,十分困难送不起礼,武装部说部队不要你家孩子。她和儿子天天守着军分区大门口,体检时见过我是连长,终于有一天趁着门岗走神溜了进来,求求我一定带走孩子。第二天我去她家看了一看,确实是家徒四壁,孩子又壮又精神,就动了恻隐之心。我找到武装部长,说XXX我要了,部长说不好办。磨叽了半天,好话坏话说尽,部长说你们是北京军区,想去你们部队的太多,关系实在是照顾不过来,要不然我把他弄到别的部队去?我一想也可以,走了兵就行,管它去哪个部队呢,至少给这个家庭解决了实际困难。把消息带给了中年妇女,她们一家千恩万谢,一定要请我吃饭,我谢绝了,我吃得下去吗。我不是假清高,定完兵后离新兵起运还有一周时间,武装部安排的宴席都忙不过来,组织部的、劳动局的、电力公司的、......,局长呀、科长呀、经理呀,还有空降兵15军的副部长,喝的头都大了,不去就来招待所“抓”你,实在是不胜酒力,一两就醉。最后两实在没办法了,快到饭点了我就出去逛街,往录像厅里一钻,谁也找不到我。一天晚上九点回到宿舍,武装部长在等我,说“早就说给你安排,现在都排不开了”。我说“早安排(指定兵之前)肯定不去,定完兵了可以去。但是去了就肝儿颤,你饶了我吧”。“不行”,部长不依不饶,“我等了你四个钟头,你架子也太大了吧”。最后还是被拽进了饭店,请客的新兵家长是地区组织部的科长,哎,喝吧。

走兵的前一天晚上半夜,中年妇女又敲开了我的房门,说是孩子还是走不成。我说“昨天我还催过部长,部长说给你家孩子找了个部队呀”。妇女说是找了个部队,“武装部让我再交800块钱,说是服装费。为了孩子能走我一早被接到了空降兵15军副部长家里,首长很是客气“孩子到部队后要严格要求”,一边喝茶抽烟,一边聊天,无意中我说到了空降兵第15军的年轻军长李良辉,36岁副军长、43岁当军长。副部长说被撤职了。我问为什么,副部长说李军长同政委闹矛盾,结果指使通信处长给政委装窃听器,现在赋闲呢。两年以后,从报纸看见李军长调任宁夏军区副司令员,可惜了。

下午来到车站,火车站红旗招展人声鼎沸,每个新兵后面都跟着一群家长和至爱亲朋。我刚刚站定,四五十个人抱着纸箱子走过来,堆起了一座小山儿。“怎么回事儿?”,家长纷纷客气,“是麻糖,一点孝感特产,不成敬意。您摸摸,箱子还是温的呢,今天早上刚从糖厂提出来的”。后来听说,麻糖厂销售人员折腾了大半夜,连夜排队来买刚出炉麻糖的挤破了门,摸摸箱子,确实都是温乎乎的。

新兵们要上车了,一个乡镇一个乡镇点名,点完名同签字同军分区军务科交接。轮到了部长外甥那个乡,我拿起花名册,大笔一挥刷刷刷,对军分区军务参谋说“这四个人我不要,剩下的可以上车”,那四个人全是部长打过招呼的,体检介乎于合格不合格之间的,包括他外甥。乡镇的武装部长傻了,城区的武装部长也傻了,军务参谋在发愣,军分区司令员走了过来。“定兵时签过字了,你凭什么不要?”,两个武装部长一起嚷嚷,军务参谋也跟着和稀泥,军分区司令员一旁冷眼相看。“身体不合格”我眼一翻。“怎么不合格?体检表全是合格的”,两个部长异口同声。我盯了了两个部长半天,“何不合格你们清楚,到部队后还会复检,但时候别怪我再退兵”。退兵对于省军区、军分区是十分严重的“事故”,每年征兵前都会向全国各省通报前一年的退兵情况,省军区、军分区、武装部屁股上是要挨板子的。军务参谋部说话了,两个部长还梗着脖子,“这四个兵你要是不要,我们乡一个也不送了”。部长外甥的那个乡是个大乡,可是四十个新兵呀,少接了四十个兵,我这个连长兜得起兜不起我心里也没谱。但那时候年轻,血气方刚,你部长敢欺负老实人穷人,我就绝不给你面子,还TMD服装费,有当兵自己出服装费的吗,天下奇闻。局面僵持下来,家长新兵围了一大圈看热闹。我也懒得解释为什么跟部长过不去,直接问军区参谋,“其它乡走不走?”,“走!”,“好,先弄其它乡”。

除了部长外甥那个乡镇外,其它的新兵全上了火车。“你们怎么着?”我问两个部长。“要走全走,要么都不走”,部长们很坚决。“不走是吧,爱走不走,我全都不要了”,说完我就上了火车,“关门”。军分区司令员赶紧跑了过来,“你这个小X连长也太愣了,回去怎么交代?”。“不是我不要,是他不送。回去复检不合格的我肯定给您送回来,您信不信?”。这时,那个乡的新兵和家长全都急了,一起嚷嚷起来,部长们犯了众怒。司令员下了命令,“去掉那四个人,其他的新兵车门前集合”。发车了,我让排长们清点人数。咦,怎么多了一个?一查,有一个被pass掉的新兵不知道怎么溜上了火车。我骂了排长一句,心火已经出了,多一个就多一个吧,反正他也是跟着武装部长吃瓜捞儿。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火车驶进了站台,回到了熟悉的城市。人和行李全都下了车,新兵们正在整队,站台上一片狼藉。师参谋长踱了过来,看了看那座小山儿,“TMD,XXX到底收了多少麻糖?”。我有点不好意思,“那都是新兵自己带的”。参谋长一瘪嘴,接过了军务科长递过来的红塔山,“啪”,军务科长点着了防风打火机——那时候防风打火机时髦儿,七八百一个。我看着科长的打火机在想,这货到底有多少打火机,怎么每次见到时他都换一个新的?军务科长不认识我,“那个连长,带来多少新兵”。“科长,带了147个,少带了三个”,我正愁没法交代。“才少带了三个?”,科长似乎不满意。这个兵贩子,恨不得我少带20个,他好从部队驻地照顾关系户。参谋长和军务科长向车站大门走去,走了几步参谋长又回过头来,“XXX,给我留两盒麻糖”——这就是《士兵生涯》里所说的第二次“行贿”。

回到团里,各营领走了自己的新兵,我留下的有两个自己早就看好的兵大W和小W。小W成了我的通讯员,后来一天早起,小W跑进我宿舍说连长快去看UFO。我和他跑到操场,只见一个脸盆大小的太阳,像是咸鸭蛋黄一样的橙黄色,从东向南飞跑,一分钟消失在天际,而那个真正的太阳还在东方。那一定不是UFO,是大气层起了什么变化,折射了太阳“飞奔”。大W则成了导弹主射手,参加了919,还得到了军委首长“表扬”——因为他导弹打得不准,把三个靶子打飞了。

中午,我和两个新兵排长去了C哥哥饭店,50天呀,孝感没有辣菜,嘴都淡出了鸟儿,还是水煮肉片过瘾。一点多钟吃完了饭回到连队,一进小院儿楞了,至少有一二十口子中尉、上尉,有机关的股长参谋干事助理员,还有除了我们营其它三个营、团直属队几乎所有连队的连长或指导员。一见我进了小院,中尉上尉们围了过来,“老X,听说弄了不少麻糖,分点呗”。我kao,打土豪来了。这次接兵全是我们营的干部,他们除了接收了新兵还没闻到麻糖是什么味儿。这么多人一起来,谁通知的呀?上午一回来,我们营部和其它四个连已经各分一箱,我们连每个排分了一箱,剩下的全都锁进了储藏室。看看这群人,没有营长们,那是抹不开面子,没有排长们,那是不够资格。连部太小坐不下,哥们弟兄们十冬腊月全在院子里站着那行呀,快分糖吧。我赶紧叫来文书,打开储藏室大门,不消片刻,麻糖分光了,只剩下一地的外包装箱壳子。

吃完晚饭刚回到宿舍,我当排长时那个连队的二排长过来了,就是后面明天“趣事”里讲到的被我“抢”了单间的二排长。“老X,给点麻糖吧”,“上午不是给了你们连一箱吗?”,“连长说我也去接兵了,不分给我,老乡来了要麻糖,我怎么办?”,二排长理直气壮。“你自己就没弄几盒?”,“我真的一盒也没有,你不信问问小Q”,小Q是我连通讯员,这次和我一起去接兵,站在门口的小Q点点头。“没有了,全分光了”。二排长一看我桌子上有两盒铁盒精装的麻糖,伸手就拿,“这两盒归我了”。我赶紧扑上去把麻糖搂在怀里,“这两盒不行,给师参谋长留的”。“那你就再给我找去”,二排长开始耍赖。“小Q,分给连部和炊事班的麻糖还有吗?”,“还有几盒吧”,不一会儿小Q拿来四盒麻糖,二排长拿起麻糖头也不回就跑,我赶紧追出去,“你个兔崽子,连一声谢谢也不说就跑?让你接一个乡,三十个新兵呀,一盒麻糖也没弄到,你真TMD的够‘笨’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