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回到都拉哨所,战友和民兵兄弟们都穿上带有钢板的解放胶鞋,又看到我们还配属了工兵,大家伙都挺高兴,出去侦察也不怕平坦的开阔地了,心里就更有底了。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我们多次向所谓敌占区侦察,效率提高了许多,遗憾的是我们摸了许多高地。都没有发现越军。我们心里都挺着急的,看得出来,周排更急。这一阵,我们都是在周边五六公里范围内搜索侦察,既然没有效果,只好再往前出更远的地方。这天,周排决定前出八公里侦察。

我们是天黑后走的,转悠了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现,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就上了一个高地隐蔽休息,我们很不幸,还没有呆一会,下起了雨。一夜的奔波,大家伙确实都疲劳了,下山也没有什么劲了,而且下雨湿滑,很危险的,干脆就在上面呆着吧。当时都在骂这个鬼天气,可再急也没有办法,只能穿着雨衣找个背雨的石头靠一靠,还不能站着靠,在山顶目标大,只能蹲着或是坐在湿漉漉的地下。我是坐不住也蹲不住,睡觉吧又睡不着,折腾得我大脑短路外加目光呆滞……好不容易等到雨停了,本想多歇会,周排却横下心也不管道路湿滑了,命令我们下山继续侦察。当时是又困又累,一万匹***在心中奔腾,没办法,听命令吧。下过雨的路真的不好走,我是尖兵,也不知道滑倒了多少次,摔得我快灵魂出窍了,但我后面的周排总是马上就能扶起我,大家知道心里从***转换成谢谢你的最快时间是多少吗?呵呵!我们就是这样蠕动着下山了……

根据地图,我们要去的一个高地不远,但有一片开阔地,杂草丛生,最矮的草都到腰部了,只得让工兵班长陈宇和工兵小冯在前探雷,我们在他们探过的地方跟着走,突然陈班长摆手示意,我们赶紧蹲下,周排立马上前探问究竟,我在他们身后听见说发现有人,尼玛,这是要遭遇了吗?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枪,这玩意感觉能辟邪。周排朝我招手,我赶紧过去探头一看,在前方二十米的地方果然有人影晃动,但看的不是很清晰,他们似乎也发现了我们,因为草太高,也许搞不清楚是什么人,没有轻举妄动。周排小声对我说:“听我命令开枪”,我点点头,当时我觉得我的嘴唇是颤抖的,脸色一定很难看。我当时用的是56冲,侦察兵在行进当中要做到先敌开枪,所以在执行任务时子弹是上膛的,不开保险。我迅速打开保险,将枪口对向了前方,工兵全部退后,周排也已经准备射击,只听周排喊了一声“谁呀”,对方没有动静,仅仅一秒以后,周排吼道“打”,我立即射出了自上前线以来第一颗子弹,也是实战的第一颗子弹。我们这边枪一响,那边也开枪了,我们都是趴在地上的,说实话枪打的什么效果我是不知道,反正是凭感觉搂火,对方的子弹也没有给我们造成威胁,刚打了不到一梭子子弹,周排按照侦察兵接触立即撤离的原则,命令我们后撤,我感觉对方也在后撤,也许我们碰见的也是侦察兵,规矩和我们一样吧。我们利用草的高度,猫着腰边打边撤,对方的枪声好像也越来越远,等我们撤到一个山脚拐弯处,我们停了下来。观察了一下没有人追来,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下可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时候大家都意识到了,这是在打仗,子弹在头顶“嗖嗖”的,弄不好就要死人的,我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压压惊,尼玛,这算是死里逃生了吧……

撤退的时候一个个脸都是死灰死灰的,回到哨所就热闹了,都阴转晴了开始吹牛逼了。包括周排在内都是第一次实战,听到大伙如此兴奋,情绪也调动起来了。吹着牛逼就把战斗给总结了。也不知谁说了一句周排指挥水平高的话,大家伙的马屁就都朝周排奔腾而来。不过当时大家伙说的也是实话,周排第一次指挥战斗,那份沉着和冷静让人佩服,我们当兵的只有在实战中才能真正认识指挥官,这次大家如此兴奋的吹捧周排,也许也是为自己高兴,跟着这样的指挥官,心里踏实。我们当时还总结了遇敌如何识别的问题,这次也就是地形有利,不然,等周排喊那一嗓子的时候,我们就暴露了,敌人完全可以开枪了,他们没有开,除了地形影响外,老天眷顾我们也是原因之一吧,最后,我们决定使用我军最古老但又最有效的识别方式:带白毛巾。战斗前,工兵发现有人的时候,如果标志明显的话,是完全可以识别的,不过现在总结出来还不晚,打仗需要的就是总结,往后就会越打越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