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海陆空天“兵王”们的功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报》2月4日报道了一位被习主席一眼认出的47岁老兵,二炮某部一级军士长王忠心。我军军衔制度中,一级军士长只授予给军中最出色的资深技术士官,每位一级军士长都是“传说中的大神”。《出鞘》讲述海陆空天“兵王”们的功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6年入伍的王忠心是二炮某部技术营控制技师。参加了多次实弹发射任务,2000年以来,连续14年被评为“旅技术骨干”。在第二炮兵,测控可谓最难上手的岗位之一,那些复杂如天书的大小电路管线,是保障导弹不仅能打出去、更能打得准的关键角色。王忠心对此的要求是“万无一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部队近年换装某新型中程弹道导弹,系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几年来的专业训练,王忠心除担任总教练外,训练课目也一个不落。营长劝他,这些课目你都练了数千遍,指挥就行。王忠心说:“专业技能一天不练容易手生,指挥起来心里就没底。当兵不训练不操作,那还叫兵么?”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难怪他与1台仪器、1副面板、7块仪表、30余个开关按钮相伴29个春秋,始终没出过一次差错;旅里每次换装新型导弹,他都是第一个通过操作认证,为新装备编写了20余套训练教材;每次换装前,他都加倍珍惜去厂家学习的机会,回来后广收“徒弟”,使旅里战略人才储备成倍递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同样是1986年入伍,一级军士长赵宗刚服役于济南军区著名的“猛虎师”装甲团。29年军旅生涯,锤炼出一身硬功夫,参与包括各类演习阅兵在内的大项保障任务18次,排除大小故障3000余个,节约维修经费近500万元。全团上到坦克下到自动步枪的大小装备,没有他不能修理维护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赵宗刚所在部队使用的是96式主战坦克,其使用的12150ZL型柴油发动机是59式坦克使用的12150L发动机的“魔改”型,虽然进行了改进,但用于战斗全重比59式重了很多的96式时,其故障率相对还是多一些的。因此赵宗刚在保障装甲团的多次演习行动时积累了大量经验,并运用在训练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次赵宗刚随部队赴高原练兵,全团坦克无一故障,兄弟部队说“绝不可能”。怎样把“不可能”变成现实?随着海拔的攀升,他根据氧气稀薄程度逐步调整柴油机提前供油角,不断适应环境;高原气压低,冷却液沸点降低易气化,他利用高压锅原理制作了增压器,坦克在高原也能驰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高科技扎堆”的海军,一级士官长的比例更高。北海舰队“哈尔滨”舰一级军士长朱桂全,1987年入伍,任机电部门燃气轮机班班长兼技师,曾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仅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朱桂全凭借勤学苦练,不仅维护舰上美制LM2500燃气轮机20年,还带出了一大帮徒弟。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朱桂全和他的徒弟们的努力下,两艘052型导弹驱逐舰虽然由于大家都懂的原因其主机无法得到正常渠道的原厂部件,但服役20年至今,仍保持着很高的出勤率,在历次演习训练中屡建功勋,112舰更是有着有着“中华第一舰”和“海上先锋舰”的美誉。近年来,两舰还远赴亚丁湾护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一级军士长王昌来,旁边的上尉军官为其儿子王晨。王昌来在潜艇上工作了36年,是个超期服役的老兵,人称“鱼雷王”,对我军各型潜用鱼雷水雷无比精通,被支队聘为教练室鱼水雷专业教练员。2008年6月,王晨从潜艇学院毕业,和爸爸王昌来成了潜艇“同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1年王晨调到父亲所在部队任鱼水雷部门长,成为父亲的“顶头上司”。他刚上艇那天,父亲居然给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一下,弄得小王脸通红。休息间隙,小王说:“爸,咱下回别搞这么正式,好不?”老王严肃地回答:“不,我是在执行条令,在艇上我是你部下,不是你老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除了“鱼雷王”之外,还有一位“机电王”谢世海,1982年入伍的他,比艇长闵令东大18岁,比艇上的新兵大了30多岁,有着“谢爷”之称。每次出海远航,“谢爷”都是大家争抢的“香饽饽”。大伙儿都说:“同他一起出海,特有安全感,潜艇上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没有他处理不了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支队在驻地市区给他分了一套团职干部住房,可他还是住在营区内士官公寓。别人问他:“为啥放着大房子不住?”他说:“住营区有事部队找我方便,而且听潜艇充电的声音睡得香……”30多年来,不算演习、战备巡逻,“谢爷”仅训练出海就达2000多天,相当于在水下生活5年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很多人都知道为巨浪家族潜射弹道导弹发展做出过突出贡献的“水下发射试验先锋艇”200艇,在这条“先锋艇”上也有一位一级军士长。他就是娄飞,前200艇电工区队长,现任某新型综合试验潜艇电工区队长。1986年入伍至今,他为我军潜艇完成两代潜射导弹试验工作付出了29年的光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2年,被誉为“蓝鲸龙骨”的娄飞荣立一等功,并成为其家乡辽宁省庄河市的征兵形象大使。而在200艇光荣退役之后,娄飞告别了这位服役几十年的“老战友”,在继承了“水下发射试验先锋艇”称号的某新型综合试验潜艇上重新开始了他的战斗生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航空兵机务部队,虽然有大量的专业技术军官,但仍然有着“兵王”的传说。例如陆军第13集团军某陆航旅机务大队,特设专业一级军士长芮银超,就被飞行员称为“定海神针”。为留住他,总部机关曾两次开会专题研究,一改再改特设专业高级士官编制,甚至创造了“特级军士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该部装备米-171E突击运输直升机。一次其中4架的自动驾驶仪出现故障,俄方专家现场检查了一番,不知原因所在。国叫来几个经验丰富的直升机专家也前来会诊,还是没找到故障所在;开故障分析会议时,芮银超列席。老专家说:这是一起罕见的故障,应当是各部件之间的耦合出了问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芮银超思忖了一会儿说,应当是液压舵机出了问题。俄方专家笑说,这不可能!芮银超说,我们可以现场试验一下。实在找不出原因,会议决定,就用芮银超的办法试试。结果,换掉液压舵机后,故障排除了。俄方专家惊讶不已,连说,真没想到,这么一个难题,被一个中国士兵破解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芮银超精通的不仅仅是特设专业。引进米-171E前的高原测试中,他负责协助俄方专家组装,一会装尾桨,一会装天线,一会儿又安装指示灯,都没有难倒芮银超,全部一次成功。“一个人把机械、特设、无线电的活全都干了,而且没有丝毫差错,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俄方专家好奇地发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兵王”们的事迹远不是一期《出鞘》能够说完的,小编只能择取部分代表作为典型。看到这些事迹,相信每位读者首先肯定是敬仰之至,但通过提拔过程中的遭遇不难看出,如果不是上级“慧眼识珠,特事特办”,他们中很多人很难留在部队,究其原因,多为学历和地位待遇所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我军逐步完成机械化并开始向信息化迈进的时期,除了需要受过完整学历教育的专业技术军官之外,在基层摸爬滚打多年、有着丰富实践经验的士官们同样是宝贵的财富。因文化所限,他们很难有去军校进修的机会,只能自己抽空翻书学习;部队是不是应该给他们更多“充电”的机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可能他们的初始学历较低,但“兵王”们能通过刻苦自学达到让专家叹服的水平,这说明他们绝不缺乏学习的能力和动力。一旦知识和经验结合起来时,必将会产生1+1>2的威力。而鼓励更多优秀士官成为“兵王”,就要让“兵王”们摆脱“老黄牛”形象,在军队和社会上获得更高的地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一个细节就能看出他们的地位还有提高的空间。即使贵为一级军士长,其军装除了军衔之外和刚授衔的列兵毫无区别。对这群把全部的青春都献给了祖国和军营的老兵们来说,其军装最起码应该在军帽上与军官标准看齐,编织帽带和帽檐花齐备;胸口应有级别资历章和姓名牌以示尊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而且相信读者朋友们也看出来了,我军的一级军士长基本都是专业技术士官。而我军士官中的另一个大群体——指挥士官——特别是那些战斗在陆军基层作战部队、空降兵、海军陆战队以及全军各特种部队等单位的“老班长”们,他们当中大部分人甚至都没有晋升到四级军士长就已复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因很简单,老班长们扛过多年训练,为连队扛下一面面锦旗之后,一身老伤的他们慢慢无法再和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相比,而军队中却没有额外的编制留给他们,于是乎“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留给人的则是无尽的遗憾:他们的经验技巧(某些单位的老兵甚至拥有实战经验)如何传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幸好从去年开始,我军开始在连营旅一级试点实施“士官长”制度(注意与军士长这一军衔称呼的区别),老班长们终于有了一个能够继续发挥作用的岗位。在新的士官长制度下,士官们的待遇和地位将有进一步提高,更好的辅助军官的工作,对部队战斗力建设也是一件好事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如何让我军的“兵王”们越来越多,如何让他们获得与其贡献相称的荣誉和待遇,如何让他们成为我军新时期改革建设中承上启下的中坚力量,实现“能打仗,打胜仗”的目标,将是未来我军士官队伍建设的核心工作内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