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五、颠覆定律

大约十月份,孙连长找我“我明年就要转业了,我想带你嫂子和孩子到北京玩玩,你陪我去吧”。连长万岁!哪找这么爱兵如子的连长呀!我陪着连长一家三口回北京了,我阔别了一年的北京,我又回来啦。 我父亲给连长一家找了免费的招待所,请连长吃饭。我陪着连长逛故宫、颐和园。

连长一家要回邯郸了,他让我再多住几天。我拿了7.8元给连长嫂子,是嫂子帮我垫付的回京车费。嫂子推脱着“无要啦、无要啦,你还请我们呲(吃)饭了耶”——晕!上海人真是太会算帐了。我不但请你呲(吃)饭了耶,还请你住店了耶,还请你游玩了耶,怎么算?我扔下钱就跑了。几天后,我带着托姨夫在北京饭店买了一瓶茅台酒回到邯郸。茅台耶,一瓶11.2元。

老兵该退伍了,班长葛JT服役满五年要退伍了。我把茅台送给了班长,送给了爱我护我的班长。从军15年,我只给徐副师长送过两瓶通州老窖、给另一位老首长送过两盒孝感麻糖。现在想想,给一个退伍的班长送茅台,那应该是一种自然的感情流露。再见了,我的老班长。10年我在网上搜索,居然找到了老班长的电话。打过去一问,老班长退伍后一直在北川县的一个乡里当武装部长。08年汶川地震,老班长的家变成了堰塞湖,好在家人无恙,祝老班长和家人一生平安。

十一月,我进团教导队受训。教导队训练也很艰苦,但与演习和农场相比,简直是小菜一碟。秋天的荆棘开始变硬,我的臂、腿、跨、肘再次破裂结痂,结痂破裂,我只能穿上绒裤、棉裤训练减轻摩擦的痛苦。

教导队训练的大头戏是射击训练,两个人一挺重机枪,从上午打到傍晚。57式重机枪有一根备用枪管,打起来两个枪管轮流换着用,我没见过打红的枪管,但我见过打白了的枪管。教导队一个多月,我打了上万发子弹,精度射击、散布射击、显隐目标射击、夜间射击——那一个月真真地过足了枪瘾。

有一天偷懒,上午打了几百发,中午没有擦枪,下午接着打。结果一颗弹头卡在枪管线膛和弹膛之间。不幸中的万幸呀,弹头卡的位置正好阻止了下一发子弹进入弹膛,造成枪机没能闭合,这才发现问题。如果弹头卡在线膛里,就不会影响下一发子弹的击发,非炸膛不可。损坏武器装备不说,还会伤人,绝对是个大事故。把枪扛回连里,捣鼓了半天,几个人全傻了眼,怎么把弹头弄出来呢?孙连长就要专业了,新来的王连长是二营调过来的,一天到晚拉了个驴脸,见谁骂谁。前几天我往炉子里扔了一个纽扣电池,不一会“砰”得一声,电池爆炸赛过打枪——真TMD响,营长、连长全跑了过来把我臭骂一顿,所以卡膛这事儿压根就没敢往连部报告。一会儿三排的桂排长溜达过来,一脸络腮胡子刮得铁青,“傻了吧?二了吧?蔫了吧?,你们不是挺牛B吗?”,赶紧给排长上烟。桂排长叼着烟蜜蜂着眼,不紧不慢地拿过一根通条,在通条前面裹上擦枪布,把通条从枪管前方伸进去,在用锤子轻轻地敲击着通条尾部,“吧嗒”,弹头出来了。真危险,这个不光是挨骂,弄不好就是一个行政处分。

重机枪不比步枪冲锋枪,打起来很费事儿,赋予基本射向后好固定方向机、高低机,精瞄后再固定精瞄机,否则的话子弹就全打飞了。最难的打射孔靶和散布射击。射孔靶大约是50X30厘米,在200米距离上不断显隐,竖起来10秒就放下,过一会再换一个地方竖起。射孔靶很小,只有胸环靶的三分之一不到,靶纸还是墨绿色的,和杂草背景近似,经常是还没发现着靶子就放到了,别说打了。现在想想都不可思议,可那个时候眼睛就是尖,出一个打一个。散布射击是一流儿排开五个胸环靶,25发长点射不得间断,中一及格、中二良好、中三以上优秀,咱大多能中五靶。 一万多发子弹真不白给,最终打出个“神枪手”证章(当时部队有三手证章“神枪手”、“神炮手”、“技术能手”)。教导队毕业后,我被任命为四班班长,接了葛JT的班。

在那个年代,第一年的兵当班长是件了不起的事情。82年初。我们连有一个76年的班长、两个80年的班长,剩下都是78年的班长。80年的兵干得好的,如L二根三年兵也只能当个副班长。

大概是年底,我母亲到部队看我,徐副师长安排团里领导接待。张参谋长见到我母亲一个劲儿的寒暄“你儿子干得不错”,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当参谋长看见我后大笑,“哈,是你小子呀。大姐,你儿子确实干得不错”——我在教导队和射击场上给他印象太深刻了。

那一年年底,全团大概有六七个82年兵被任命为班长,除了一个唐山兵,剩下的都是北京、南京兵。后来听说许团长有一句名言“82年的北京兵、南京兵彻底颠覆了城市兵、特别是大城市兵‘不行’的定律”。

六、天外来客

大约83年1月,危机降临了。苏联发射的宇宙-1402号海洋监察卫星失控,将坠落地面。1402号卫星上的动力装置是一个小型核反应堆,如果坠落时燃烧不完全掉在哪个国家必定会造成核灾难。我们营被赋予邯郸地区应急分队的任务。如果1402号掉到邯郸地区,我们将立即出动,把卫星坠落区控制起来。部队给每个人配发了全新的防毒面具,但没有其它的防护装具,只是要求在行动时披上自己白色褥单,“隔绝”核辐射。

接受任务后,不用训练别的科目了,只要不离开来连队宿舍区域,大部分时间可以随意活动,只是动不动就来一次紧急集合,连里、营里、团里、师里,谁高兴了或者不高兴了都可以来一把紧急集合。

有一次徐副师长突然在熄灯后拉紧急集合。我穿好衣服、打好背包、披上个人装具,再跑到兵器室左手夹起重机枪(枪身枪架一共28公斤)、右手拿一把工兵锹穿起3个弹盒,再跑出兵器室。我打赌没有人能猜出用了多少时间——1分58秒,连我自己也不相信——超水平发挥,平时基本是3分多钟。再考核戴防毒面具,一声令下,屏住呼吸闭眼,从面具带里抽出面具,双手拇指一挑拉带,下巴前伸兜住面具,把整个面具往脑后一兜,两拇指在脑后顺着拉带往下一捋,睁眼呼出一口气,“完毕”。检查员上来二话不说,堵住了“猪嘴”呼吸器“吸气、呼气”,一吸一呼,面具随着脸形瘪下去鼓起来。“佩戴合格,时间3秒”检查员大声报道。

徐老头看得目瞪口呆,片刻后又哈哈大笑。紧急集合1分58秒有人可能还没穿好衣服,带防毒面具5秒成绩就是优秀,3秒,全团也不会超过五个人。

七、离开“潍县团”

宇宙-1402终于掉进了东太平洋,它再早掉一段时间,也许能赶上马岛战争,砸沉无敌号航母。2月份,根据军司令部的命令,我们二排全排调往本军另一个师步兵2团,组建该团3营机枪连。我调走也就罢了,我倒霉的二排长也被当成包袱甩给了2团。排长是四川人,70年兵,73年提干当了排长。85年我从院校毕业回来当排长时,送走了当了12年正排的老排长。

到2团报道后,我们班又调入该团炮兵营107火箭炮连。107火箭炮连也是刚刚组建,连队只有指导员和一个副连长,没有其它干部。于是,我被任命为四班班长、代理排长。直至9月份我上了军校,结束了我22个月的士兵生涯,穿上了四个兜的军装。

————明天继续--兵营趣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