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类的概念过于广泛,不好代言,而人们的意志唯有在灾难面前,才能得以真正的检验。纵观二战风云,前苏联的俄国人,也就是大毛子或是大鼻子,他们凭借着什么,干败了气焰嚣张,来势汹汹的德国鬼子,最终取得了卫国战争的胜利?紧接着又走出国门,再端了鬼子的老巢柏林!这是一个历史的话题。别的不说,仅举一个例子,就足以让我们汗颜并吃惊。斯大林格勒会战期间,守军弹尽粮绝多日,城里百姓更是苦不堪言。但是警察依然坚守岗位,在十字街头指挥交通。就说有个年纪稍大的俄国干警,因为饿得头昏眼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这时有个学生模样的女子,就把自己当日的二两面包票,塞到了警察手里。

这种真实场面,远比我们小时候所唱,捡到一分钱,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的流行歌词,感人动听。可惜事与愿违,老交警还没等到面包咬到嘴里,就一命呜呼,更可惜的是,那名女子也在当日饿死。许不这就是一种凝聚力,美誉为精神,它属于一个民族。同样在这座城市,还有更感人的事件发生,一辆拉有面包的卡车,被敌人飞机空投的炸弹,炸得人仰马翻。但是随后赶到的人们,自发性捡拾散落一地的面包,却没有一人将一片放到嘴里,要知道那会儿人们都已经饿的胃空肠闲,生命的耐力简直都到了极限。就这样靠着这种精神,俄国人坚持到了最后,迎来曙光,胜利属于他们。反过来再看中国的抗战,都是国军喊得口号喧天,保卫这儿,这就丢了,坚守那儿,那就没了。课本上给出了国民政府不抵抗的历史结论,他们不抵抗,却打响了淞沪会战,虽然,最终上海沦陷,他们不抵抗,却重置南京保卫战,虽然,也是城市丢失。

在此只能看出一个现象的立场,就为事实表明打不过是打不过,没打却是没打的,这是两个原则上的观念问题。而那些嘴里面最能吵吵把火的‘书生秀才愤青呆子们’,除了唇齿之间能叨咕点儿‘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口号标语之外,它们还会做些什么呢?真的让后人质疑。诚然第十八集团军在抗日大后方,游击战术运用得如鱼得水,功勋史绩不可磨灭。但是,为啥抗战胜利的多少周年以后,似乎还有不老少人声声棒喝不服,恍惚还有一部分人,在为历史的真相叫屈诉苦。亦听有良知的学者所讲,那也难怪我们之所以失败,大概其“攘外安内”是没有假设的不二选择。恍惚我们的失败,就是历史特定时期,注定又必然的失败。因为,我们隐隐约约就没有那种叫做“精神”“血性”“团结”又“和谐”的民族凝聚力吧,对与不对,都当我顺嘴瞎说的,一笑了之“o”啦!

二战趣闻:“大鼻子”如何面临孤城围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