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A爱烟爱酒。抽烟,老A号称一天四根火柴,起床和三顿饭后各一根,然后再点烟全靠烟屁,从睁眼抽到闭眼 ;喝酒,老A一天至少两顿,一喝就是半斤一斤,全看环境和情绪。老A说恨不得早上起来就喝,没办法,早饭后还要操课。

我当连长时,营长老A在外醉酒和警察打架,右手食指差点被砍断。回卫生队接指,老A同卫生队长老B说“一定要接好,我还要划拳呢”;我当组织干事时,副团长老A在一天组织部队早操时突发中风,抢救无效身故,最后被定性为“因公牺牲”。大家悲痛之余都说,“幸亏死在早操,要是死在中午晚上就说不清楚了”。

操持完老A的葬礼,我同副政委老K,卫生队长老B,军医老C、老D回到营房已经中午一点了,老B招呼大家去他家吃饭。我们几个围坐在桌子前,嫂子开始炒菜。老B拿出一瓶酒,给老C老D倒上一杯(小茶杯),端起酒来,“来,为老A走好,干一个”。三人喝完再到满,“老A就是喝死的,来,干一个”,“这酒呀,以后不能再喝了,来,再干一个”,“真是的,喝酒一点好处没有,咱以后不能再喝了,来,再干一个”。我kao,菜还没上桌,一瓶酒见底儿了,不喝酒的K副政委和我目瞪口呆,“你们这是前仆后继呀”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起,军队进入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忍耐期”,军人们抛家舍业、待遇低下,军队装备落后、训练泛陈,对于军人,酒算是什么呢?是一种寄托还是一种无奈?是一种胆魄还是一种逃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