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两次小考当文书

当兵第一年的七月中旬,我不知什么原因,我们连队的文书突然被免职了。而接替他岗位的战士,竟然是我这个才当兵几个月的新兵。

当时,听到任命后,不但我喜出外望,觉得这一天来得似乎太早了;而且好多老兵都用十分羡慕的眼神看着我,有许多新老战友纷纷向我表示祝贺,也有不服气和嫉妒的。而我的张班长因是湖北同乡,他除了恭禧我进步快外,还语重心长地叮嘱我一番,要我谦虚低调,学会夹着尾巴做人,今后进步才会继续顺利。末了,他和二班战友与我话别,说我在部队的第一个家在二班,今后倘偌当了一官半职,叫我不能忘了二班是我成长和生活过的“娘家”。我对大家说,我永远会记得二班这个战斗集体和战友们。

我当兵近半年就任文书兼军械员了,我心里当然十分高兴。而且听连长和指导员说,当时我是我们师和我们团第一个最早提拔的新兵战士。文书一职虽不是军官,也算上士班长级骨干人员。我听后连声感谢连首长和党组轵的信任,此后,我还给在武汉当教授的表侄儿写信,告诉了这件事儿。他早我几年当过兵,熟知部队上的事儿,便热情回信为我加油,说我现在是兵头将尾,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我好省珍惜和发展。

我想,我能很快当上文书,既与我是全团新兵中唯一一个弃文从武的高考状元,或者说是典型有关,也与连队对我两次实际能力考察有直接联系。这年“七一”前夕,团里留守部队要举行歌咏赛,我们连的参赛歌曲是“抓纲治军准备打仗”。任务确定后,指导员要我指挥连队和唱。当时,我心里害怕极了,因为我五音不全,唱歌可是我的弱项,更别说指挥别人了。但事到临头,我只好硬着头皮接受,心里和着曲调挥手指挥。如是几天心领神会中,没想到在全团拿了个好成绩。还有办黑板报的事儿,当时连队要求六月二十八日前办好。可前任文书只初中文化,除字儿写得算看得外,根本不通诗文和涂画,因而直到三十号下午了,他的头脑跟黑板上一样,完全是空空的。急情之下,曾来鄂西接我当兵的郭排长对连长和指导员说:这事儿找小文,人家是揣着省城师范录取通知书来当兵的,肯定会写会画,不如叫他试一试。经他一建议,我又临场受命,瞄了眼黑板的宽、长度,要了红、黄、蓝、绿、白四色粉笔,在黑板上沙沙地写画起来,一小时左右,搞了一组图文并茂的宣传专栏。那画虽不敢说完美,却不乏新颖、美观和粗犷;文笔不敢说很好,但却充满战斗激情、富有革命朝气和朗朗上口;字儿不敢说很漂亮,却也流畅、成熟和不乏阳刚之气。

我想,所有这些不算太坏的表现,应该是我当时在连队“出类拔萃”的主要原因。上任后,我决心在文书岗位上,干出一个好样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