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为人民当哨兵

下到正规战斗班的第二天,大约是那天下午的两点多钟,团机关营房大门前的站岗任务,因一班抽到外地集训去了,从三排轮回到了我们一排二班。

当时,因为一班的战友们被派到郑州火车站执行公差去了,我们班的张班长要代全班到营房后边的连队菜地参加生产劳动,他见我是班上新战友中的惟一一个湖北老乡,可能有照顾我的成份,便把部队营房大门前的站岗任务交给了我,使我在军旅生涯上,第一次成为了祖国人民和军队的光荣哨兵。领受站岗任务的一刻,我除了激动、兴奋与自豪,也第一次感到自己肩上有了责任,而且还是沉甸甸的。

班长把我领到哨位后,从三排交班战友手中接过五六式木把冲锋枪和子弹匣袋,为我披挂好后,他又叮嘱了臂如站岗不能走动、只能双手紧握冲锋枪斜端手上,昂首挺胸站在哨位上,万一累得不能支持了,在没人过往的极短瞬间,迅速作稍息姿态,调整放松一下身体;再是遇见穿四个兜的干部和首长进出,要持枪行注目礼,等等。那天在哨位上,我欣喜之中不敢有半点松懈。那一刻,我人在哨位上履行军人保卫祖国职责,心里却有一个高大的自我形象在闪现、在扩大。此时,我握钢枪精神抖擞,仿佛自己不是在中原军营站岗,而是在首都北京天安门前放哨,保卫伟大祖国的心脏和中央首长,内心萌动有过从未的热血沸腾。激动之中,我在心里默默唱着“手握一杆钢枪”的豪迈歌曲儿,不知不觉中两小时到了。当我兴致未尽时,班长他们结束了菜地劳动,领着战友来换岗了。

当然,站岗并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儿,尤其是深夜哨和到团部大院外野外的弹药库站岗,对新兵很刺激,甚至可以说是提心吊胆。我们团的弹药库,突兀在豫西平原的一个土丘上。离营房大院有两三百米远,四周无民宅,除了遍地棉丛,就是高大的钻天杨和刺槐树,还有一座座野冢,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平原上的大风刮起来阴风煞煞的,直叫人心里发怵。第一次在此站夜哨,说不出是害怕还是紧张,忽然让我想起老家利川县城监狱看守所放哨战士,一九七二年冬天,受到歹徒袭击遇害而丢枪的严重事件。由远及近,我顾不得多想寂寞与恐惧的事儿,壮胆打开半自动步枪上的刺刀,围着弹药库来回地不间断巡逻。熬过头两三次夜哨后,人也胆大如昼了。

而与我同时入伍的一个湖北战友,因为心理素质较差,竟在拂晓放哨时,听见风吹草动,慌乱中,一枪误伤了附近村民蹿至哨所边的一头生猪。为此,他在惊动连队紧急驰援之后,受到了一次当众批评,实在可笑可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