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日,“要价20万鉴定费”的新闻让山东省沂南县董家庄村民刘存林备受关注。他的院子被传是国民党将军张灵甫的遗骨埋葬地。2014年年底,张灵甫的儿子张道宇试图挖掘出骸骨以鉴定传言是否属实,却被刘存林阻拦,并称刘向其要价20万。

1月25日,澎湃新闻前往刘存林家,刘存林和妻子矢口否认曾向张道宇要钱。但其侄女表示,“我大爷给看了六十年(遗骨)要钱不是应该的吗?”而在24日接受凤凰网记者的采访中,刘存林亲口承认当时要钱了,并表示“我就想让他们走”。多位2014年和刘存林谈判的参与者接受澎湃新闻专访还原了当时谈判的过程,他们介绍,刘存林的原话是“要刨开鉴定怎么也得一二十万呀。”

“没要过,俺没要过一块钱”

25日下午四点,澎湃新闻赶到山东省沂南县董家庄村,向村民打听刘存林住处,他们用手一指,还会加一句“又来问张灵甫的事了”。到了刘家门口,正好赶上刘存林出门。

“您好,我是从北京过来的记者,想问一下张道宇过来商量遗骨鉴定的事情。您见到他本人没,当时是什么情况。”

“俺没见过,咱知不道。”刘存林答。

“那个二十万是怎么回事,您要过钱没有?”

“没要过,俺没要过一块钱。”刘存林稍有些结巴。刘存林出门,回头交代老伴儿李水兰:“我得去叫村支书。你不要说,等支书来了再说。”

刘家的院子大概有300多平方米,墙上挂着玉米,院子杂乱无章,有鸡、狗、猫、羊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李水兰介绍,她和老伴儿在这个院子里住了40余年。她指了指院子羊圈旁边的东北角说,“那就是埋张灵甫遗骨的地方。”

2012年,李水兰在接受孟良崮战役纪念馆调查小组的调查时也指出,以前院子的东北角是生产大队的牛圈,生产大队在旁边盖豆腐坊和泥时曾经挖出棺材的一角。此次,她也再次向澎湃新闻证实了此事。

当澎湃新闻问到二十万鉴定费,李水兰一口否认。“俺没要,没有的事,胡编的,现在的人不说实话。”对于媒体报道称她有三个儿子的事情很不满意。李水兰表示,2014年年底那次,家里一下子来了五六个人,已经晚上七八点了,他们很害怕,吓得睡不着觉。

聊了不到十分钟,李水兰开始赶记者走,院子里围观的两位妇女发出一阵笑声。

没过几分钟,刘存林进来,边走边说“支书都上乡开会了没在家,你走吧。县上和乡里都说了,记者来了不让说。谁来了也不让进。”澎湃新闻进一步追问支书开会的时间和地点,刘存林说:“什么时候回来,没说。支书也没什么说的。反正俺没要钱,俺什么也不懂。这个都不能说了。你走吧。你大老远来的,强推你出门,俺也不好意思。"

“如果张道宇来了和您商量您准备怎么处理?”澎湃记者出门后问,刘存林回答:“谁来都找县上乡上的,就让政府来处理。我不和私人接触。”

“我大爷给看了六十年要钱不是应该的吗?”

走出巷口,澎湃新闻询问了村里的一个男生:“你知道刘存林家有几个儿子吗,都结婚了吗?”“他是我大爷,俺要向着俺大爷。”该男生随后要看记者的身份证,当记者拿出工作证时,一位自称是刘存林侄女的妇女抱着孩子凑过来问,“张道宇是大老板,很有钱吧?”随后表示,“我大爷给看了六十年要钱不是应该的吗?那就是个骨头,挖出来又有什么意义?”

澎湃新闻托村民张生强带路去村委会找村支书张玉顺,张生强拨通张玉顺电话,但对方表示“上面不让说,不要带过来”。而此前的24日,张玉顺曾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并表示“农户怎么跟他们说的我不知道,跟我说的时候也没提钱字,反正从来没提说要20万。”

事实上,在24日接受凤凰网记者采访时,刘存林亲口承认在2014年和张道宇的朋友商量鉴定遗骨时开口要钱了。“他们不走,待了很久都不走,一直跟我说想刨开鉴定,我就说 那你给我个七万八万,十万二十万再说 ,然后他们才走。”

参与者浮出水面还原谈判过程

“完全否认要过钱的这些说法明显是当地政府安排的,当时刘存林的原话是 怎么也得一二十万呀 。”多位不愿具名的谈判参与者在几度犹豫之下终于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

2014年他们曾全程参与了张道宇团队和刘存林谈判的活动。

“承受的压力太大,我们本来不想说的,但张道宇先生已经把我们的情况全部报告给山东省委统战部了。那我们就讲吧。”多位参与者介绍,他们参与活动,主要基于对这个为民族的独立作出贡献的抗日老兵的尊敬和对人伦的尊重,事到如今他们不愿被污蔑为别有用心,也不愿看到真相被埋没。

“事实上,去年年底我们参与进来后根本不知道张道宇先生以前来过,也不知道他已经被要过一次钱。我们以为我们这边的老百姓这么淳朴,私下说说就好了。”多位参与者低估了形势的严峻性。

“刘家被网友惯坏了,很多对张灵甫感兴趣的网友,到他家院子里看的时候都会对刘存林有所表示。这让他以为自己守着一个聚宝盆似的。”多位参与者回忆,2014年年底,他们买了香蕉、苹果、牛奶、一箱白酒等礼物赶往刘存林家,到的时候是下午一点钟。“我们走的时候顶多五点半。这个我们绝对记得。”多位参与者表示,谈判过程中他们从头到尾都是好言相劝。“村子里刘姓是大姓,他们不敢造次,没谈妥天黑前就离开了。”

“一度就快谈好了,差一点就成功了。”多位参与者介绍,当时和刘存林谈判的主要是一位刘先生。刘提出的方案是,先给刘存林几千块钱验DNA。如果是的话再来谈详细的补偿。“人家没说一下子就给你挖走。具体的钱数根本就没商量。刚开始都快答应了。刘先生口才很好,把社会荣誉、政治荣誉、经济利益方方面面都讲到了。”

“后来他大儿媳妇阴着个脸把刘存林叫出去了,回来就不同意了。一个劲说觉得不行。”多位参与者回忆,刘存林最后放出话来“要刨开鉴定怎么也得一二十万呀。”刘先生也不谈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不知道陕西的风俗吗,人家找个法师把魂卷走了,你一分钱都没有。”

多位参与者介绍,当时按刘先生的主意等在村口的张道宇在车上等不敢露面,怕一露面对方狮子大张口。知道“天价鉴定费”后,张道宇和众人无奈一起离开了。

前不久张道宇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他在2012年就来过一次。当时刘存林提出在院子里建纪念堂,并表示要卖票供人参观。张道宇当时就拒绝了。没想到两年后,对方开出的条件比两年前只高不低。

“张道宇先生考虑过补偿,但他要得太离谱了。而且我们说,毕竟埋的是人家的父亲。” 多位参与者表示,“刘存林回答 我不管,埋在地下就是我的。 ”

村民张生强告诉澎湃新闻,按当地习俗刨开院子需要专门请人看日子,随便不得。“但按我们村子的情况,如果商量好的话,给一套房子(需耗资三到五万)再给三到五万也就可以了,加起来也就十来万,这个事情就可以了结了。”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