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中评社1月26日文章,原题:哈佛教授柯伟林:中国领导世界 非唯一领导 著名中国通、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柯伟林1月25日在北京发表演讲,回答“和平崛起的中国是否能领导世界”这一命题。柯伟林的答案是:中国能领导,但不是唯一领导,而是通过国际网络和金融贸易进行合作领导。如果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那么这不是第一个中国世纪,也不是最后一个中国世纪。

柯伟林现任哈佛大学中国基金会主席,是著名汉学家费正清的关门弟子,被认为是美国的第二代中国通,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柯伟林认为,“中国崛起”在20世纪就曾经提出,慈禧太后、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都被认为是实践者。虽然这一命题上世纪没有实现,然而1927年到1937年是现代中国的第一次黄金时代。这一时间段前后,中国在军事、经济、教育方面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柯伟林从基础设施建设、创新和教育方面论述了21世纪中国的崛起,观点极为乐观。但他同时认为,稳定是繁荣发展的基石,如果基石想更稳固,或许需要简单的****。

柯伟林认为,在基础设施方面,中国无疑是世界第一,这在高铁、三峡工程修建、电信设备、地铁等方面得到证明,中国已经是基础设施出口国;在创业精神方面,现代中国催生了马云、鲁冠球等一批企业家,在毛时代实现第一次农业革命,解决了“土地归属”问题后,当今社会又在完成机械、绿色、循环农业的第二次革命;在教育方面,当今中国的大学毛入学率超过20%,进入教育大众化时代,在校大学生达到3000万,私立大学教育在崛起。中欧工商学院、宁波诺丁汉大学、上海纽约大学等国际办学开始繁荣,世界知名学府往中国扩展,这说明大家都认为世界的未来在中国。

柯伟林称,中国能否领导世界?中国能领导,但不是唯一领导,而是通过国际网络和金融贸易进行合作领导。如果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那么这不是第一个中国世纪,也不是最后一个中国世纪。

如果未来是中国领导世界,那么由谁领导?柯伟林认为,领导不只是政治领导,也是企业家和智库的领导。为中国创造众多就业岗位的中小企业、创新企业,以及出谋划策的学者智库,都是未来世界的领导者。从长期看,领导者的素质主要取决于大学培养出什么人才。因此,对大学进行改革,不仅从科研成果评价老师,而是把教学水平纳入评价范围,尤为关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