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面这张地图是79年对越作战中我们连队使用的地图。这张图是去年10月几位老兵回部队时,原连队指导员捐献给部队的,我在现场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仔细看,地图上印有中文和法文两种标注,等高线也不太圆润,和我军常用的地图不太一样。当时的说法是: 那是对越作战20年前,在法文版地图上改绘的地图。

中国军队打仗为什么要用20年前的法文版地图?且听我道来。

对越作战的数十万大军中,我所在的部队可能是距西南边境最远、也是到达战区最晚的一支部队了。部队从白雪皑皑的豫北开进到绿树葱茏的广西边境时,战争已经打响数日了。其他部队来得早,开战之前可以从容熟悉地形,了解敌情,甚至派出侦察兵出境勘察了预定战场和开进路线。而我们脱下棉衣就开打,连适应气候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熟悉地形和道路了。

出了国境线,行军的大路变成了密林中的“胡志明小道”,但见草木遮天蔽日,山头连着山头,每座山看上去形态和高低都大致相似,给人的感觉老像是在原地转悠。即便连队配了中国边民当向导,但向导有时也会懵,常常一问三不知。中越友好时期两国边民会有些走动,有的还连着姻缘,彼此方圆都熟识,但走得远了也会找不着北,带路的事情仅供参考。

如此一来,行军作战就要依仗连队唯一的那份据说是法文版的军用地图了。说来见笑,规模如此之大的战争,统管数省军力的西南战区竟然不能为参战部队提供一份近年份的中文版地图,营连一级(上级不详)配发的据说是50年代的法文版地图,算起来应该是法国侵越战争时期的产物。还有一种说法是:那是60年代初由法文版地图转绘的中文版地图,所以有法文、中文两种标记。

要命的还在于,这是十万分之一的小比例尺地图。按照常规,我军团以下部、分队应该使用5万分之一的大比例的地图,平时训练、演习也是这样配用的。大比例尺地图能把地形、地物显示得更为清晰和详尽,适应团以下部队的战术规模。一些特别重要的局部战事,甚至要用更大比例尺的地图。

十万分之一以上的小比例尺地图通常用于战役规模的军事行动,一张张拼接起来汇成一面墙,上端用大号毛笔字写成战役名称图眉,图面上标绘着红蓝黑三色图标,将千百里方圆内的战况尽收眼底,供军长和战区司令们运筹帷幄。我在集团军当作训参谋时最常用的就是这种十万分之一比例的地图,为了把关键部位的坐标点测定地更精确,常常还要拿来大比例尺地图进行比照。绘好一幅作战图后,封好边沿挂在墙上,但见箭锋凌厉,锐不可当,心中便鼓胀起决胜千里之外的豪迈感,常常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参谋不带长”的角色。

而“带长”的营连长们却无意于千里之外,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一张叠成方块的、能够显示自己身在何处、眼前是哪座山头、山下是什么村庄的两尺来宽的地图而已。

然而,没有。只能给你一张二十多年前据说是法兰西人绘制的小比例尺地图凑合着用了。打鬼子那会儿还没有这么好的东西呐。

战后我调到指挥机关才知道,大军区一级都有专门测绘、印制地图的机构,建国后即已成立,其使命就是为战区所属部队提供训练、作战所用地图,而且建有地图库。库存的地图每隔若干年就要更新换代,就像现在的汽车导航软件要不断升级。让人想不通的是,新中国建立后即开始了抗法援越、抗美援越,友谊关外数十年战火未息,而临到中国开战了,怎么就拿不出一张自己的地图呢?

听到较多的解释是,地图绘制需要航拍,至少也要实地勘测之后才能绘制,而中越反目太突然,战事来得忒急,来不及绘制地图了。此前国人忙于“文革”,军队盯着北部边界苏联的百万陈兵,训练和演习皆以苏军为作战对象,而且是准备打核大战,没想到南国后院竟起火了。

在十万分之一比例的地图上,一平方公里大小的山头只是等高线围成的一个圈儿,比黄豆大不了多少。寥寥几条等高线只能勾勒出山的大概轮廓,难以展现细节,小一些的山包、道路在图上显示不出来。这样的地图拿在营连长手里,如同西瓜刀刮胡子,不好用又不能扔,有了总比没有强。

除了比例尺过小,还有一个缺陷:地图是二十年前的版本,图上的村庄、道路等,二十年间发生了变化,图上要素与与实地要素多有不符,识图用图要额外费些周折。战场上几次听到连长为这事儿骂娘。

战后回头纵观战事,但凡部队作战受挫,官兵伤亡较多者,大都与走错了路有关。而走错路又与这张让人哭不得笑不得的地图有扯不清不的关联。

但地图毕竟是行军作战的重要依据,连队行军中每走到一个岔口处,都要停下来重新标定地图,反复核定下一段行军路线,并把向导问至口干,确认无疑后再上路。行进中还要时刻揣摩着人在图上的位置,不敢掉以轻心。军事地形学里有一句要诀:“人在地上走,心在图上移”,说的就是这码事。

一张地图成了全连的命根,而出国第一仗的夜间行军中,连队的唯一的那张地图偏偏丢了!

那是谅山战役打响第二天下午4点,我连奉命向越南脱浪县城东南侧1号高地穿插,20多公里的路程大都在丛林小道上行进,翌日天亮前要进到攻击出发阵地。

夜里一点来钟,连队通信员鲁成带着哭腔对连长隆大礼说:“地图不见啦!”

出发前地图上已标好了行进路线,叠成方块拿在通信员手里,一步不拉跟着连长走,时不时要用蒙了布的手电筒照着,供连长确定行进路线。听到地图不见了,连长登时就怒火万丈,咬着后槽牙压低声音说:“没了地图,那不是让全连死么!格老子我要毙了你!” 说完抡圆臂膀,一巴掌把通信员打得转了个圈儿。全连停止前进。

那天夜里我们班紧靠连部行进,我是班长,要替连长想想办法。我小声问通信员:地图不见多长时间了?鲁成结结巴巴说也就几分钟吧。

静下心想了一会儿,我对连长说:“咱们现在走的是羊肠小道,连队一字拉开小半里长,让大家都摸摸自己的脚下的地面,说不定能把地图找回来。”

连长听了,嗯,有道理。于是下令“向后传话,每人都摸摸自己的脚下,如有纸张迅速传递上来。摸到地图者,记功!记大功!”

不大一会儿果然传上来一坨子纸,打开电筒看,唉,一张压缩饼干包装纸,油乎乎的还透着股香味儿。

再等等。

天不灭我官兵,果然不大功夫,地图真得就传上来了。

连长大喜,官兵继续行军,天亮前准时穿插到位。此后我成了连长最信任的角色,总把战场上最难杵弄的活计交给我们班来干,而且打完仗直接就提排长了。其实我知道,要论冲锋陷阵奋勇杀敌,要论脑袋灵光转得快,比我有能耐的人多得去了。

这件事让我铭记了一个道理:遇事不能急。人不急,再棘手的事都能想出些办法来;人急了,智商情商都会大打折扣,本来能办好的事情可能也会办砸。

如果您还年轻,记住这句话,以后会有用的。

(贵丁)
.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