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海

文章有心有底,文心是专为给听者听到的,文底是特地不让听者听出的。出于调和二者的矛盾,写文章便不得不有了文字的为我所用、语气的特别谴选、语句语法的再三割舍,以及结构段落的精心布局。也正因此,文章便有了晦而不明、明而不晦及半晦半明三种。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属于第三种,晦明兼有,它的文底虽然被奥巴马摁在了极富激情和煽情的文字背后,但还是稍加思索便能读出来的。奥巴马三提中国时,三次都不小心露了文底。换回俗话,就是三次都露了“馅”。

国情咨文露馅,露的自然是现任总统领导下的华府的“馅”。那么,奥巴马三提中国不小心露了华府哪三个“馅”?

第一个露的“馅”——无力追赶中国经济。

无论谁在美国总统位置,和平年代的最大国情都是经济情,面对上下两院及全美民众的国情咨文最该打的“牌”也唯有“经济牌”。故而,该怎么演说“奥时代”的美国经济就成了奥巴马咨文的头等大事。为了这头等大事,奥巴马在咨文里的遣字用句不可谓不用心良苦。

在谈及美国贸易政策时,奥巴马强调中国正欲在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确立规则,而中国此举将令美国工人和商人处于劣势,美国应该取代中国定义游戏规则以保护美国工人。这是奥巴马的咨文第一次提及中国。都晓得的,中国经济崛起靠的是和平共赢的一贯原则而不是在国际社会欺行霸市或以大欺小去制定规则。按理,奥巴马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可为何还要拿中国不曾发生的“正欲”来说事呢?

奥巴马在演讲开篇就说美国正在经济复苏期,并朗声展望美国经济即将翻开新的篇章。美国的总统国情咨文归根到底也是类似于中国国务院的政府工作报告,“说长道短”是咨文的基本架构。可是,美国经济在“奥时代”确实无啥可庆可贺的长进。既然无“长”可谈,避而不谈经济增长而谈往贸易政策层面就不失为一次充满智慧的演讲艺术。没有人会为此而责怪奥巴马。何况,奥巴马只是拿中国未曾发生的“正欲”而不是“正在”来说事。

奥巴马拿来说啥事?以他原话,就是“请求两党就促进贸易给我授权”。言外之意,美国目前要赶上中国经济,他奥巴马就需要得到“授权”(授啥权?这里暂且放下不论);如果得不到授权,将来美国经济被中国拉下来的责任就不能怪他。

第二次提到中国是在谈到美国制造业时。奥巴马说,超过一半的美国制造业高管都表示要把工作从中国那里夺回来。这话在咨文里明显不属于总统个人的经济规划方案,而更像是美国企业社会的“励志言”,明显是奥巴马在替美国本土的制造业打气。打气之余,却不小心露了奥巴马的第二个“馅”——无力回春美国制造业。

奥巴马第三次提到中国是在有关中美减排协议的演讲里,奥巴马说美国和中国去年达成了历史性的“减排”声明。中美两国是全球的排污大国,两国的减排协议直接事关全球气候,是件大事情,也确有“资格”在奥巴马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受到大书特书的待遇,这哪有啥“馅”可露?

在这次的国情咨文里,奥巴马仅是三次提到中国,而如何改善中美关系及如何推进中美经济贸易却是一笔不带。一笔不带就说明奥巴马在这两个问题上仍然没有突破“颈瓶”。而这两个问题恰恰正是美国当下复苏经济绕不过去的大国情。

不管奥巴马承认不承认,两国外交上了台阶则两国经济同样也会上台阶。这个理论放到中美身上,新型大国关系的推进就意味着可直接推进中美经济的共同发展。这是合作双赢的力量。也是中国主张、秉持的走向世界的信念与力量。但奥巴马至今仍对此还是半信半疑,没有给出笃信,也没有拿出踏实的拓展。

所以,当中美减排协议被奥巴马喻为“历史性”建树时,一个奥巴马不愿意被政客识破的“馅”也不慎露了——无所建树于中美大国关系及中美经济联袂。

所谓的“三馅”,其实是美国政客和全美民众都看到知道的,并不是什么一直隐而不宣的国家机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个人政绩。但作为一次面对全美民众及全球政客的电视演讲,奥巴马选择避而不谈“三馅”就仍是一种人之常情和一种演讲艺术,并无东东可厚非。如果奥巴马谈其他而能让美国经济在“这个不是很冷的冬天”弹起冬不拉,那就更是妙上添妙。

这次,奥巴马的国情咨文有这本事吗?美国民众从中听到了冬不拉的欢快琴声吗?

2015-01-22 老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