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赌场押的是人的惰性,只要赌客在赢,无论赢多少都不会停手,直到输光为止。有人将之总结为过去二十年中国一夜暴富的阶层太多,这批人的心智、文化、思想驾驭不了他的财富,钱赚得太容易就容易冲昏头脑。 2014年夏,两起与赌博牵连的新闻事件放在聚光灯下。先是“郭美美被曝出在澳门赌博被追债”,紧接着,主角换成了“教父级”的浙商宋卫平。

很快,著名投资人软银赛富董事长阎焱[微博]却在微博上爆料称,这个传闻现在已是社交圈内的公开秘密,宋卫平卖掉绿城股份是因为“一个月一个月赴境外豪赌”。

有知情人士透露,最近几周中国内地和澳警方拘捕了澳门至少三家博彩中介公司的员工。这些中介向超级赌客提供贷款,然后到中国内地收债。知情人士说部分人在中国内地被拘,其他被拘者现已转移到内地。

一时间,“境外豪赌”再次成了网络的热门词。不过,让公众不解的是:中国富豪缘何迷恋豪赌?究竟是谁为他们设置了庞大的服务链?

赌场如商场

尽管近期的富豪豪赌事件让公众不由得咂舌。但在同样热衷赌博的老张看来,赌博赌的就是人的心态。

老张今年45岁,是武汉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总。因为在房地产业有一些交集,老张对宋卫平有一定了解,但如果说宋卫平是个赌徒,老张并不同意。“宋卫平到底是一个天真的人,那些比他赌得大得多的人并没有嚷嚷着自己赌博的事情,只有宋卫平胸怀坦荡,任人褒贬。”

宋赌博输掉很多钱?老张哈哈一笑:“宋卫平输掉的是九牛一毛,他输一个亿相当于我输二十万,一晚上输二十万我老婆都不会说我。”

对于商人而言,一年到头辛苦挣下几百万、几千万,抽出几十万去澳门赌场玩一玩,权当作是对自己的奖励;挣了几个亿的,抽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去玩,也是小事。“这只是一种寻求刺激的消费而已。”老张说。

在他看来,“玩”和“赌”是应该严格界定开的两码事,而且这条界限不能以赌掉的金额来划分,边界完全是心理上的。老张认为,凡是心里把赌当回事,总想靠赌赚钱,靠赌来改变什么,证明什么,那就是赌徒。

反之,对宋卫平以及老张这样的人来说,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赌博会赢,只是在考验自己可以少输一点,输得更慢一点,玩得更精彩一点。“要明白庄家一定赢钱、自己一定输钱的道理,所以,享受这个依靠智慧让自己输得慢一点的过程。”

中介生意链

事实上,老张早在2001年就开始流连于澳门赌场。他说,大多数的杭州赌客从2003年起才远赴澳门。现在老张偶尔还会陪朋友去澳门,但也仅限于玩玩。他说,如今的澳门赌场让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了。在大批大陆赌客涌入之后,赌场也在悄然改变自身以迎合这些荷包满满的金主。

为出手大方的富商赌客服务,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从赌场,到承包赌厅、赌台者,再到放筹码、高利贷的“迭码仔”,及在浙江等地负责拉客的中间人,在澳门负责接待的旅行社等,一条龙服务。

在澳门,从事博彩中介工作的最多工种是“迭码仔”,“迭码仔”的职责是寻找赌客客源、鼓励赌客到赌场博彩、令赌场增加博彩收益,而自己从中获取佣金。按照中国法律,从大陆到澳门,每人携带现金量不得超过2万元民币。但在澳门赌场,100万美元赌资才刚算进贵宾门槛,通过“迭码仔”的预支,可以帮助赌客解决这个问题。

除了兑换筹码给客人以取得丰厚的利润之外,有时“迭码仔”还转介赌客贷款以获得利益,通常贷款是指高利贷款。一般“迭码仔”不会直接参予高利贷活动,多数是中介,并不涉及违法行为,但也有不少“迭马仔”直接从事高利贷发放活动。此外,还有一部分和赌厅的分成收入。

对于“迭码仔”来说,招待客户吃一顿饭,花掉几万块是稀松平常的。在新葡京酒店里,3、5个人坐下来吃个日本料理,随便就能花销一万元。给予客户最好的服务,而在客户感受到快意人生后,试试手气、挥金如土,“迭码仔”轻松就能获得高额回报。

赌客与赌场之间最有实力的中介,是承包赌厅的“厅主”,给赌场上交一定费用,包下整个VIP赌厅,超出承包费用的盈利归自己所得。“厅主”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将赌厅中的赌桌再承包给“包台子的”。

冒总(化名)是一位老张熟识的赌场中介,号称也是在澳门“包台子”,但更像一名“迭码仔”。与通常故事里中间人狡猾贪婪的形象不同,老张觉得冒总就是他的一位朋友,自己去澳门玩他给安排得妥当,从中赚取一点服务费,做得是公道生意。

冒总还有饭店等其它生意,赌场中介不过是他的一个副业。不过最近他的生意遇上了一点麻烦,一个香港赌客欠债不还,他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只好派自己的小弟天天跟紧这位赌客。说是赌博的生意,真讨起债来也和普通的讨债公司无异。

“迭码仔”需要先替赌客抵付赌债,也可能承担很大资金风险,一旦资金断链,就得“跑路”。最近,澳门赌场一个名为黄山的赌场中介,就因为资金断裂不得不选择消失,被指“卷款百亿潜逃”,由此还在澳门赌场引发了一场不小的地震。

赌局百态

相比对赌场规则熟悉的老张,今年50岁做矿业投资的王重阳则对中国人富豪的赌博情节大为不解。

十几年前,王重阳刚去澳门的时候,赌场规则相对简单,洗码的套路还没有这么多。如今很多情形连他也看得目瞪口呆。

赌场里连没有钱的人也在赌,很多输得精光的人如果放到过去都要被人追杀,如今放贷人还要借钱给他继续赌,反正不赌也没有钱还。甚至发展到实在无法偿债的人由放贷人出面做最后一搏,台面上下两套筹码,台面上跟赌场对赌,台面下的赌局则被中介转卖给其他皮条客,依据台面上的筹码“一拖二”、“拖三”甚至“拖五”,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于最后一局。

赌场押的是人的惰性,只要赌客在赢,无论赢多少都不会停手,直到输光为止。他将之归结为过去二十年中国一夜暴富的阶层太多,这批人的心智、文化、思想驾驭不了他的财富,钱赚得太容易就容易冲昏头脑。

王重阳见过生意做不下去,干脆卷了最后一点钱飞到澳门,放手一搏寄希望于翻盘的浙商,也见过已经山穷水尽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赌棍”。他讲起了一个朋友的故事。就在最近,因为房地产行业出现了成交冰点,这位朋友资金周转不灵,明明手上有多个在售的项目,却只能拖欠着员工几百万元工资。这时候,民间借贷也并不顺畅,想借高利贷都借不着,于是他干脆横下心飞到澳门。—但与拼死一搏的“前辈”们不同,他是“赌客之意不在赌”。

这位朋友先找“迭码仔”借了一千万元的筹码。“迭码仔”知道这是大老板,自然不会疑心其资金实力。于是他偷偷在赌桌下藏起了二三百万元的筹码,或者光明正大以购物的理由拿走一部分筹码,但并不真的购物。赌局输赢不论,等他飞回浙江,藏起来的几百万筹码起码可以解决拖欠的员工工资。至于什么时候能够还得起从“迭码仔”处借来的一千万元,就只能被追债时再说。

这个故事中,既有商人的聪明、狡黠,又有着经济形势放缓之下企业经营困境的无奈与现实,说起来令人唏嘘,也让人过中年的老张有些觉得“后生可畏”。

借博彩洗钱?

不过,流光溢彩的背后也有着阴暗的一面。澳门博彩业的成功并非仅仅因为中国人好赌,助推它繁荣的还有惊慌外逃的内地资金。

据公开资料显示,澳门2013年博彩业收入比2012年年多出44%;博彩业规模相当于拉斯韦加斯的4倍。如今的澳门已成为世界博彩业之都。在澳门去年235亿美元的博彩收入中,借钱豪赌的赌徒的贡献率约为72%。由于内地禁止赌博,赌徒们纷纷前往澳门。除了一些富豪对赌博的激情之外,许多人是为规避内地对个人携带人民币出境额度的限制。例如,贪污公款的官员就能通过迭码仔到澳门赌博。当他抵达澳门时,迭码仔已为其准备好筹码。赌博结束后,他的博彩收入以港币形式结算,可存到香港的银行或转至境外。

“洗钱方式之多超出我们的想象,”澳门大学博彩研究所所长冯家超表示,“有些人绕过迭码仔利用当铺或其他商店,用人民币买下某件物品并随即低价卖给商店以换取澳元或港币。没人能确定澳门洗钱的具体数额,但“这种脏钱的规模大得惊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