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80af60280101bcza.html

在缅甸梦幻般的首都内比都,你很难注意不到那富丽堂皇的国际会议中心。这座会议中心是几年前由一家中国国有建筑公司建造、并由中方捐赠给缅甸军政府的。中方此举是为了向世人展示中缅两国的友好双边关系。

本月初,缅甸在这座会议中心举办了世界经济论坛(WEF),这是该国有史以来举办的首届世界经济论坛。世界各地的900多名各界精英齐聚在这里,但来自中国的与会者却出奇的少。该论坛官方名单显示,来自中国内地的与会者只有16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数十年里,美国外交政策一直受到一个问题的困扰,那就是“谁丢掉了中国?”如今在北京,中国官员和中共要人感到困扰的问题是:“谁丢掉了缅甸?”

短短两年前,缅甸还是一个孤立的极权国家,是中国实质上的附庸国。现在,缅甸已敞开了国门,变革与改革的活力处处可见。

西方对缅甸的制裁基本已经解除,全球投资者蜂拥而至,准备争夺这个拥有6000万顾客、未来数十年都需提升基础设施的市场。在此次世界经济论坛上,穿着缅甸传统服装的前军方将领与来自泰国、越南、欧洲美国以及日本的各界精英密切交谈。出席此次论坛的日本代表尤其多。

中国未派出强大代表团的事实格外引人注目。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缅甸的部长和议员们是这样评价他们的北京前同志的:公开场合刻意保持礼貌,私下里却严厉尖刻。

一名缅甸部长的顾问说:“我们对中国人的帮助表示‘非常感谢’,然后请他们离开。”

缅甸总统登盛(Thein Sein)在此次论坛上致了开幕辞。他在国际会议中心所致的开幕辞显示出,他对中国对其弱小贫穷领国的影响感到厌恶。论坛召开的第二天,就有新闻曝出中国国有电信巨头中国移动(China Mobile)放弃与沃达丰(Vodafone)联手竞标拓展缅甸移动网络的项目,这显然是因为其此前获悉自己没有中标希望。

中国和缅甸都认识到,中国对中缅关系处置不当,傲慢、疏忽以及中国军方势力的干涉交织在一起,损害了两国之间的关系。

中国把中缅双边关系的日常处置权力大量下放给了云南省政府及云南驻军领导。云南与缅甸之间漫长的边境线属于天高皇帝远的地带。即便是在现在,所有缅中航班也都必须经云南省会昆明中转,而仰光与汉城、新加坡、曼谷、香港、胡志明市以及其他若干目的地之间却有直航航班。

缅甸的将军们终于认定,自己太过依赖于中国级别相对较低的庇护者。他们认识到,缅甸的最佳选择将来自于广交朋友。

这并不意味着正在进行改革的缅甸政府将彻底背弃中国。一方面,再过几个月就开始向外输送缅甸天然气的新管道全都通往中国,而且在西方对缅制裁多年之后,中国企业在缅甸已拥有较大的先发优势。另一方面,对于一个国内生产总值(GDP)只相当于美国弗雷斯诺市或英国布里斯托尔市的国家而言,缅甸可向中国学习很多东西。

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建议“睿智地处理”国际关系,这就要求在争先恐后欲投资于缅甸的各色示好者(包括中国)之间把握好平衡。

中国试图在这种混乱当中恢复部分消逝的对缅影响力,因此它必须反省一下究竟是如何疏远了昔日的附庸国的、从中又可汲取什么样的真正教训。最后,让中国更担心的很可能不是其对缅甸的影响力减弱,而是缅甸之春的民主觉醒或许会波及到边境对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