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法国的漫画杂志最近的全球出镜率颇高,继任性的《查理周刊》杂志社总部遭袭,将西方推至自“9·11”后又一“恐怖时刻”后,另一本法国讽刺漫画杂志《寒流》(Fluide Glacial)也有些不安分。《寒流》本月15日出版的最新一期封面刻画了所谓“中国人占领巴黎”的一个街头即景,用“黄祸已至,挡之晚矣”来讽刺中国人。

林书友:“黄祸”来了?又一个任性的查理而已
《寒流》最新封面漫画以一辆黄包车为中心,一个典型的法国绅士充当了拉人力车的“骆驼祥子”,坐在车上的是身着上世纪越南人装束的搂着法国女人的中国“土豪”。街上还有拿着相机和手机四处拍照的中国游客,在旁边贴有“中文服务”的包子铺门口席地而坐的法国乞丐,手持“我饿”的中文牌子在乞讨。
林书友:“黄祸”来了?又一个任性的查理而已
15日出版的《寒流》杂志内页漫画,一群面色蜡黄,留着又尖又长指甲的中国人同一个法国人争食
林书友:“黄祸”来了?又一个任性的查理而已
这期刊物里还有描述属于“红军”的中国人用冲锋枪攻击《寒流》杂志社的漫画
《寒流》杂志所谓的黄祸(Yellow Peril),是指“黄种人威胁欧洲文明”,1895年甲午战争时德国皇帝首次提出这一主张带有强烈的种族歧视色彩的称呼。上上个世纪散发着腐臭气息的“黄祸论”,21世纪的法国媒体居然还在用,让人不禁生疑,所谓的“法式幽默”真的就是带着如此浓重戾气和陈旧感的存在吗?
而这个《寒流》杂志,到底是个什么鬼?
创立于1975年4月1日的《寒流》是法国第四大出版集团Groupe Flammarion旗下月刊杂志,除了漫画,该杂志编辑文化作品、作家传记等。同《查理周刊》类似,在《寒流》杂志的官方网站上,没有出现任何广告。自2012年期,Yan Lindingre担任《寒流》主编。
在法国,类似《查理》、《寒流》这样的小报杂志庞杂众多,这些非主流媒体地位与一般的八卦刊物无异,发行量也就只有几万份,资金来源靠呼吁读者捐款为主,排外和歧视移民是《寒流》常有的主题,而饱受争议的出格调侃则是其主体风格。
同为非主流讽刺漫画小报,查理周刊总部枪击案中身亡的主编斯德凡·沙博尼耶(Stéphane Charbonnier)也曾在《寒流》杂志设有长期专栏。查理门前枪响之后,《寒流》主编Yan Lindingre也曾公开声援:“人们曾说‘他们走得太远’或是‘他们品位糟糕’,但《查理周刊》必须保持他们此前的形象。”
林书友:“黄祸”来了?又一个任性的查理而已
《寒流》首页截图
黄包车、越南装束、土豪的中国游客、遍布街头的中餐馆……正当读者对这诡异的画风如何解读一筹莫展之际,有稍年长的友人提醒读者,这个漫画的构图和所谓“中国元素”很可能是借鉴了法国上世纪电影《解放军占领巴黎》里的场景。
拍摄于1974年的《解放军占领巴黎》由法国导演让·雅南执导,剧情讲述的是中国派6亿人民解放军进军法国,而法国总统在作了一番战前动员后便逃往美国,因法国人毫无抵抗精神,使得中国解放军不费一枪一弹和平占领巴黎,之后留下一帮“合作分子”建立了中法合作共和国。解放军把老佛爷百货大楼作为总指挥部,禁止饮酒,取缔色情业,没收所有的小汽车,出租车全改成人力黄包车,让法国专门负责生产壁炉烟囱,最终中国解放军因没能抵抗住糖衣炮弹的进攻而全线撤退……四十多年过去了,法国人丰富奇谲的想象力仍然停留在黄包车上,而带着浓厚偏见意味和意识形态意象的堆砌,让今天法国所谓艺术家们的幽默显得异常刺眼。
一向以引领时尚闻名世界的法国人对中国印象竟尚停留在如此陈旧肤浅的阶段,难怪19日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寒流》的封面主题,发言人洪磊说,中方注意到了有关报道。他表示,当前,全球化深入发展,国际交往日趋活跃和密切。中方提倡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加强各国人民的友好交往,增进彼此了解和友谊。各国应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加强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身处法国媒体界边缘的《寒流》恐怕未曾想到,巴黎枪声不仅让任性的查理备受瞩目,也让中国官方对《寒流》新一期杂志做出表态和回应。对此,杂志主编19日对此赶紧解释,称该期杂志并非恶意,要中方不要误会。
“杂志在付印前三周就已经完稿,远在《查理周刊》遭袭之前。”《寒流》杂志总编Yan Lindingre对法兰西电视台新闻频道解释时首先撇清了和查理的关系。Yan Lindingre给出的理由是,今年是《寒流》杂志庆祝创刊40周年,他们想借法国著名的昂古莱姆漫画节接待中国代表团之机,“向中国展开一场幽默战”,展示一下“以中国人为题材的法式幽默”。他还称,此期杂志主要是法国人眼里的中国人,没有任何政治、 战略因素。对于此期《寒流》杂志中一幅描绘中国“红军”用机枪扫射《寒流》编辑部的漫画。Yan Lindingre则表示,“这绝对不是影射《查理周刊》遇袭一事”。
用着“黄祸”这样的字眼,借鉴《解放军占领巴黎》的构思,然后声称只是开个玩笑,这样的敷衍着实难以接受。而且,就在看完这位主编的道歉之后,笔者手滑又看到了杂志里另外两幅连环漫画和具体内容:
林书友:“黄祸”来了?又一个任性的查理而已
摘自1月15日最新出版的最新一期《寒流》杂志
[场景:快餐店](本网编者注:看上去这是一家店内装饰、店员服饰都刻意追求“中国”、“传统”元素的中式快餐店)
顾 客:我看不懂你们的菜单,都是用中文写的!
服务员:不知者不怪。
顾 客:我只有15分钟吃饭的时间,可我要花10分钟研究这菜单是什么意思!
服务员:暴风雨中巨龙的耐心是无限的。
顾 客:别再跟我喷那些蠢透了的谚语了!
服务员:令母可以穿着短裤逛北京的廉价超市,我的朋友。(本网编者注:此处似乎暗指中国人在和“老外”做生意时的灵活性)
顾 客:那好,把这页给我翻译一下。
服务员:当然可以。怪味猎犬、辣味京巴狗、橘味藏獒...
顾 客:什么!你们这竟然卖狗肉?!太卑鄙了!
厨 师:什么!你敢说我的狗肉不新鲜?!
顾 客:靠!天书似的谚语……狗肉……我以为这些都是一些偏见的流言蜚语!
服务员:这些都是市场策略啦,我的朋友,我们得满足顾客对亚洲形象的期待呀!说到满意服务,我们厨师还在后厨提供泰式按摩噢,想试试?!
林书友:“黄祸”来了?又一个任性的查理而已

摘自1月15日出版的最新一期《寒流》杂志
[场景:杂志社]
马尾辫:我刚回来,这期的原则很明确:我们不能对中国人不管不问了。这期关于中国的内容要“简单干净”,也不能搞些陈词滥调。
眼镜男:先生,这话您不该跟我说,我挺干净的了,您应该让Lindingre来做这期。
马尾辫:听着!这期漫画如果还出现“大米”、“春卷”、“黑社会”、“仿制品”、“烤鸭”这些字眼可就不是一般的不太好了!我提醒你,在法国可有60万华人呢!60万啊!他们那些中国人把刀子看成跟艺术家似的啊。一个5岁小孩就能在1分钟内肢解一头猪,滴血不沾啊。这些你们在动笔前可都得记牢。
眼镜男:您不是觉得我的笔锋厉害着呢么。插科打诨可是我一贯的风格,管保不用老一套。哈哈哈,您说得很对!既然这么敏感,我会采取隐晦影射的方式的,再把他们的脸画的不那么黄就好啦。(漫画内容由《欧洲时报》编译)
如果说之前的漫画显示的只是今天的法国人对中国理解的片面肤浅和歧视眼光,那么杂志内的这几页则是对画出这种满满恶意的心理做了注释。近年来,经历了经济危机后,欧洲普遍萧条经济背景下,勤劳勇敢的中国人在法国却依然过得不错。餐馆开得红红火火,诊所、律所也都有声有色,这让经济低迷法国人感到危机和不安。
法国媒体因焦虑而做出的夸张的失礼表达并非首次。早在2012年8月法国时事周刊《观点》就曾因发表《在法华人的狡猾成功》等文章,而以“侮辱在法华人”罪告上法庭。文章将在法华人的成功歪曲总结为超时工作、使用黑工、偷税漏税,更将偷渡、黑帮等原因。对此,《观点》杂志主编Franz-Olivier Giesbert同样是以“法式幽默”搪塞。直至2014年,该案件才有所进展,最终以判罚1500欧元告终。
林书友:“黄祸”来了?又一个任性的查理而已
摘自1月15日出版的最新一期《寒流》杂志
从《查理》到《寒流》,世界瞬息万变,而法国人的所谓的“幽默”却一成不变,满纸荒唐言的背后,是任性的《查理》、闭塞的《寒流》对新世界的视而不见。而甩着“言论自由”的小旗子,酸溜溜地讽刺和赤裸裸的歧视,更暴露部分教条法国人不负责任的固执己见。在牵一发而动全身、彼此勾连的21世纪世界上,放弃“全球治理”这样的理性道路,任性地坚持所谓的“言论自由”的结果,终将化为虚无“小世界”里愤怒地梦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