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欧洲就是一些好了伤疤忘了痛的目光短浅之辈。自身实力已经日薄西山了,却还心比天高,结果只能是“命如纸薄”。

就拿最近席卷欧洲大陆的恐怖袭击来说吧,就是那些老欧洲前几年在叙利亚“养痈为患”的结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也。

三年前,北非爆发政治与社会危机蔓延到叙利亚这个地中海沿岸国。叙利亚危机之初,由于美欧各自在叙利亚境内的代理人力量极其孱弱,所以美欧各自使尽了浑身解数在叙利亚境内采取或拉拢、或培植、或利用各政治派别或所谓的自由派武装力量为自己所用,他们在拉拢、培植或利用叙境内的各种政治力量时,唯一的标准就是能够帮助他们搞垮叙利亚巴沙尔政权,除此之外,一概不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西方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学说与理论的运用。

为了达到搞乱并最终搞垮叙利亚巴沙尔政权这个目的,除了因为害怕自己身陷囹圄而没有亲自披挂上阵之外,美欧无所不用其极了。叙利亚危机爆发以后,叙利亚就已经沦为了全球恐怖分子的天堂与乐园,来自全球各地的激进分子、极端宗教组织、恐怖分子纷纷涌入这个乐园。

除了给叙利亚境内五花八门的武装组织与派别送钱、送武器之外,为了提升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战斗力,欧美还通过各种途径向叙利亚境内的反政府武装大量输送军事指挥与培训人员,这些承担着军事指挥与培训任务的人员经过乔装打扮,以非官方身份进入叙利亚,与当地的自由武装分子混编在一起组建混成旅,或攻击叙利亚政府军、或进行恐怖袭击、或制造人道灾难。而这些乔装打扮成民间人士的西方代表中不乏一些持激进观点与立场的伊斯兰教信徒或者进入叙利亚后被残酷的战争所教育而转变立场与态度的人。这些人在叙利亚完成任务重新回到派出国的时候,有些人就变成了“复仇的种子”,深埋在了欧洲大陆这块土壤。

当然,这些“复仇的种子”什么时候发芽,什么时候生长,恐怕还需要适当的气候条件。而提供这种适当的气候条件的人恰好是那个在全球推行国家恐怖主义政策——同时也是恐怖分子集中营的国家。只要这个国家需要,他只要一声号令,这些种子就会开始从地底下破土发芽。

就在有人急需强势美元回归的关键时刻,那些个老欧洲不但不予配合,反而在乌克兰问题上与俄罗斯眉来眼去,在中东(巴勒斯坦建国)与另外两个冤家联手挤兑那个国家的利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那个国家对这些个老欧洲“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也就在自然不过了。

在以原油为代表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跌跌不休,全球性通缩日趋严重的环境下,利用那些早就埋藏好的“复仇种子”在欧洲这个全球最富有的地区这里放几挂鞭炮,将那些正在欧洲大陆觅食的麻雀驱赶到美洲大陆,在打击欧元这个老冤家的同时进一步助推美元升值,岂不是达“一箭双雕”的奇效,何乐而不为呢?

害人终害己。老欧洲在叙利亚欠下的那些孽债,种下的那些种子,终有一天会自己去品尝“苦果”,只不过,让那些老欧洲们想不到的是这一天竟然来得这么快。

今天在欧洲所发生的一切仅仅只是开始,也只是老欧洲初尝那枚“苦果”而已,接下来还有乌克兰的苦果、利比亚的苦果、……还有很多以前他们种下的还没来得及品尝的苦果在等着他们呢?

自作孽,不可活!!!

奉劝那些奉行“国家恐怖主义政策”的国家:终有一天,你们会成为恐怖肆虐的国家。这就叫“玩火者必自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