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品味观天下金融时评]之十六:资本危局之一:李嘉诚撤资

[品味观点]战略是筹划和指导战争全局的方略。根据对国际形势和敌对双方政治、军事、经济、科学技术、地理等诸因素的分析判断,科学预测战争的发生与发展,制定战略方针、战略原则和战略计划,筹划战争准备,指导战争实施所遵循的原则和方法。

观天下金融时评将前瞻性地解读国际最新局势、冷静客观的逻辑思维、抽丝拨茧的层层推理、进而剖析中国资本市场之变幻趋势、并保持纯粹的独立客观立场、希望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些有益的战略思考与实用价值;品味博客:http://blog.sina.com.cn/u/3390082892

[金融时评]2015年将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年代、更是一个黑天鹅频飞的动荡之年;有意思的是,新年刚刚开始,香港地区就传出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件:

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首富李嘉诚旗下两大上市企业——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宣布业务合并、重组,两集团资产将分拆为两个以英属开曼群岛为注册地的新公司,即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长和)与长江实业地产有限公司(长地),在港上市。李嘉诚同时担任长和和长地的主席。

此重磅消息一放出来,香港各界就解读不断,有人将之称为集团的“世纪重组”,给香港商界及金融界带来巨大震撼。作为香港商界的领军人物,李嘉诚这次祭出重手,目的何在?

品味注意到的是,李嘉诚先生宣布:将把长江实业、和记黄埔两家公司的地产及非地产业务划分开,重新组建两家新公司,命名为长江和记实业(下称“长和”)及长江实业地产(下称“长地”)。

长和将持有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的所有非房地产业务,包括港口、电讯、零售、基建、能源等,而长地将持有两个集团的房地产业务,包括在香港、内地及海外的相关业务。值得注意的是,新的长和及长地均在开曼群岛注册。

长江实业于1972年11月在香港上市,已经在香港证券市场走过了近43年。和记黄埔于1978年1月上市,也历经了37年的风雨洗刷。李嘉诚此次重组商业帝国,彻底改变了香港经济的“地貌”,也引发了众多猜测。

华人首富李嘉诚的创业史与发家路:

李嘉诚先生1928年出生于广东潮安,由于日本侵华,11岁逃往香港。童年的李嘉诚需要打工养活家人,但是每当工友玩乐时,自知不会永远做个打工仔的李嘉诚都在学习。

李嘉诚先生22岁时,创办了长江塑胶厂,名称取自“长江不择细流,才能纳百川归大海”,正式开启了商业人生。

李嘉诚先生29岁时,长江塑胶厂营业额已经达到1000万,成为香港的“塑胶花大王”。多年后,李嘉诚回忆起那段时光时,曾说,当时的他已经非常富有了,但是虽然自此财富一路增长,但是他的生活并未多大改变,甚至比那会更加简单、朴素。

作为香港最大地产商之一,李嘉诚奠定在地产界的地位始于1967年政治暴动。受社会大环境影响,当时的地产行业陷入低潮。在别人看淡房地产的时候,李嘉诚反而趁价格低位大举购入土地和物业,这成了他日后建立“地产霸权”的重要基石。这部分房地产业务就是长江实业最早的雏形。

1972年,李嘉诚抓住牛市的时机,将长江实业在港交所上市,打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逢低买入土地反复出现在李嘉诚的房地产策略里,而有了资本市场的融资渠道,更让李嘉诚如虎添翼。仅1973年,长江实业就5次配股集资。真正奠定李嘉诚华人首富地位的则要归功于收购和记黄埔。

和记黄埔前身为和记洋行和黄埔船坞。和记洋行是香港老牌英资洋行之一,子公司包括屈臣氏、黄埔船坞、均益仓等,业务遍及零售、地产、船坞等多个行业。当时经营不善的和记洋行遭遇危机,大股东汇丰银行向其注资1.5亿港元,取得33.65%的股权,助其解决财务危机。与此同时,和记洋行也成了多家公司计划收购的对象,李嘉诚是其中一员。

1979年9月,汇丰银行主席沈弼宣布将所持有的股份售予李嘉诚,作价每股7.1港元,大幅低于每股资产净值14.4港元,李嘉诚仅以6.39亿港元的代价就成为了总市值高达28.6亿港元的大股东。成为“蛇吞大象”式收购的典型。

在和记黄埔之争当中,李嘉诚的实力大幅弱于其他参与竞争的外资公司,连代价支付的首期都是汇丰给予的贷款。当时有评论认为,当时的政治因素促使汇丰银行将股权出售给华人李嘉诚。

1984年中英谈判之前,香港的前途始终处于一面迷雾当中,很多英资公司纷纷将资产撤出香港。而李嘉诚已经果断的“下注”在了中方。收购和记黄埔的同一年,李嘉诚成为国务院下属的中信集团前身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董事,中国政界与他的友好关系由此可见。

李嘉诚用了5年时间,将和记黄埔的管理层陆续换成自己的人马,1984年全面接管和记黄埔。李嘉诚的商业帝国借助和记黄埔从房地产,迅速扩张至贸易、码头、投资等,迅速蹿升至香港的一线富豪。“超人”的花名自此诞生。收购和记黄埔后,李嘉诚乘胜追击,1985年1月,趁大股东遭遇财政困难,以低廉的价格再度收购英资公司香港电灯。

在收购和记黄埔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汇丰银行在本次收购行动中再次给予李嘉诚提供贷款支持。收购完香港电灯,李嘉诚坐稳香港首富地位,而多次出手相助汇丰银行往后一直被李嘉诚视为“恩人”。

几十年来,长和系在资本市场的任何交易总少不了汇丰银行的身影。在评价收购港灯的交易时,李嘉诚说:“过去几年,差不多一半的时间都在策划公司未来的发展,或者海外的发展,脑海里对香港很多公司的资产状况都很清楚,港灯是心目中的公司,一早已掌握全部资料,机会来时,便可以做出迅速的决定。”

回顾李嘉诚的商业历程,抓住每一次大的政治、经济的起落带来的机会,才成了横跨全球的格局。正如世界船王包玉刚曾讲,经商永远离不开政治。李嘉诚退休前先重组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的深谋远虑,在品味看来,此次重组依然有着极其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博弈的背景,而这一次李超人能否再现之前次次精准把握商机的“超人本色”,品味将试目以待……

华人首富李嘉诚对于撤资事件的再三否认与澄清背后的动机:

李嘉诚是多年的华人首富,也是华商中杰出的世界商业领袖,更是中国最优秀的投资并购大师,其对于趋势的把握无与伦比,同时也是政商界最长袖善舞的高手,曾经被誉为“最不懂政治的政治家”。然其在2015年新年刚刚开始,就宣布重组和记黄埔和长江实业,万亿资产,数十年的积累,如此迅速地大刀阔斧全面撤资香港,并将其核心资产全部腾挪到英国(也就是开曼群岛),其背后肯定有着极不寻常的、深刻的政治目的与意图。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李嘉诚将新的长和及长地均在英属开曼群岛注册。翻查过往资料,香港传统的地产商,全部都以香港为注册地,李嘉诚的这一举动,伴随着从去年开始不断出现的“撤资论”,显然挑动了香港的敏感神经。

事实上李嘉诚的撤资动作频频、且在中国大陆出售、分拆的动作连续不断,不难看出其“亚洲套现、进军欧美”的思路异常醒目。2013年,分拆香港电灯上市套现390亿港元;2014年,和黄向淡马锡出售屈臣氏24.95%权益,套现440亿港元;2013年,出售上海和广州两地物业套现超过100亿港元;同时引人注目的是,近两年李嘉诚在澳大利亚、爱尔兰、荷兰、加拿大等海外却连续、大举收购总投资超300亿港元,与其在大陆连续撤资形成强烈的对比。

有意思的是,李嘉诚对于撤资事件的解释异常的谨慎,且不断地再三说明,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层面:

第一,李嘉诚认为,长和及长地仍在香港上市,将注册地转去开曼群岛只是为做生意方便。因按香港条例,分派方面有一定限制,若于开曼注册在分派或派息方面更有灵活性。他称,过去10年,75%以上的在港上市公司,都在开曼群岛或其他海外地方注册,并不是对香港没信心,而是做生意方便。

李嘉诚表示,本次交易将至少从两方面提升股东的价值。一是有助于消除控股公司折让,从而为股东释放公司的实际价值,惠及长实及和黄股东;此外,由于分拆后的长和及长地业务界定清晰,有助投资者对集团相关业务作出更准确的投资分析,价值可望进一步提升。

按照预案,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合并之前,李嘉诚还会将由李嘉诚家族信托持有的6.24%在加拿大上市的赫斯基能源的股权出售给和记黄埔。

第二,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认为:将赫斯基股权从海外拿到香港公司控制,这是对香港有信心才这么做。这次重组交易完成后,投资者可以根据不同的喜好决定对两家新公司的投资,喜欢香港地产、喜欢中国内地地产,就拿多些地产;喜欢其他收息高一些的生意,也有选择。

根据安排,长实与和黄合并之前,李嘉诚还会将由李嘉诚家族信托持有的6.24%在加拿大上市的赫斯基能源的股权出售于和黄。对此,李泽钜指出,“我们将赫斯基股权从海外拿到香港公司控制,这是对香港有信心才这么做。”

第三,李嘉诚对于此次的撤资风波相当敏感,同时对于他的此举是否会引起香港其他富豪效仿,将将公司注册地改为外国的传闻更是讳莫如深。李嘉诚多次在记者会上澄清,重组集团业务,并把公司注册地由香港转为开曼群岛,只为了方便儿子兼集团副主席李泽钜接棒及做生意。

“过去10年,75%以上在港上市公司,都在开曼群岛或其他海外注册,这并不是对香港没信心,而是做生意方便。”另外,与他关系相近人士也称,重组也与有人揣测的“占中”事件没太多关系。但有金融界人士认为,到开曼群岛注册很简单,任何时间都可以做。李嘉诚如要迁册,不需要留待集团大重组时才进行。

对于本次的世纪大重组,李嘉诚称之为集团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他表示,重组完成后有利提升股东价值。“最主要是股东不会吃亏……做完后,就会显示两间公司的真正价值大了多少。”

有金融业人士表示,在新架构下,长实及和黄现有业务经整合将拥有更高的透明度及业务一致性,价值得以进一步提升。“是件好事,因为估值会较容易。”香港富昌研究部总监连敬涵表示,李嘉诚旗下另外的公司长江基建、电能实业股价走势理想,相反主打地产业务的长实股价却不甚理想,若不重组,集团会被地产业务拖累。

第四,李嘉诚可谓是老谋深算、极具政治智慧,其一边在世纪重组之时,为了尽可能地将撤资事件的政治影响降到最低,一边就再次向中央政府抛出拥护其对香港进行政改的绣球。

李嘉诚近期表示,香港的政改要向前行一步,如果原地踏步甚至倒退,香港人会成大输家。李嘉诚在回应记者有关香港特区政府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的问题时表示,政改方案如果通过,香港市民2017年就可以第一次“一人一票”选举特区行政长官。

他说,香港人现在有这样的难得机遇,希望政改方案能在立法会通过。“没有政改第一步,何来第二步?”他说,看不出政改方案不通过会带来任何好处。李嘉诚多次向记者强调,普选是香港七百多万市民的愿望,如果政改方案不获通过,“香港人,你和我都是输家”。

李嘉诚的撤资事件极不寻常,这将是其再一次的人生重大决择,而一次他却毅然决然地选择欧洲平台,并毫不犹豫地抛弃曾经为他带来巨额财富的祖国母亲;

关于李嘉诚撤资事件的解读,品味看了许多的分析文章,但令人可惜的是,绝大多数文章仅仅只是就着表面的细节进行解读,而没有真正点明李嘉诚撤资背后真正的动机与意图;

在品味看来,随着国际博弈逐步进入深水区,在此特别敏感、极其重要的时刻;李嘉诚先生突然的撤资行为极不寻常,其背后西方资本威逼利诱的可能极大。这是一件即在情理之中、却又是意料之外的事件。

说他在情理之中,这是因为李嘉诚作为西方资本在香港的核心代表与成员----如果从其发家致富的创业之路中可以找到蛛丝马迹,其成为香港首富的过程,就是英国资本在香港的代理----英国汇丰银行对其重点支持、深度合作的过程;现在李嘉诚已经不得不从暗面走向明面

的时候了(李嘉诚正式公开地站队了),李嘉诚必须在此关键性的节点,开始全面配合西方资本全球战略的时候了,其也不得不放弃或明或暗、两头渔利(在中国与英国方面双向获利)的时候了。

而这一次,李嘉诚毅然决然的选择欧洲平台(也就是将英国作为其未来事业的终点),从而正式成为欧洲在香港的代理人(正式走向前台),从而彻底地站在13亿中国人的对立面,彻底地抛弃了曾经让其大赚而特赚成为华人首富的祖国母亲。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不管李嘉诚如何的解释撤资事件:仅仅是为了方便自己的儿子做生意,不管其再三表明支持中央政府对香港的****,从而尽可能地弱化国人对其撤资事件的关注度;

但品味想强调的是,虽然李嘉诚再三地强调、多次的解释,但最代表他战略意图的行动就是:李嘉诚近几年来从香港及中国大陆持续性地撤资、同时将旗下的核心资产全部转移至英国开曼群岛的事实,已经再次血淋淋地呈现在13亿中国人的面前。

曾经的华人首富,现在已经姓“欧洲”了,以后我们更应该称呼他为英国的第N个富豪,不管你的内心接不接受,这就是事实,你我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未来的李嘉诚更多的只会考虑自己的商业利益、欧洲(英国)的国家利益,而非中国!李嘉诚已经捧着富可敌国的巨额财富,投入到欧洲(英国)人的怀抱;而那个曾经给他带来无穷财富的祖国母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毅然决然的背影,留给国人的只有那撤资后的一地鸡毛……

有意思的是,李嘉诚公布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的世纪大重组之后,香港股市(欧美资本影响极大)迅速表现出“意料之中的乐观情绪”,隔夜两者的美国预托证券(ADR)纷纷上扬,有分析人士认为,长和系重组可以带动港股整体升势。

据香港媒体报道,长实、和黄上周五公布重组计划后,受到市场热捧,两集团于美国挂牌的预托证券(ADR)上周五晚弹升逾10%。这意味着,李嘉诚宣布重组消息后,其身家一夜暴增158亿港元,更加巩固了其亚洲首富地位。

据了解,目前李嘉诚持有长实43.42%的股份,再间接透过长实持有和黄。若以他所持长实的10.06亿股,再加上直接持有的1.07亿股和黄计算,按上周五港交所的收市价,李嘉诚持股价值1348亿元。由于投资者受到重组消息影响,在上周五晚美国交易时段内,有大量投资者买入长实、和黄,从而推升外围股价,令李嘉诚的“长和系”持股市值达到1506亿元,一天内增值158亿港元。

同时,一些欧美的投行纷纷对其世纪重组表现出乐观的看法,时富证券联席董事邓建初对记者称,现有股东可拥有长和及长地两只股票,重组将有利于股东达到双赢局面。外资投行对于这次重组都给予较高评价。花旗认为,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的ADR隔夜分别上升8%和10%,已经反映了市场的乐观情绪。

德意志银行称,长江实业原来持股和记黄埔的股份,相对和记黄埔交易价格本来有一定折价,重组可以使得这种折价消失,为股东创造了价值;企业扩大规模,也提供了更高透明度以及业务的协同;另外,消除了原来两家公司的架构,使得投资者可以直接投资于两家独立的公司,也可以消除现在长江实业跟和记黄埔业务重叠的情况。

麦格理认为,如果重组成功,预计新的长和以及长地会踏入一个新的里程碑,会有更多并购活动,未来会有更多的分红,净资产收益率也会提高。

李嘉诚撤资事件仅仅是西方资本唱空中国经济、做空中国资本市场、进行全面金融攻击的开始;

在品味看来,李嘉诚撤资事件仅仅是西方资本开始对中国进行金融攻击的开始,西方媒体将极有可能会逐步放大李嘉诚撤资的负面影响,从而在中国国内庞大的第五纵队的全力鼓吹之下,将开始对中国经济、特别是房地产行业、资本市场进行新一轮的定向做空战略的开始;

中国决策层要高度警惕西方资本在中国内部隐藏极深的部分国内资本、香港资本开始全面配合西方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进行新一轮的撤资大潮的开始,从而进行新一轮的金融攻击路线图:先开始唱空中国经济----国内外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逐步撤资-----中国房地产大幅下跌、股市大幅下挫----中国人民币汇率大跌----西方国家进行新一轮的贸易封锁-----西方资本在金融市场制造新一轮的亚洲版本的金融危机-----最后全面并购廉价的中国金融资产和关键性的实物资产。

事实上品味以上的战略推演并非空穴来风,相反应该要引起大家的高度的警惕;在西方资本的利诱之下,在国内曾经大赚其赚的部分商业巨贾,最近类似于李嘉诚的撤资行动早已经若隐若现了;

比如,有一位以前十分高调的来自地产界的巨头,近几年来的举动更是引起品味的关注;这位在国内地产界有着重要影响力的地产大腕,近年来连续做了几件很值得回味的事情;

首先,此君低调地宣布,在全球范围内捐助1亿美元助学金,资助在世界一流大学攻读本科的中国贫困学生,家庭年收入6.5万以下的学子都可以申请。而美国的哈佛大学(向其捐助1500万美元)是此君亿元基金赞助计划的“第一停靠港”,之后还将前往美国耶鲁大学考察。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此君从白手起家开始,其第一桶金是来自于中国,其在事业的巅峰时刻发家致富所赚到的巨额财富更是来自于祖国母亲,但此君却从未想到过要捐助国内的高校贫困生,哪怕就是其总捐助额的百分之一都木有。此君的商业头脑极其发达,同时其唯利是图的商人本性更是发挥到极致。

品味有理由相信,此君的此次捐助行为更是经过精心计算的,投资哈佛大学不仅可以为其儿子进入美国高校铺平道路,同时更为重要的是为其进入美国上流社会而准备的第一块敲门砖,而这将意味着此君与李嘉诚撤资是同一逻辑,只是李嘉诚改性“欧洲”了,而此君改姓“美国”了;

据公开报道披露,美国权势家族和地位显赫者的子女事实上都能保证被哈佛、耶鲁等名牌大学录取。而其中家族捐赠是保障他们进入著名高等学府的重要渠道,在申请名校的时候,有时候它甚至比分数更具决定性,一位就读于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证实,名校在录取时会综合考虑个人能力、家庭背景和经济状况,出身贵族或来自上流社会确实被名校所看重。

其次,此君近几年来低调地进行战略运作,同时准备将商业地产的重心从中国转向美国;前期就有消息透露,此君领衔的中资财团欲购买美国通用汽车大楼40%权益,且已经进入深入谈判阶段。

据了解,该消息源自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者消息所报。报道中称,此君领衔的中资财团对通用汽车大楼的估值可能是34亿美元。一旦交易完成,这将是中国投资者有史以来最大的单一美国物业交易。

如今,美国通用汽车大楼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据该报道称,截至去年年底,通用汽车大楼的使用面积为180万平方英尺,出租率达95%。租户包括了化妆品巨头雅诗兰黛和著名律师事务所威嘉事务所。同时其写字楼租金属于纽约市最高,一直被视作纽约市物业皇冠上的宝石。

最后,此君将其拥有的全部核心资产(金额高达几十亿人民币)在境外都免费捐赠给其妻子;更值得关注的是,此君的妻子的国籍十分的复杂。品味查遍google依然无法准确了解。只能查到其妻子是外籍人士,一种说法是香港人、一种说法是某一小岛的国籍、一种说法是美国国籍;但从其妻子异常漂亮的履历来看,其背后美国高盛集团的工作背景已经非常能够说明问题了;

品味相信,此君的撤资动作与李嘉诚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不管他们口口声声说怎么爱国,但更关键的是要看他们做了什么,这才是问题的核心。而事实上从他们毅然决然的撤资背后,都有相类似的动机与意图,西方资本做空中国经济特别是房地产行业的一连串战略应该很快就要浮出水面了……

事实上,李嘉诚撤资之后的恶劣后果已经逐步开始浮现了,而这正是西方资本刻意制造的效果与预期。国内国际的媒体已经开始对李嘉诚动向的关注度直线上升,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关注的不是其首富地位的演变,而是其长江系公司变动异动是否撤离香港和内地,甚至是否在抛售物业撤出房地产,是否将主要业务中心转移到欧洲、非香港或其他地区等问题。

李嘉诚此次公开层面的撤离香港,可能会影响到一大批国内的投资者和企业跟风离开,这对香港及内地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同时,一些“好事者”甚至把李嘉诚系的一举一动解读为政治动向,这个影响可能会更大一些。因此,李嘉诚系的动向绝不仅仅是李氏自家的事情,而是牵一发而动香港全身的大事。

李嘉诚本人以及长江系相关人士虽然已经出面给予澄清和解释,但这种澄清似乎并没有消除社会市场的疑虑。这种质疑不无道理。长实与和黄在港交所所举足轻重的蓝筹股,市场岂能不惊奇和“骚动”呢?

长和与长地两间新公司注册地由原来的香港变为开曼群岛,集团解释为主要是出于重组的技术性考虑。这个技术性考虑包括两个直接实际的原因:规避香港对公司管制过严的政策环境和规避或者“逃避”税收。

但我们可以这样猜想:在开曼群岛注册不排除给长江系的未来预留了较大回旋空间,预留了后路和后手,即无论将来香港等相关地区,出现房地产等业务经营形势的何种转向转变,还是政治走向如何,李超人都能纵横捭阖、应对自如,使自己的“生意”放眼全球,不受任何地域经济政治因素变故影响。这一招其实比所谓撤资或者撤出房地产等某一个领域“凶狠”厉害一百倍。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李嘉诚的撤资行动已经开始引起国外媒体的“高度关注”,甚至于已经开始提前预测:李嘉诚撤离的背后,可能会出现人民币和人民币资产会出现暴跌,所以精明的李嘉诚开始抛售香港及内地的地产了;

中国内地可能会出现严重的房地产泡沫了,再加上内地银行业的信贷泡沫、地方政府债务泡沫、以及大量的投资过剩产能过剩等金融泡沫,中国经济即将全面进入危机之中;而在李嘉诚的撤资之后,这些有点耸人听闻的中国经济崩溃论的再次流传,绝非是一个简单的重合,而是西方资本通过华人首富李嘉诚的撤资行动,在发动金融攻击之前的刻意制造的舆论攻势与准备,这需要引起国人的高度警惕。

国外的媒体认为,中国现在的资金外流已经非常严重了,大量的资本在离开中国,包括其观察到的外汇储备下降、外汇占款下降等,都在说明这个问题。而李嘉诚只不过是逃离大军中的一员而已,只是顺应趋势。其实一个李嘉诚撤离也许不是大问题,怕的就是千百个类似李嘉诚的大企业家撤离,还有成千上万的外资企业撤离。

同时中国的政治氛围发生了一些异样的变化,不管是香港占中还是大陆全面的反腐,其实都说明了中国的政治氛围的变化,而且大陆的腐败比想象中严重得多。在如此腐败的政治环境中,要想在中国做好生意,非常艰难,要和大量的腐败官员打交道,实在是非常痛苦,反腐虽然会带来进步,但怕的是腐败官员太多,抓不完,而且反腐能否制度化还有待观察。

做生意,最怕的就是政府不廉洁,最怕腐败。李嘉诚年纪已经很大,早晚要将公司交给儿子打理,但是他的儿子们并没有李嘉诚在政商界长袖善舞的本领,因此离开中国,可能是对其家族的一种保护。在自己去世之前做好战略安排,这也是李嘉诚的“高瞻远瞩”。

李嘉诚的撤离,是重大的风向标,从经济的角度分析,中国的经济已经很危险,很难获得更高的回报,中国经济可能长期缓慢增长,泡沫的破灭可能导致人民币和人民币资产严重贬值;从政治的角度讲,可能是为了保护自己家族和后代。

李嘉诚撤资事件令人无限的感慨与伤感,因为这将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香港资本寡头垄断的时代即将寿终正寝,同时也预示着中国未来也不可能走资本控制国家的道路。西方国家如今的衰弱,已经再次预示着资本控制国家的巨大危害,因为资本的唯利是图与贪婪,只会让其站在最广大群众的对立面,从而最终将失去执政的基础,而这将再次验证中国社会主义道路是多么的具有光辉的发展前途。

同时中国内地持续升级的反腐动作更预示着,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第五代领导核心的高瞻远瞩与运筹帷幄,中国也包括香港未来的发展只有依靠最广大的群众、践行群众的路线,才是成就未来世界经济王者的终极路线;

品味有理由坚信,既然历史再次赋予了中国共产党新的使命,那么所有爱国的中国人士,只有紧紧地依靠并围绕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周围,丢掉幻想、卧薪尝胆、拿起武器、准备战斗;既然中美金融战争终将到来,那么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但品味坚信,中国将肯定会是这场天王山之战唯一的胜者,没有之一只有唯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