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p=28, null, left]2014年9月在香港完成整体上市后仅5个月,中信集团又再传闻近日即将宣布引入“正大-伊藤忠”作为战略投资者,通过股权结构调整,分阶段持有中信股份20%的股权,中信股权结构再度巨变。[/p][p=28, null, left]据悉,对于这次股权交易,中信集团给出的理由是通过与正大和伊藤忠商社的长期合作,可以利用另外两家投资者的地缘优势,让中信获取亚太地区乃至全球更多的业务机会,并深入参与到“一路一带”的建设当中,成为中国国家战略的忠实推动者。也正因为此,在包括众多主权基金和欧美投资机构在内的洽购者中,中信集团才最终选定了泰国的正大集团和日本的伊藤忠商社。引入正大显然是为了“一路一带”在东南亚国家的布局考虑;而选择伊藤忠,则不仅加强人们对中日间政冷经热的现状认识,更有利于中信整合伊藤忠在资源贸易方面的比较优势。[/p][p=28, null, left]当中国大部分国企还在梳理如何改革,如何走出去与国际经济真正接轨时,中信这家跨国型企业已经进一步展开了国际集约化的改革道路。习近平在2014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要求,国有企业“要抓住时机进行全球布局”,“加快产业、企业、装备等走出去步伐”。只有认识到中国要深化国际经济合作的质和量、重视地缘政治经济布局、拓宽产业全球部署和深度实现中国企业走出去等四个方面的作用,才能容易认识这次股权再分配的深层次重构原因。[/p][p=28, null, left]国企忌在“闭门”中改革[/p][p=28, null, left]据悉,中信集团去年在香港整体上市过程中,泰国正大集团与日本伊藤忠商社便提出希望通过联合体(简称“正大-伊藤忠”)认购中信股份20%的股权,并建立更加紧密的三方战略合作关系,但是由于中信集团香港整体上市的时间问题,以及市场配售份额的安排,正大集团只能通过市场配售认购中信股份1%的股权。在2014年9月,中信整体上市完成后,便开始与包括“正大-伊藤忠”在内的各家拟深化与中信合作的跨国公司展开多轮讨论,同时与国家主管部门进行了多次沟通,最终平衡了多方诉求,确定了与正大-伊藤忠的交易方案。[/p][p=28, null, left]十八届三中全会公布的改革《决定》中,对国企改革提出“三个允许”和“三个鼓励”的国企改革指导方向。但在操作层面,国企改革却远远不尽如人意。一些极左的声音甚至认为,在国企发展混合经济中,因为民资相对弱小,外资必然乘虚而入,那就不仅是私有化,而且会造成国企的附庸化。这样的说法实际上偷换概念地将“混合所有制”和技术层面的“股权比例结构”混为一谈,也严重曲解了中共对公有制必须在经济结构中占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的基本要求,更可能成为推进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的一个臆想性心理魔咒。[/p][p=28, null, left]有很多分析人士曾就此评论,如果新一轮国企改革被这种极左思路主导,那么所谓的改革就只能是原地踏步。改革必须要进行大胆创新和积极尝试,而且还要在“保守”和“激进”中寻求平衡。历史已经证明,有太多不符合现实需要的保守思想约束并阻碍了企业和经济的发展,但也有证据说明相对“保守”和自信的做法是过去经济能够有序发展的重大原因。将自由化作为国企改革的唯一手段是错误认识,如何更科学、有效发展国企才是改革的衡量标准。因此,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地、更大胆地为国企改革构思迈出更大步伐,是当下最为关键的重点。[/p][p=28, null, left]

多维新闻早前就曾指出,中信集团赴港整体上市具备两层含义:首先是摆脱内地在制度、法律等方面对企业形成的众多条条框框的束缚;更为重要的是,要摆脱闭门造车式国企改革,必须要站在国际化的高度上推动企业进行自身的改革。如今,中信引入具实业背景、地缘政治经济意义的战略投资人,就是要在这两种目的之上,更全面和深化巩固自己作为第一波全球化的中国国企的先锋地位。[/p][p=28, null, left]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达成战略股权投资合作的三方可谓是中国、东南亚和日本最具规模与影响力的大型综合企业,且三大企业都有在亚洲市场积极扩展的野心,同时在不同领域各具极强的专业性。中信的核心优势在于金融服务,以及外国企业对与其合作的极高信任度,伊藤忠的强项是自然资源和能源,正大集团在东南亚以及中国市场的食品和零售领域有很大市场份额。三家企业都在寻求扩大投资视野,并且对其他领域有极大兴趣。对于中信,它们内部的战略分析认为中国既有强大的金融企业,如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等,也有创新型企业,如腾讯和阿里巴巴等,但却缺乏如德国的西门子和美国的通用电气这类极具竞争力的实业型综合性企业。中信目前的营业额中70%来自于非金融业务,利润的70%来自于金融业务,如果能够做到相互平衡,而且做到国内外的比重平衡,中信就能够建立中国特色的综合型、跨国性大型国企的榜样,也就是中信心目中的西门子和通用电气。[/p][p=28, null, left]消息人士透露,中信高层内部对今后的战略选择已经确认,即金融与非经融的利润平衡,国内与海外业务的平衡。透过这两个平衡最终实现实业型综合国际大企业。通过这次的企业“结盟”,中信无疑是为这个目标进行战略部署,它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再看不到财务投资的身影,看不到欧美的身影,这是更亚洲化、更实业角度的战略安排,将对其陆续展开的商业行为带来极大的便利,也契合了中国领导人正倡导的亚洲人可以管好亚洲的事情的外交理念。 [/p][p=28, null, left]中信新股权安排良苦用心[/p][p=28, null, left]据了解,这次中信集团和“正大-伊藤忠”的交易价格可能围绕13.80港元/股来确定,略低于其每股净值。根据公司之前于2014年5月发布的通函披露,中信整体上市后2013年底备考每股净资产为14.93港元/股,假设中信2014年上半年净利润按照200亿港元估算,中信2014年中期每股净资产约为16港元。但据了解,中信对投资人保留了2014年的部分股息,如加上这部分折合交易价格大约为14港元出头。[/p][p=28, null, left]从操作层面来说,中信与正大-伊藤忠的这一交易价格也是较为合理的。一方面,香港市场大宗交易或配售的惯例是在市场价格基础上给予适当折让。截止2015年1月9日前20个交易日,中信股份(00267.HK) 股价平均约为13.42港元/股,而在2014年9-11月期间(据了解这是中信与“正大-伊藤忠”谈判期间),市场价格最低曾至12.86港元/股,因此中信如果以等于甚至高于每股净资产的价格进行交易不具备可操作性,需以市场价格为定价的导向标杆。而另一方面,该交易价格在中信集团整体上市发行价13.48港元/股的基础上给予了一定溢价,也使得原有股东利益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护。[/p][p=28, null, left]据了解,这一次中信与“正大-伊藤忠”的交易将为中信集团及中信股份合计带来约800亿港币现金,相信一部分会上缴国家,再次证明国企对国家的价值所在。剩余绝大部分资金可用于支持集团业务发展,这将大幅增强公司资本基础,提升了未来融资和抗风险能力。[/p][p=28, null, left]“三强结义”的国际大企业梦[/p][p=28, null, left]中信内部消息人士透露,中信董事长常振明非常看好这次交易。他认为,就应该大胆走出去,而不是左顾右看,前怕狼、后怕虎。熟悉常振明的人指出,这位雄心勃勃的**型央企领导人自执掌中信集团以来就一直有一个“梦”,要把中信集团打造成一个中国示范意义的、具全球竞争力的、真正的跨国公司。[/p][p=28, null, left]2014年10月14日,中信集团高层与正大集团高层在缅甸首都内比都总统府拜会了缅甸总统吴登盛及7位部长官员。吴登盛表示希望中信加大在缅甸投资,做好项目,多考虑百姓所需,希望中缅双方认真研究项目,也欢迎中信和正大加强与缅方沟通。这被认为中信在缅甸将会开展实质性业务,相信正大在这里可以扮演积极的角色。[/p][p=28, null, left]正大集团是华侨谢易初、谢少飞兄弟于1921年在泰国创办,是东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华商企业之一,也是第一批到中国投资的外资企业集团。截至目前,正大集团已经成功帮助中国移动、上海汽车等国有企业进入泰国市场,而三一重工等其他国企也与正大在东南亚其他国家有诸多合作。[/p][p=28, null, left]这一股权改组的另一个参与者伊藤忠商社成立于1858年。早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前,以伊藤忠社长为团长的日本经济代表团访问中国,积极推动恢复中断的中日贸易。1972年3月,伊藤忠商社被中国批准成为首家获准开展中日贸易的日本企业。在长达40余年的中日经济贸易中,伊藤忠商社始终非常活跃。它现在是日本最为核心的实业社团之一,特别在资源能源领域广泛布局,铁矿石业务年贸易额就是中信澳矿年产量的十倍。伊藤忠商社有意为中信股份的铁矿石业务提供支持,利用其在日本和全世界的铁矿石销售网络,盘活中信澳洲铁矿资源,让澳矿在中国之外扩大市场空间。[/p][p=28, null, left]此次交易后,中信集团将与正大集团合作开发泰国、缅甸、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业务,比如泰国的商业地产、电信、金融、高铁以及沿线城市开发业务、缅甸的港口建设、水力发电业务等。与伊藤忠商社的合作,除了铁矿石业务外,还将在零售金融、海外资源开发、汽车贸易和房地产开发等方面开展全面合作。中信在各类商业与实业项目中的执行能力已成为它的品牌标志之一,业界普遍看好中信与“正大-伊藤忠”的战略合作所带来的实际合作前景与各类国际性项目的开展。[/p][p=28, null, left]中信力助宏观区域战略的谋划[/p][p=28, null, left]据悉,在整体上市完成后,中信集团即向国家有关部委和国务院开始商讨如何借助上市契机,进一步完善企业改革的各项举措。而就在这此前的半年内,国资委开会十次讨论国企改革,混合所有制正是重头戏。[/p][p=28, null, left]事实上,对于混合所有制到底该怎么“混”,从高层到市场争议一直很多。消息人士透露,对于国家同意中信集团与“正大-伊藤忠”实施本次交易,那是因为得到了高层力挺。此举可以说是继中信“迁册”香港之后,推进国企改革的又一大手笔之作,进一步将具有“战略性”地位和“支柱型”国企的中信集团全面对接海外,这需要相当的政治勇气。[/p][p=28, null, left]正在积极进取而且快步进入外向型的中国经济,确实需要像中信这样的央企为中国的走出去战略“杀出一条血路”。将中信集团打造一个战略投资性控股平台,是国企经营思路重大方向性调整的“二次革命”。随着“一路一带”的发展,以中信为代表的国有企业在这些国家开展业务时远比传统的西方跨国企业更有优势。而且相较于中石油和中国电信等专业化公司的海外扩展,中信能够更灵活的处理资源型投资,推动基础设施建设,也能够纯粹作为投资和金融推手。这种综合性企业集团的国际化先行成果,将为专业型企业的后续“走出去”战略提供很好的对接,更能为中国在“一路一带”的全方位发展战略上起到较好的杠杆作用。 [/p][p=28, null, left]中信集团从成立之时就被当作中国国企的标杆性企业,其每一步的重大变化,其实也是在为中国的开放发展与国企改革探路。时至今日,中信集团无疑是中国最具市场化和国际化的国有大型企业。如今中信集团再次出发,既要在国内为习近平全面推进“深化改革”扮演头羊角色,又要为中国的国际经济战略实践打着一盏灯。只是不知道曾成功主导建行改革和中信集团“迁册”香港的常振明,能否为中信的国际化征程再埋上一块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里程碑。[/p][p=28, null, left]

[/p]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