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东子:缅军拿下帕敢,经济上掐断克钦独立军的重要财源,军事上完成对孤悬印缅边境的克钦独立军一旅的包围,是我去年在局势分析中反复说过的缅军下一步军事动作。这次缅军攻打帕敢,是早就计划好的军事行动,与美军高级代表访问密支那没啥直接关系

=====================================================================
1月18日,据环球时报记者在缅甸克钦前线了解,缅北战事进入全面升级状态。受战火影响,包括数百中国公民在内的约2000平民在战区被困3天,目前伤员无医药,所剩粮食饮水不多,缅甸政府军仍在封锁不让平民离开,这些来不及从战区撤离的中国公民的人身安全极度令人担忧。
1月18日凌晨,环球时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克钦独立军(KIA)司令甘双,甘双代表克钦独立军做出政治承诺,将保证中国公民撤离战区的生命通道。
目前克钦邦遍地战火,密宋北部克钦军进攻缅军营地发生战斗,同时缅军在帕敢北方英铎季大湖地区与克钦军26营爆发战斗。
据了解,缅军空军6架军机已飞抵密支那机场,可能会在今天全面空袭克钦。与此同时,克钦军总司令部调整加强前线指挥中枢,印缅边境的克钦机动部队也星夜回援帕敢。
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近日来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交战接连不断。缅甸政府15日至16日集结重兵,以迅雷之势夺占被视为缅北克钦独立军经济命脉的玉石主产地帕敢。激烈战事让千余当地民众流离失所,数百中国伐木工人和玉石商人的安全受到威胁。克钦独立武装总司令甘双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缅甸政府军此举打的是经济封锁战,试图彻底斩断克钦一切经济来源,迫使克钦独立军缴械,克钦独立军除了武力对抗外没有第二条道路可走。甘双还告诉记者,缅军此时大举采取军事行动与美军太平洋副司令和国防部高官抵达缅北秘密观察不无关系。
16日早上,克钦独立军总部高层指挥官与果敢同盟军高层指挥官召开联席军事会议,此后在帕敢昂巴利村附近设伏,缅军进入埋伏圈后遇袭,死伤众多。缅甸政府军命令增援部队火速赶往前线,同时加派炮兵使用105毫米榴弹炮、81毫米和120毫米迫击炮等火炮给予火力压制,双方激烈交火后,克钦武装于16日下午撤退。17日,双方又在帕敢一带全面开战。
缅军突袭卡住“独立军”命脉
15日的战事从上午6时开始,一直持续到16日凌晨。缅甸政府军使用远程重炮和重武器对帕敢克钦独立武装守卫的帕敢昂巴垒、德贡等阵地进行铺天盖地的轰炸,缺少重武器的克钦军毫无还手之力。在克钦独立军第6营被迫撤离阵地后,缅军第22精锐主力师一举攻占帕敢阵地,并迅速展开对帕敢地区所有通道的封锁。由于第6营堪称克钦独立军的“传统英雄部队”,克钦独立军总司令兼参谋长甘双和克钦军委主席恩版腊均当过该营营长,因此,该营的失利成为克钦独立军近来最大的挫折。克钦独立军高级军官向《环球时报》坦言:“这次亏吃大了!”
缅北另一支地方武装力量——果敢同盟军江西战区最高指挥官16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与缅军作战最头疼的不是武器人员悬殊,而是缅军强征果敢普通民众混杂其中,既要果敢百姓当向导又把他们当人体盾牌。这名杨姓旅长表示,坚守帕敢玉石产地的克钦独立军因为担心伤了百姓,最终被迫放弃阵地。
在克钦独立军总部所在地拉咱,《环球时报》记者不时感受到紧张的气氛:医院医护人员迅速到位,准备接收前线送下来的伤员;休假或者在家的武装人员骑着中国生产的摩托车纷纷往各自阵地赶;上课的孩子们也开始采取防炮击措施,中国商人则考虑是否离开这里。“即便在交战最激烈的2013年1月,缅甸政府军也没有在帕敢这个地区动手,甚至没有开过一枪,因此,这轮战事扩大的可能性非常大。”克钦独立军的一名高级军官这样向《环球时报》记者预测,“一旦缅军对拉咱开火,形势将非常严峻。”对此,《环球时报》记者感受颇深:由于克钦独立武装2013年1月失去战略高地卡垭,这导致整个拉咱,包括克钦军校在内的重要目标都处在缅甸政府军重炮的射击范围内。
缅军此次出动师一级作战单位虽说突然,但倒也不意外。缅北多支民族武装组成的“联邦军”一名情报联络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诸多的迹象表明,缅军大举军事行动在即。”首先,缅甸政府军封锁了帕敢周边地区所有的通道,包括为数众多的便道。“这是从来没有的事。”这名情报联络官说。而中缅边境贸易最主要口岸——木姐口岸——一周来发生交通拥堵事件也非偶然。“拥堵自1月8日开始,至今已达一星期之久,堵塞已至腊戌-木姐联邦公路南帕嘎镇段,目前有上千辆车等待通行。当地民众称,拥堵时间如此之长,且堵塞至南帕嘎尚属首次。”这名情报联络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其实是缅军从下缅甸大规模调兵和运送武器弹药,同时也出于保密考虑,阻碍了普通的交通运输。”其次,缅甸政府军在军事行动开始前做足了舆论准备。在15日战事开始前24小时,官方的《缅甸之光报》突然抛出惊人消息,称克钦独立武装非法扣押克钦邦交通运输部长和3名警察,缅甸政府派出部队“追歼匪徒”。
缅军突袭与美国有关?
克钦独立军一名高级军官16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突如其来的战火造成1000多村民、老师、学生逃到教堂避难。如果战事不停,受影响民众数量未来几天会迅速增加。”这位独立军高级军官透露,由于战事发生突然,帕敢玉石矿区仍有众多的中国商人和工人,加上几天前为躲避缅甸政府军逮捕而临时抵达的500多中国伐木工人,因此,这些中国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也会受战火波及。

数十年来随着中国玉石商大批深入帕敢,如今这里已有“小香港”之称。“谁还敢过去呦,以前瑞丽对面缅甸的木姐口岸是最安全的了,现在全是穿军服的。调兵遣将呢”。云南瑞丽玉石商熊玉芬16日在电话里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她好几个月没去缅甸上货了,往北常走的腾冲猴桥口岸也过不去了,“全是骑摩托过来的,缅甸人拖家带口逃难”。熊玉芬还有2000万人民币押在缅北孟拱的玉石拍卖行,“等局势好点再过去拍,这3年缅甸一直打打停停,也习惯了”。
针对缅甸政府军如此频繁的大动作,克钦独立军总司令甘双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这是缅甸政府对克钦独立军实施的经济封锁战:“本月4日,政府军突然在缅北全面清查‘非法伐木中国工人’。其实,中国商人向缅甸政府军实权人物以及向守卫关卡的政府军士兵送成麻袋的缅甸钱,然后获得合法砍伐手续是好多年来一直做的事,向缅北各支武装也交足了过境税和出口税,所以,采伐活动突然变成非法的合理解释是,缅甸政府先是砍断克钦武装重要的经济来源。紧接着再向我们的另一个经济支柱下手。”另一名知情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克钦独立军第6营绰号“翡翠营”,因为驻守的帕敢主产珍贵的玉石翡翠,是克钦独立军最重要的经济支柱。这一军事行动与大规模逮捕中国伐木工人的目的是一样的:斩断克钦经济来源,进一步压迫克钦独立武装的经济空间。一旦经济出问题,克钦独立武装高层就会对军事抵抗产生分歧,从而分裂克钦武装,直接将有效控制线推到中国边境。
在云南社科院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朱振明看来,缅军此次对帕敢志在必得,和此前在缅北大规模清理“非法伐木”的军事行动相辅相成,意在掐断克钦地方武装的经济命脉。在缅北,玉石、木材、鸦片是地方武装军费之源。朱振明16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缅甸政府可以打着国家利益的冠冕旗号,实则背后既有经济利益诉求,又有占取军事优势并推进政治议程的目标。
甘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美军太平洋副司令和国防部高级军官抵达密支那与缅军密商前后,这不是巧合,而是要向美军展示缅军强大能力,为军人集团跟美国进行政治讨价还价,以及接受美国改造缅军打下基础。”对于原计划于今年2月中旬举行的全国停火协议前景,甘双表示,就克钦独立军而言,从上世纪90年代一直到2013年12月,与缅甸政府军签署了不同的和平停火协议,但缅甸政府的字典里似乎从来没有“诚信”两个字,似乎只迷信武力。因此,除了用武力对抗政府军外,克钦独立武装没有第二条道路可以走。
缅甸民主进程再添变数
据《环球时报》记者所掌握的情况,现在“若开解放军”、“崩龙解放军”、果敢同盟军等多数武装均已经与政府军发生大小不等的冲突,这与“民主变革”后的缅甸政治议程不相符。然而,由于缅甸历史与多民族现实,如果各民族的权益不能得到平等保障,更大规模的战火重燃也并非不可能。缅北局势再次动荡给今年年底的缅甸全国大选增添变数。朱振明表示,边打边谈,以打促谈,谈后再打,克钦独立武装和缅甸政府陷入了一个“怪圈”,如果战火不停,缅甸改革进程也难以切实推进。
2012年初,也是缅北战火升级之时,《环球时报》记者曾到紧靠中缅边境的克钦难民营采访。当时克钦百姓普遍厌恶战争,既恨政府军,也讨厌克钦军,有人说,政府军只会往他们头上扔炸弹,克钦军除了抓壮丁,不搞经济建设,年轻人没工作,只能去扛枪。
朱振明表示,实现民族和解是缅甸推动改革进程绕不开的一环,但缅甸现实矛盾之复杂,又不仅仅是民族和解能够化解的。“缅甸内部利益集团间有矛盾,现政府和以昂山素季为首的反对派有矛盾,军队、议会、政府、地方武装更是矛盾交织,短期内缅甸实现全面和解,理顺改革进程,很难成为现实。”朱振明认为,短期看,缅北战火对中国冲击主要是边境安全,从长期来看,缅甸能够实现和平并平稳推进改革,真正符合缅甸国家利益,也符合中国利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